风中追风 作品

第三百八十八章 百鬼夜行

    第三百八十八章百鬼夜行

    天真了吧,游戏的尿性就是这样,不分个胜负有什么意思?

    从一开始,他们就该有这样的觉悟,因为他们来的目的就不纯,还指望人家对他们客气?所以这思路就是不对的。大家都不是什么善茬,互咬起来也是社会之福啊,反正我就保护好自己,对于这个来说我比较有经验。

    我的话似乎让他们感觉既荒唐又真实,面对陌生的强大压力有些人失控了。

    壮汉小强冲了过来,这架势是要跟我用身体直接开撕,说真的我吓坏了,但一直保持镇定,站在那里动也不动,其实是动不了……事先老宋说过,他们虽然有情绪,但仍然身在局中的时候,不会对我做什么,要算账也得等危险过去以后再清算。

    我压力很大,有时候长者不一定靠谱,应该说不靠谱的时候居多,现在都什么时代了,和他们以前的想法怎么能一样。就算他说得没错,但这是在理智能控制行为的条件下,万一来个年轻气盛的,做出的事情怎么看都没有逻辑,而他就是这么干了,我上哪儿说理去?

    就比如这壮汉小强,他就是不想什么后果了,头脑发热。

    这种时候千万不能怂,我瞪起眼睛,和他对视……

    冲过来了,我感觉要完蛋,他这体格打我两个都没问题,躲也没意思,我干脆咬牙死扛。

    千钧一发之际,老严出声了:“回来,你干什么?”

    小强站住,不解:“为什么,不是他害的我们吗?”

    我笑了:“说话要讲理,这里没别人,就我们双方,还自欺欺人就没意思了,话说我不带你们来的话,你们就不来了吗?”

    小强哑口无言,还是老严厉害:“起码我们和你的对头无冤无仇,充其量是个误会,没造成损失之前我们可以退回去,但跟着你就不一样了,你们有恩怨是必须解决的。”

    “你们如果知道那边是什么人,就不会这么说了。”

    我摇着头,这种天真的话没有意思,如果这里有别的听众你可以说说,但就是我们几个人,大家心知肚明的,做戏给谁看?他们又不是普通人,起码摸着点门道了,江水这种人会轻易放他们走吗?普通人是感觉不出这里有古怪的,江水当然可以不管,他们则不一样。

    老严还是识大体,没有再耗下去,对我说:“冤家宜解不宜结,我们也不想以后多个仇家,还得费尽心机去想怎么对付,你说应该怎么样吧,把我们全都保出去,这事就过去了。”

    吓唬人啊,他话里的意思是:“如果你不积极一点,这仇我们就结上了。”

    这种隐晦的威胁挺能发人深省,又不至于语气太冲激化矛盾,然而我不吃这套。

    坑不了你们,我就回不去了,所以我也横下一条心:“那这仇咱们现在就结上吧。”

    “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老严也怒上心头了,但他很快就压制下来,“好了,各自回去挖坑,小陈,你去看看有没有出去的路,没有的话也会来挖坑吧,记住,不要表现出任何敌意。”

    看样子他们还心存侥幸,以为不惹就没事,但江水在乎这个吗?

    他们连小喽啰都算不上,但是在游戏里却算是一个角色,这对我是有帮助的。

    比如三个人猜拳的游戏,这就完全出于偶然,不管你多么强大,其实和一个乞丐是一样的,或者抽大小,这些都基本是听天由命的游戏,说什么战术完全扯淡。

    有了他们五个充进游戏里,我获得的变数就更大了。

    他们挖坑忙,我也挖坑,挖一个刚好能装下自己的,并不用花一个小时,我轻松完成。

    问题在于,埋的时候怎么办,把自己都活埋了,还玩这个有什么意义?

    那就不埋吧,棺材都不给一副,我蹲坑里往外看,老宋也没有说什么,然后我看见老猫过来,缩着一双手尴尬地对我说:“腾个地方,咱俩一起挤挤呗。”

    我拒绝:“这是我的坑,你没有墓碑,进来给我惹麻烦怎么办?”

    “怎么会。”他赔笑说,“我最老实了,从来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是啊,都不是他做的,而是帮忙而已,老子最恨这些装白莲花的帮凶!

    我冲他挥拳头:“你是想打架吗?”

    他一缩脖子:“不让就不让,那么凶干嘛,真是没良心。”

    “这和良心有关吗?”我毫不犹豫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