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追风 作品

第二百九十六章 一锅端

    第二百九十六章一锅端

    “就是江水那个新徒弟。”老豪斩钉截铁地说,“他其实是把猪藏在别的地方了,等把我们全都骗过来之后,自己去取牌,嗯,我至今不知道怎么从猪身上拿牌。”

    真的是那个小帅哥?也对,江水要上也是上自己人放心一些,小帅哥身材不错。

    “那咱们现在怎么办?”

    没想到千防万防还是让他们得逞了,我有些茫然,大鬼出来可就是接近无敌的状态,这是身份激活,不是牌附加的力量,所以现在就算毁掉大鬼牌也没有用了。

    老豪也长叹:“我怎么知道,没想到折腾了几个小时还是让大鬼出现了,都怪我们一开始就相互猜忌,能团结一点的话他们根本没机会,我不说别的,他们才两个,只要我们分别盯住他们就没机会,是个人就能盯住他们,没想到现在……嗨,现在只有找小鬼了。”

    我安慰他:“没事,这都是江水的计划,再说我们之前的猜忌也是有根据合理的,万一他上身的是我们这边的人怎么办?这也是最合理的推断,弄掉我们一个人,他们增加一个人。”

    “对啊,他为什么不上我们的人?”

    “第一可能是没拿到牌,运气问题,第二估计是上身容易一些,而且只要大鬼出来,他们几个人不重要,一个大鬼就顶所有了,所以不用纠结。”

    这都是命,我们蹲在草丛里发了一会儿愁,老豪拍了拍我:“得赶紧去找牌,现在我拿小鬼牌的危险也被稀释了,大鬼一旦激活,就是放开了所有的攻击限制,记住,是所有的,任何攻击行为都不限制,所以大家还是化整为零分散的好,别让大鬼抓住。”

    原来觉得我们对付大鬼的手段还算蛮多的,现在看来都是浮云,太难实现了。

    我们要的人多,聚在一起才能和大鬼对抗,可人多要找的牌就多,牌出现的概率又低,拖的时间就长,夜长梦就多……而江水只需要一个人,随时随地就是完整的作战单位。

    没有通讯设备不好联络,老豪和我商定了接头地点,就是村里另一个灯笼杆下面。

    并且我们无论碰到谁都这么约定,大家找到牌都到那里接头,不管是不是找到自己的,反正可以交换一下,现在知道大鬼不是自己人了。我也要去再找找,虽然手头也有了几张牌,可闲着也是闲着,总待在一个地方容易被发现,得活动起来。

    小熊也不知道哪里去了,这个不大的村子貌似一眼就能看到头,对我们是十分不利,哪怕是在夜晚,江水也很容易发现我们。所以我认为他身上应该还有限制,否则游戏不公平,以先前的经验来看,无论江水占到了什么便宜,总会还给他的对手一个机会。

    也许,那张空白牌就是这么来的。

    我没有像老豪那样瞎跑,一来本身我就拿到了几张牌,找其他的也不急在一时,二来我不知道江水会对我们用什么手段,如果直接杀,那可就麻烦了,身体上的伤害不可逆,就算当鬼一样养着,以后也只能做怪物了,谁愿意做怪物。

    江水一定有什么游戏里的攻击手段,来体现大鬼牌的绝对权力,否则金蝉婆婆的本事也不小,光凭江水还不一定拿得下她,所以游戏绝对会赋予他强大的手段。

    我发现了一个地势较高的茅棚,遮挡得不错,打算在那里蹲一下,看看形势再说。

    偷偷摸摸爬过去,什么动静也没有,村子里静得要死,看来所有人都存着一样的心思。

    在茅棚外面我就察觉到里面有动静,低声问了一句:“谁?”

    “我藏得那么明显吗?”是金蝉婆婆的声音,这个老奸巨猾的货早躲这里来了。

    我就是随便问一句,哪知道还真的有人,我问她:“您老人家怎么躲到这里来了,对付江水就指望你了,您金蝉门可是主力,您都躲了那其他人岂不是等着被屠杀?”

    说着我挤进去,占了一个位置,从小窗口往外看。

    这里地势高视野好,能看见村子大部分地方,尽管有灯笼照亮,但村子里依然黑沉沉的,人影那么点大的东西不注意还真看不见。

    金蝉婆婆说:“你以为我傻啊,现在的江水可不是平时的江水,如果在平时我还能对付他,现在是游戏里的江水,大鬼激活的江水,会有这么简单吗?平时的江水就已经很难搞了,现在的江水肯定谁都没办法对付,得先看看再说,否则遇到的时候太突然了。”

    看来不精明也活不到今天,金蝉婆婆不简单啊,虽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