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追风 作品

第一百六十章 救出小熊

    第一百六十章救出小熊

    第六关火,所有烫伤过的同志应该感同身受,这绝对比烫伤夸张。

    第七关我记得是被砸扁的,第八关又被坑了,埋在一个深深的土洞里……

    几十分钟内,连续尝试了八种死法,我相信过了今天我不会再怕死,换着各种方法死过一次,最后发现自己居然还活着,人生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此。我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有“让你后悔为什么还活着”这句话了,威胁恐惧永远发生在事情没开始的时候。

    活着的另一种说法就是等死,想着还要死一次,那是多么痛苦的事情。

    最后我看着一溜八个新娘子排在我面前,不由得感慨人生的不易,八个新娘子,简直羡煞旁人,然而这八个不可能同时存在,而且都不是活人,我必须从中挑出一个。

    事情变成今天这个样子我也不敢想象,一开始我是拒绝的,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八个新娘子把我围了起来,其中一个是小小,一个是小熊,其他是纸人。

    小小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人不多,我们四轮决胜吧,词语选择完毕,只有一个人拿到的词语和其他人不同,你知道她是谁,我们围绕着词语做动作,每个人都不能一样,每轮你挑选一个你认为是她的人出来,掀开盖头,然后我们也替你排除一个。”

    “你们也来?”我深感忧虑。

    “是的,四轮之后刚好,如果你先挑中她就你赢,如果我们先排除她就我们赢,还有,你如果挑中的是我,那也是我赢!”

    这个很不利啊,又给我埋了个雷,不过我是先手选择,最后一轮她已经不用选。

    所以看起来是公平的,我也没有反对,她们相互都不知道谁才是小熊,万一我开始没选中,小熊就得混在她们里面,不被她们看出来,做的手势必须和他们的词语一致。

    好,那就开始吧,开始由我来指人,指到谁就由谁开始第一个做动作。

    “你,从你开始。”我指着离我最近的一个新娘子。

    第一个,双手合抱,仿佛抱着根柱子似的,这是什么词汇呢,抱大腿?抱抱?观音坐莲?

    然后顺时针排下去,第二个新娘子卷起一只手,作筒状,放到眼前比划,望远镜?

    第三个,双手开掌,手指头相碰,合成一个圆形,我想说我的没那么大……其实到这里,我开始找到了她们三个之间的规律,都和圆形有关,她们手上的词不会是个“圆”字吧?

    注意观察,如果我看不出她们的差别,被小小先看出来的话,她会把小熊排除掉!

    很危险的游戏啊,我不信她不搞鬼,也许她不知道哪个是小熊,那么她肯定知道小熊手上的词是什么,从蛛丝马迹就能判断出来,小熊要告诉我哪个是她,又不能被小小发现。

    我还是看不出哪个是小熊,其中有一个叉腰的动作很迷惑人,但其实也是在比划圆形。

    有一个两根手指竖起来凑到一起,团圆的意思。

    有一个两手张开比划,从上到下分别划出两个半圆。

    还有一个……

    我是小小的话,要搞鬼肯定给小熊出一个“方”,但问题是小熊知道多少,她知道自己比划的词和别人完全不一样吗?如果不知道,她会隐藏自己的真实意图,尽量比划出一个和其他人差不多的样子,但其实也是她那个词里饱含的特性。

    圆的特性就是圆形,所有人都比划出了这个含义,我很为难,小熊机智地隐藏了自己。

    可这样一来,我就很难在第一轮发现她,她这是多不信任我,怎么说小小的文化程度都不如我们两个好不好……也许是她做得太隐晦,连我都没看出来?

    然后是我挑人的时间,我不知道她们各自的词是什么,但比划得都有个共同特点。

    那个竖起两根手指的,团结的解释有些太牵强,也许会有字面上的其他含义,而故意误导我呢?

    于是我指向那个新娘子:“我选她。”

    那个新娘子就走了出来,怎么确认,掀盖头吗?

    我还是问小小:“万一是她,我不能掀盖头,你出来确认一下吧?”

    出来啊,小小就是其中之一,她一走出来就暴露了,所以她没有中计,让自己的声音在周围回荡:“不是的,自己表明身份。”

    那个新娘子毫不犹豫地扯下盖头,居然是一个纸人,面部画得还不如刚才那个呢……

    “好恶心,淘汰!”

    我话刚说完,纸人呼地一下居然自燃起来,瞬间烧成灰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