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追风 作品

第四章 和谁生的

    第四章和谁生的

    刘芸的反应让我的心顿时飞了起来,太好了!

    原以为撞邪是件坏事,没想到却可以变成好事,她怎么就那么傻呢,自己偷偷把孩子打掉,以为我是那种不负责任的男人?哼,当时如果我知道这件事,绝对会负起责任来,不会让他们母子受一点委屈,大不了先休学生孩子嘛。

    我语重心长地告诉她:“有什么事情就要说出来,你不说我怎么知道,往往一个误会就悔恨终身啊,不要看我在球场上潇洒浪荡的样子,其实我是个负责任的男人。”

    “你在说什么呢?”刘芸奇怪地看着我,“那天晚上我喝醉了,然后身上带的东西不见了,有人说是你拿的,害得我以后再也没参加啦啦队,正想着怎么问你把东西拿回来,这个时候我们宿舍一个姐妹无意中就暴露了,是她拿了我的东西。”

    我才飞起来的一颗心又沉了下去:“就只是这种小事?”

    她摇头:“这可不是小事,那东西对我非常重要,是奶奶留下的纪念品。”

    心里好堵,我再次旁敲侧击:“你有男朋友了吧,他也留在本市吗?”

    校花的事情当然是影响甚大,鸡毛蒜皮的小事都传得尽人皆知,更何况交男朋友这种大事,我记得当时我也听说了,后来刘芸的男朋友可真遭罪,三天两头被人整,还有一次直接被人堵着打了一顿……

    刘芸幽幽叹了口气:“我们分手了。”

    然而我下一句话脱口而出:“怎么,是他嫌弃你曾经怀孕?”

    刘芸整个呆住了,然后脸上腾地红了起来:“你……你说什么呢,我和他最多就拉拉手而已,更进一步的……都没有,你居然这样看我,是想要坏我的名声吗?”

    她开始说话气得结结巴巴,到最后小脸都气红了。

    我赶紧解释:“不是这样,我不是怀疑你和他,是说你跟我……”

    “好啊,约我出来就不怀好意对不对?胡言乱语的,再见!”

    她站起来要走,我赶紧站起来死死拽住她,眼看她要喊人,我连忙说:“你误会了,听我解释,这一切都是我的问题,你坐下慢慢听我说。”

    终于还是被我拽住了,她看了看周围,似乎是在盘算着人多我不敢硬来,就再次坐下。

    坐下之后她推我,让我离得远一点。

    我心里还在郁闷呢,这下怎么解释,这种事情该不该说出来,说出来犯不犯忌讳?

    我不在乎什么忌讳,可我说出来人家也得信啊,这种事要人家告诉我,我肯定不信。

    事到如今也没办法,她就是我的线索,不能丢了,只好把事情原原本本告诉她,再不可思议我也说了,她要是再拂袖而去我也没办法,至少我说了实话,心里头就好受一些。

    说完了我的情况,我就小心翼翼地看她,问她:“这些,你信吗?”

    她没说信,也没说不信,脸有点红地微微偏过去:“不管有没有这种事,反正不是我,我还没跟男人……那样呢。”

    我心里又堵了,不是她,是恐龙妹妹的可能性又大了一些。

    啦啦队里美女确实不少,都是对自己容貌信任才敢来的,可也拦不住恐龙妹妹跟着来,她们会打着闺蜜的旗号跟着来看帅哥的,球队的男生不说有多帅,但活力四射是肯定的。

    失望了好一阵,我才问她:“那你知道其他人吗,当晚也喝醉的其他女生。”

    刘芸想起来了:“有,如果是这样的话,记得有一个学姐也醉了,我和她比较熟,她还喜欢你呢,和我提起你好多次。”

    我振奋了精神:“她已经毕业了吧,那她在本市吗?”

    “是不在本市,她是去年毕业的,不过我有她电话,你可以问问。”刘芸说着掏出手机。

    我抬手阻止她拨打电话:“你等等,既然你和她比较好,那有她照片吗?”

    刘芸看了看我,马上低头,把手机里的照片调出来给我看。

    天哪,恐龙妹妹!

    心又塞了,绝对不是这个,那小鬼虽然吓人,但还是很漂亮的,底子好,就是脸色难看一点,眼珠子翻起来很吓人,有时还会掉出来。

    找不到算了,我还是走铁蛋的路子吧,他家装神弄鬼混过来的,不能没点道理。

    “怎么样,要不要打过去?”刘芸问我,“她当天晚上也喝醉了,和我们在同一个包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