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文学 作品

第262章 他自作孽

    “什、什么误会?”韩青歌被他盯得有些心虚,大脑也稍稍迟钝了一下。

    “我虽然有办法让盈盈留下,但那个办法并不是用你做交换,一开始我就已经明确的拒绝了何问君。”南宫辰看着韩青歌一副不相信的模样,笑道:“他没和你说吗?还是说太子妃太没自信了?”

    韩青歌并不是没有自信,只不过是不相信他罢了,在这种选择面前,一定是南宫盈盈重要一些。

    不过韩青歌并没有回答,她的关注在别的事情上:“你是什么办法?”

    看着她迫切求知的样子,南宫辰心情大好,撇撇嘴:“不告诉你。”

    说完,转身潇洒而去。

    韩青歌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给他笑脸了?他这么猖狂的吗?还很幼稚!

    因为萧子嵇一事,京城里已经传的沸沸扬扬。

    何问君听到冬阳和自己汇报这个消息时,正在研究地形图,他不由得笑道:“有意思,休夫?冬阳你可有听说过?”

    “未曾。”冬阳虽然跟在他的身边有些年头,但是此时却还是不解他的笑意。

    “通知下去,明日进宫,谈论迎娶盈盈公主一事。”

    冬阳有些费解,“殿下您真的要娶公主?”

    “并不想,只是想看看南宫辰究竟如何抉择。”

    何问君的嘴角,始终有一种令人捉摸不透的笑意,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只对韩青歌感兴趣,其他的一概都不入他眼,更何况还是南宫辰的妹妹,一个小孩子,他更没兴趣。

    半个时辰后,消息通知到南宫盈盈这里,她此时正坐在欢庆殿的屋顶,和银星望着天上的渐渐明朗露出轮廓的月亮。!%^*

    “柳兄,你游历江湖这么久,去过秦国吗?”

    “去过,不过几年前的秦国,不如现在繁荣昌盛。”银星别过头去看着她忧伤的面庞,“怎么好端端的突然提起秦国?”

    “我可能不久之后就会去秦国了。”

    银星不太了解她为什么会把去秦国当做是一件如此悲伤的事情,不过为了让她开心,他笑道:“那有什么的,到时候我去找你玩,还像现在一样,秦国现在也有很多有趣的地方。”

    南宫盈盈苦涩的一笑:“柳兄你不懂,我去了秦国后,我们就再也不能见面了,包括我皇……姐姐,所有的亲人都见不到了。”(!&^

    她虽然是个孩子,但是却清楚这其中的一切,嫁去秦国,她是个和亲的工具,到死也不能再回来了。

    银星蹙了蹙眉:“你怎么了?”

    “没事,我们下去吧!今日欢庆殿里多了两个人,姐姐很开心呢!”南宫盈盈顿时喜笑颜开,又恢复了正常的样子,好似她刚刚那副模样从未展露出来过一样。

    欢庆殿里,的确一片祥和。

    韩青歌看着韩子萱和李德生的重逢,脸上的笑意逐渐的加深。

    然而南宫辰却要偏偏出现打破这样的安详平和。

    他踏进来的那一刻,欢庆殿的欢声笑语戛然而止,只剩下一些回音在飘荡。

    南宫辰的脸也是瞬间板住,似乎有些不解:“为什么停下了?”

    南宫盈盈作为他的亲妹妹,此时都有些无语了,她这哥哥是真不解风情啊!还问为什么,当然是因为他的出现啊!

    难道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周遭有一种无形的压迫感吗?

    韩青歌起身,迎过去:“有事?”

    “来找盈盈,顺便告诉你明日进宫,何问君要和我们谈一谈和亲一事。”

    韩青歌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看南宫盈盈,只见她脸上的笑意顿时褪去。

    “今天大家都很开心,非要这样吗?有什么事明早说不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