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文学 作品

第364章孩子

    良久,见他仍旧抓头挠腮地说不出半句话来,赵煜琬耐性已经到了极限,他将手中的茶杯砰地一搁,“你这是何意?有话直说,难道要朕严刑逼供?”

    赵煜磷紧张地搓了搓双手,干笑着开口,“那个,是这样的,微臣是想问一下皇上,您三四年前是否有去过汉郸?”

    赵煜琬想都没想,冷漠地回答,“去过。但你别告诉朕,你今日闹这么一出,就是问这样一个愚蠢的问题。”

    似乎没有这么简单,汉郸?为什么会突然提起汉郸城的事情来?还没登基之前,汉郸城本就是父皇给他的封地,去过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就连鬼幽谷,一直以来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只是,这和赵煜磷有什么关系吗?

    赵煜磷摸摸下巴,一脸深沉,“呵呵……确实有些愚蠢,但是皇上您别怪微臣多嘴,接下来才是关键。微臣前些日子去了奉命去了汉郸为皇上选秀女,却真真是亲眼见识了那里的风花雪月,美女如云,不知皇上当时在汉郸,可有良辰美景、**一夜的时刻呢?”

    也许是他天生下流胚子,明明是很严肃的问题,在他的口里出来,怎么听怎么猥琐。

    连皇帝的风流韵事他都管了,也真是够多管闲事的了。

    赵煜琬怒不可遏,猛地站起来,将桌上微凉的茶杯摔了过去,“赵煜磷,你别仗着三哥宠你,就为所欲为,朕派你跟随三哥去汉郸,是为了巡视今年百姓的收成的,你却去风花雪月?还有心思管朕的床弟之事?哼,看来你是闲得慌了。”

    赵煜磷吓得噗咚地跪了下来,不知死活地申诉,“微臣不敢,皇上,说好的会恕微臣无罪的。君无戏言!何况,微臣的话还没说完。”

    “哼,君无戏言那是对于你的话,至于你做的好事,还需要朕命人给你好好罗列出来吗?说,若是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别怪朕无情。”赵煜琬冷哼,并没有打算就此放过他。

    赵煜磷一脸衰相,他觉得自己真是吃饱了撑着,没事找事,找事也就算了,为何不直接问呢?还要这样拐弯抹角的,非把自己拖下水,惹得一身骚。

    但是,都说到这里了,没理由就这样打住的,只能硬着头皮一五一十地说下去,“好吧。微臣不敢隐瞒皇上,这就一一道来。是这样的,那一日在汉郸城,微臣在街上碰到一对夫妻,本是寻常之人,可奈何他们怀中的孩子长得粉雕玉琢、玲珑剔透,微臣……”

    他话还没说完,赵煜琬便一句打断,“是你闹事策马,差点就撞伤了百姓,你还敢狡辩?”

    赵煜磷傻了眼,他一拍脑袋就将要说的事情搁到了一边,不敢置信地叫了起来,“啊?这事儿您也知道?”!%^*

    赵煜琬居高临下,阴沉地盯着他,“哼,好啊,朕还没治你的罪,今日你倒是乖乖送上门来了。若不是当时有三哥替你兜着,你以为弄得整个汉郸城鸡飞狗跳的,朕会真的不知道?”

    赵煜磷呆若木鸡,他愣了片刻,便迅速的摇头,“不是,微臣有罪,确实不该当街策马,伤害百姓。但是今日的重点不是这个,微臣的话还没有说完。皇上,哎……”

    “你还敢狡辩?”赵煜琬拍案而起。

    赵煜磷被逼到了尽头,他闭眼睛,脑袋一热,一屁股话就说了出来,“没有,皇上,真相是,确实是因为那小孩和你长得五分相像,若非那一日在皇陵微臣也曾见到那个幻象,微臣还不敢确定,那个孩子和幻象里的仙童儿简直就是一个模板印出来的。”

    赵煜琬一愣,赵煜磷的话充斥着他的耳膜,久久无法平静,此刻的他全身都在发抖。(!&^

    良久,他疯也似得飞奔下来,一把揪着赵煜磷的九蟒锦袍衣领,声音惊恐,极其颤抖,“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微臣说,汉郸城有个孩子长得很像皇上您,真的,微臣亲眼所见,绝不会有假。微臣以为,若真是皇家子嗣,万万不能让他就这样流落在外。”虽然被他拽着,但赵煜磷却是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看来他的决定没错。虽然他和老七历来不合,但是人家现在好歹是皇帝了,怎么样也要给点面子,讨好一些,日后总不会吃亏。

    说不定今日他为他找到了皇子,日后许他在外为所欲为呐!做王爷,其实快活过神仙。

    “不可能,不可能……”赵煜琬失魂落魄地扔下得意洋洋的赵煜磷,他不停地回想着这几年来所发生的一切,除了凤菲璇,他没有碰过任何一个女人,更不可能有人能够怀了他的子嗣,而他却一无所知。

    赵煜磷瘪瘪嘴,高深莫测,“这是说不好的,皇上,说不定你是那一天喝醉了酒,这些事情就顺其自然了。”

    “你懂什么?不可能,那个孩子,要么是人有相似,要么……”

    要么,要么赵煜磷见到的孩子,根本就是那日出现在幻想里的孩子,是他和凤菲璇的亲身骨肉……但,这怎么可能?

    赵煜琬不敢置信,到底怎么回事?一瞬间,他心底闪过了无数种情况和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