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文学 作品

第350章哀恸

    三迁猜测他心中所想。立马自告奋勇。“少主。你别傻了。小姐离不开你。天杀也离不开你。还是让奴婢留下來吧。小姐待奴婢犹如亲姐妹。他们都看在眼里。以赵七对小姐的理解。小姐若醒來知晓此事。必定不会任由我留在京中死活不管的。所以。沒有人比奴婢更合适。”

    “那不行。若是见不到萱儿。他肯定会杀了你的。”司徒羽一口否认。

    三迁坚定不移。“为小姐和未來的小主子。真的值得。若小姐醒來。你千万不要让她知道此事。我们都知道小姐只是吃了假死药。她只要吃到解药便可以醒來。只要我们借着起死回生之术。拖个三四个月。奴婢想着法子逃脱就好了。”

    逃脱。哪有这么容易。三迁在安慰他。司徒羽又怎么听不出來。可是他有更好的办法。有更好的人选吗。若是他留下固然是好。可是沒有了他。到时候天杀不堪一击。谁來保护萱儿呢。

    百年天杀沒有三迁可以。但却不能沒有他这位少主。也不能沒有凤菲璇这位主人。

    “迁儿。保重。”司徒羽对她的最后一句叮嘱。竟然就这样成为了永恒。

    靖高祖四十五年。初冬。高祖第七子继位。改年号为瑞光。大赦天下。举国同欢。

    同月。册封凤家嫡女。凤菲璇为后。赐封号长生。之前传得沸沸扬扬说琬王妃自杀身亡之事。至今无人考证。世人不敢妄断揣测圣意。只敢私下了解长生即为意为长生不老之意。

    赵煜琬对外宣称皇后体弱。不宜亲临册封仪式。便暂让其贴身丫鬟领下凤冠。盛宠一时。辉煌绝代。

    民间街头人人吟唱。瑞光帝是个痴情种。愿为长生皇后一掷千金。大建宫殿。到处求安胎补血之良药。甚至不顾世人指责。坚持重审当年凤家造反灭门的案件。终究是还了凤家一个清白。

    是年腊月。瑞光帝亲自带人。重修凤家祖坟。将枉死的七十多口人统统移到凤家祖坟下葬。并以女婿之礼上香拜祭。一代帝皇竟然在凤家坟前下跪。真所谓是引世人为之叹为观止。

    可。瑞光帝雷厉风行。说一不二。即便一批开国老臣有诸多不满。也不敢当面上奏。只得从旁劝解。更有甚者想从素未谋面的长生皇后处入手。请求她能出面主持新一届的选秀女之礼。

    但。作为皇后的凤菲璇却是徒有虚名。她一次都沒有出现过。

    只有近身伺候的人知道。成为一代帝皇的赵煜琬。有多孤独。偌大的后宫。除了长兴殿、御书房。仅沒有一处是他想要的去处。

    朝政安稳。百业俱兴。一个新兴的皇朝真在蒸蒸日上。在手段过人的瑞光帝的统治下。越发的强大昌盛起來。再无人敢小觑。

    三个月之后。又是一日黄昏。金碧辉煌的宫殿。被西下的晚霞镀上了一层迷人的金光。赵煜琬黄袍加身。站在皇宫最高处。眺望远处的景色。那个方向。是南岭。

    “主子。愁锐又有信传回了。”做了太监总管的杨淳风风火火地走了过來。打破了这一刻的沉静。这些近身伺候的人仍旧习惯称他为主子。而非皇上。让他有时候一阵恍惚。仿佛还在琬王府。他的妻儿还在寝殿等他回府。

    赵煜琬背影缠绕着的落寂瞬间消散。他竟然像个孩子一样欢喜地转过身來。快速抢过杨淳手中的书信。

    他又急又慢。明明想要一目十行。却忍不住细细地品读。就像是在读一个令人回味无穷的故事。

    可是。看着看着。他带笑的俊脸突然一僵。杨淳心中不禁的一紧。担忧地连唤了两声。“主子。主子。可是发生了什么事儿。”

    “不可能……”赵煜琬脸色苍白。他一手捏紧黑白分明的信纸。一手扶着栏杆。“咔嚓”的一下。千年沉香木碎裂成两截。

    杨淳心惊肉跳地看到他手掌已经冒出了血珠。惊魂失色地呼叫。“來人。快來人。皇上受伤了。传太医……”

    长兴殿顿时乱成了一团。

    他不知道愁锐竟然是内奸。他竟然是天杀组织的人。这一封信。根本不是他和往常一般禀报凤菲璇的情况。而是一封真相自白。

    他说。凤菲璇死了。起死回生之术根本沒有用。他不过是内疚自己的背叛。才编出來的话。欺骗他这个皇帝。也是为了让三迁能多活一日。

    “混蛋……”赵煜琬发疯一样摔裂了长兴殿所有的摆设。差点毁了百年的宫殿。连盘龙金柱。也摇摇欲坠。

    他无心朝政。将被人看管起來的三迁押进监牢。严刑逼供。但仍旧一无所获。这个丫头倔得很。一个字都不肯透露。

    可是。却在听到凤菲璇一个月之前已经下葬的话后。哭得不能自已。这才跪下來苦苦哀求赵煜琬杀了她。甚至疯狂地要咬舌自尽。

    本还抱着一丝侥幸心里的赵煜琬。看到这样的三迁根本不似作假。他哀恸欲绝。死都愿不相信这个事实。他们之间不应该是这样的结局。他让人将三迁绑起來。不给她死。

    他想着凤菲璇若还活着。一定会回來救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