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文学 作品

第252章挑战

    看看天色才刚刚四更,离天亮还有好些时辰,他今晚是不能善终了。想到着,他迅速帮凤菲璇盖好被子,然后简单披了一件里衣,出了门。

    熟睡的幽芯,倏然感到有人靠近,一睁开眼,就看到赵煜琬站在她的床前,昏暗却柔和的夜明珠光下,他随意地披着一件长袍,胸膛尽数袒露出来,仅仅扎着的腰带,松松垮垮地遮住了他下腹下的敏感,似乎没来得及整理,又似乎是懒得理会,如何遮掩得了那不安的火热?

    他深沉的眼底充血,俊脸涨红,形同一个随时将她撕碎的野兽。可是偏偏这样的他,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诱人的气息,就连凌乱地散落下来的发丝,都如此的嚣张霸道,又邪恶动人。

    幽芯一惊,连忙坐起来,素手无策地道:“主子,您怎么了?发生了何事?”

    赵煜琬依旧站着,他面无表情地问:“没事,幽芯,你可愿意伺候本王?”

    幽芯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目光灼热地扫过他均匀俊美,此刻还带着欲~望灼热的身影,她俏脸又白瞬间转红,根本来不及思考,她立即翻身下床,飞蛾扑火般冲到他面前,羞涩地点头,大胆又坚定地看着他,激动得不能自已,连话也嘤嘤断断,“主子,奴婢愿意,就是死也愿意。”

    说完,她伸手毫不犹豫地将自己身上的单薄里衣,脱了下来,可是才脱下一半,淡紫色的肚兜颤颤地出现在赵煜琬的眼前,就被他抬手阻止,“不必了,你先换了新的床单,在上面躺好,一切交给本王。”

    “嗯,好。”幽芯显然会意错了他的意思,在她看来,赵煜琬那句一切交给本王,是一句多么贴心的话,他一定是太过怜惜她,才愿意自己动手。

    这哪是她伺候他,明明就是他在体贴她。这一天终于等到了,虽然她不明白为何赵煜琬会半夜走过来,还带着满身浴火,但是她想,这必定是上天赐给她的机会,凤菲璇昏睡不醒,主子也是尝过滋味的人了,不像以前不知人事,没人伺候他,自然**难过的。所以她也不会多想此事,因为男人一旦试过那种滋味,又如何能忍得住不要呢?

    主子也是人,是一个比常人还要强大伟岸的男人。

    “主子,奴婢都弄好了。”幽芯一丝不苟地将随时准备好的新被单铺好,又拿出了一床新的被子,她才将外衣尽数褪尽,剩下的紫色肚兜和褥裤,堪堪遮住了她的春光。

    只是那因为练武而一场均匀和健康的藕臂和美腿,此刻娇羞地双双紧贴在一起,故作大胆地平躺着,生疏却越发地撩人,报赧地娇嗔着。

    可是,赵煜琬只是定定地望着她,目光冷淡,并没有过多的情绪,似乎有些出神,但又想在深思,眼底有些迟疑,却在她开口后,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不言不语地往床边走了过来。

    但是,他此刻的俊脸似乎已经没有方才的涨红,眼底的血色也消退了不少,就连衣物下的身体,也平静了不少。幽芯未曾真正经过人事,尽管她管理青楼时见到了这样的事情,却也依旧是一知半解。

    她不明白,他为何会变化这么明显。他的反应,让她尽管解释不了,却莫名其妙地觉得黯然,甚至有些失落。!%^*

    “主子……”她不想错过这样的良机,感觉到他的犹豫,幽芯坐了起来,伸手探出床外,拉住了他近在咫尺的衣袖,却不想,本就松松垮垮的外袍,随着她一拉,腰间的结带就松了开来……幽芯大惊失色,她蹭地摔倒了床上,面红耳赤地偏开头,不敢再看他。

    “怕了吗?”赵煜琬依旧站着,若无其事地拉了拉衣物,让一切又恢复了之前的样子,只是,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到底在迟疑什么。他现在其实急需解决自己,但是换了一个人,似乎又没有了方才的迫切和热情,身体也没用了之前失控的叫嚣。

    “不,不是的,奴婢只是有些难为情。”幽芯懊悔地将自己藏进了被子之中,面红得如同滴血,久久没有平静下来,她从来没有想到,异于她身体的地方竟然是这个样子的,竟然如此的让人难以为情,又如此的惹人遐思。

    经过今晚,她的主子,在她面前再也没有任何的秘密了,连凤菲璇也比不上她了。名分不过是迟早得事情,只要能永远陪伴在他身边,才是最后的赢家,她终于要走上这一步了。

    良久,见赵煜琬还是没反应,幽芯又禁不住地开始怕了,她来不及害羞,转过身来,乞求地看着若有所思的他,“主子,奴婢愿意将一切都交给您,请宠幸奴婢吧。”(!&^

    说完,她抬起手,慢慢地解开脖子上,系着的紫色肚兜绳子,她动着娴静妩媚地,一步一步拉了下来,丰满又神秘的春意,如同渐渐呈现的彩虹,慢慢地落下的布料下,是诱人的美景。

    赵煜琬目光深邃,紧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