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文学 作品

第220章独处

    而三迁根本不屑在此多做停留。她直接往寝殿的新房疾步而去。边走边提高声音。有些咽呜。“小姐。告诉奴婢。您在哪。您若是走了。至少带上奴婢啊。小姐……”

    三迁的声音还沒消失。赵煜琬和幽芯。几乎是同时用屋内走出來的。两人衣着整齐。除了幽芯穿得极其单薄。露出少有的小女人娇憨姿态外。赵煜琬虽然已经沒有了方才的愤怒。但依旧面无表情。却在看到三迁远去的背影时。眼底的颜色深了又深。

    只是。沒有人知道他方才在幽芯的房内。到底说了什么。又做了什么。但看幽芯的神色。绝对不是喝诉或者责罚。

    墨竹看着两人双双出现。不由得暗暗心惊。看來主子果真是一点沒有责怪幽芯的意思。但也绝对沒有宠幸她的样子。那主子在她房里呆这么久。所为何事。墨竹真是越來越搞不懂他们两人到底在想什么了。

    他盯着墨竹。沉声开口。“她还想闹到什么时候。墨竹。你也跟着她一起疯了不曾。”

    话虽说得严厉。但是他似乎沒有多少情绪。怒火更是消失得无影无踪。只有他自己知道。其实他此刻心底甚至有些欢喜。他來幽芯这里。似乎就是为了让凤菲璇吃醋。

    “不是。主子。王妃她真的不见了。方才她说要休息。便让奴婢退了下去。可是奴婢见她还未曾用膳。便端了碗参汤过去。谁知。扶絮阁里沒人了。”墨竹神色凝重。根本沒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

    还沒等赵煜琬开口。幽芯便轻笑着走到的她面前。一副姐妹情深的表情。嗔怪道:“兴许是到湖边去走走了吧。王府内别说一个大活人了。就是一只苍蝇也插翅难飞。你呀。别太鲁莽。冲撞了主子。大惊小怪的。真是越來越沒规矩了。”

    墨竹听得直嘟嘴。她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虽然脸色依旧焦急。但也沒再开口反驳。其实她知道幽芯说的沒错。在王府内。若是沒有主子的命令。真的插翅难飞。

    别说现在主子就在王府内。即便他不在。也不可能有人可以掩人耳目。顺利溜出去的。要知道。王府前前后后。除了暗卫。到处都是扶植阁的杀手潜伏着。沒有一处是有漏洞的。

    所以。在听到她说凤菲璇不见的时候。不管是主子还是幽芯。都这般有恃无恐。根本沒有半点紧张之态。

    “那奴婢派人去到处找找吧。毕竟夜深风寒。王妃身子又不好。在外面尤其是湖边待久了。会生病的。”墨竹沉吟了片刻。见赵煜琬并沒有开口。也沒有任何的表示。她也不想再多说。说完便福了福身。正要退下。

    未果。赵煜琬却淡淡地开口。问道:“愁锐可有一直跟着她。”

    墨竹以为这句话是和她说的。停住脚步才回过头來。就听到幽芯回复道:“有的。几乎形影不离得守着她。”

    “那冷最呢。方才本王倒是见到他回來了。让他和你一同去找吧。找到人。若她不远回來。就让冷最來告诉本王。”赵煜琬微微颔首。这句话却是对刚转过身來的墨竹说的。!%^*

    冷最。墨竹灵光一动。差点就要拍脑袋蹦跳了起來。是了。她怎么忘了这个呆子。他一定是这个呆子受不住蛊惑。将王妃给带出扶絮阁散心了。不然凤菲璇这么懒的人。即便是伤心过度。也不会愿意在着风凉水冷的大晚上出去溜达的。

    只是事情还沒确定。墨竹不敢声张。万一主子误会了。那不但矛盾越來越深。就是冷最。也必定会受到责罚的。

    “是。奴婢这就去。”说完。她再不作停留。飞快地迈开脚步。走出了幽芯的院子。

    赵煜琬神色淡淡。看了一眼痴心不改的幽芯。沒有做多说一句话。负手转身正要离开。

    “主子。您责罚奴婢吧。您來了。就看着奴婢一句话都不说。奴婢真的好怕……”幽芯终于鼓起勇气。扯着他的衣袖。跪了下去。楚楚可怜地哀求。泪流不止。(!&^

    赵煜琬停住了脚步。却沒有回头。被她扯着的衣袖半垂下來。一动不动。

    而恰好此时。在望峰亭屋顶上的凤菲璇似乎有感应一样。突然侧头。远远看到的只是两个人影。其中一个白衣胜雪。站在月光下如同谪仙。此刻圣洁依旧却淡凉无情。另一个粉衣单薄。跪在地下。恋恋不舍地拉住他的衣袖。苦苦相求。似乎在求他留下。

    隔得太远。夜里又太暗。凤菲璇即便眯起双眼。竖起两耳。也看不清。更听不到他们到底在说些什么。

    只知道赵煜琬至始至终都沒有动。甚至沒有开口说个半句话。似乎过了很久。一阵阵寒风拂过眼睛。吹得凤菲璇眼睛刺刺地发痛。她才看到到幽芯绝望地放开了手。伤心欲绝地抽泣。

    赵煜琬头也不回地。大步离开。

    凤菲璇移开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