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文学 作品

第184章真心

    精美的嫣红纱裙就这样成了布条粉末,羞涩地挂在她的身上,随着她战栗的身子,飘飘然起舞不止。

    “暴力狂,你就不能温柔点?”凤菲璇双颊潮红,两手挡住前面的春光乍泄,却怎么也挡不住她此刻任人采摘的娇嫩妖娆。她此刻的声音虽说责怪,却是娇嗔,丝丝缕缕,形如媚音,入人心扉。

    “萱儿,乖,先不要说话,不然为夫会忍不住弄疼你。”前戏还没做足,可是眼前的秀色,在她萎靡的音调中,越发刺激他的视觉,腹间的火焰猛烈的燃烧,一股闪电般的酥麻从上而下袭击下来,让他几乎失控。他想听更多,却又不敢听,只求她能早些准备好,接受他的掠夺。

    凤菲璇此刻好不容易夺回一点神志,加上方才怄气在心,她自然是不依,看他强忍着的痛苦,她却难得的笑魇如花,恶作剧似的贴上他的耳边,越发媚意阑珊,对他吹气,还不怕死地威胁,“我偏要说呢,你要敢弄疼我,我以后再也不理你了。”说完,她依旧红肿的唇,已经含上了他同样姣好的耳垂。

    “萱儿,别……”赵煜琬一震,刚劲的身子也不知是因为她的话还是因为她的触碰,竟然不由自主地战栗,双手发疯死地撤掉她身上的布条,狠狠地将她压在身下,“小坏蛋,你竟然敢……?”却又突然语风一转,近似哀求:“再亲一下,快点,为夫好喜欢。”

    凤菲璇一滞,真没想到这里竟然也是他的敏感之处,本还是迷离的眸子突然染上了狡黠的光,她将他微微推起一些,紧接着双手撑着床,仰头而起,将跳跃着的轻颤送了出来,妖娆的怦然不止让赵煜琬一愣,没想到素来害羞的她今日竟然大胆地将自己送到他面前,与他赤诚相对。

    “夫君……”她见他失神,眼底的暗光深沉,紧紧锁着她的一切,凤菲璇轻轻地唤了一声。

    “嗯?”赵煜琬有些迷茫地盯着她,他的眸子却如同一头饥渴的狼,可依旧没有动作。是的,他被她震撼了,哪怕她此刻并没有什么表现,只是微微主动一点,将自己妩媚地一面展现给他,他就已经无法把持了。

    凤菲璇轻笑,单手伸出,指尖碰了他的眉心,沿着他的侧边的棱角缓缓而下,触碰他的唇,再顺着下巴移到他的耳垂上,声音如丝如缕,“这里美吗?”

    “美……萱儿,求你别诱我了,我受不了。我好想要你……”赵煜琬又是一阵战栗,按住她不安分的手,身子绷紧如同一道蓄谋待发的弓箭,他微微低头含住她的跳动不止,将她按下去,一路直下。

    感觉到她如同一股山间涓涓清泉,等他品尝时,他知道她已经准备好迎接他的到来,赵煜琬再没办法忍受,失控地撞了进去,不给她留下半点空隙。

    “萱儿,你只能是我的,这一辈子,生生世世都是……”也不知道是他失去了灵魂在呐喊,还是她被他撞飞了,出现了幻听。这一句霸道强势的话,就如同在天边传来,魔咒搬穿越了生生世世的轮回,再也没办法摆脱。

    到最后,凤菲璇双眸只剩下白茫茫的光影,像是飘在半空中,看不到四处的景物,极致的快感,让她快要死过去的时候,她又被人翻了过来,炙热的火焰一直没有离开,贴着她,拥着她,仿佛没有尽头。

    又喊又叫的最后,她在经历了这么多次的欢爱之后,再一次晕了过去,眼前只剩下黑暗,和脱不掉的**。

    赵煜琬心满意足地看着怀中晕过去的人儿,他神采奕奕地看着外面的光线,还有半个时辰便过了午时。他才想起还有事情没交代清楚,便依依不舍地将她放到床上,轻手轻脚地替她盖上被子。

    站起身穿戴整齐后,他再次不由自主地回眸,盯着床上的睡颜,一时挪不开脚步。其实他若想晚上神不知鬼不觉地回来看她,其实也没人能够阻止,至少那些药,他不想假以人手罢了。他争取尽快把这件事情搬完,往后高枕无忧。

    琬王府的低下暗牢,不黑暗不潮湿,更不是臭气冲天,相反它很宽敞干燥,也很牢固,建这个地牢是他亲力亲为设置的机关和阵法,若是有人被锁进来,任你是天外飞仙,也插翅难逃。只不过,很冷!那种冷,不是天气温度的冷,而是发自心底冻结的冷。

    “主子。”见机关的门被打开,幽芯不敢耽搁,警惕地前来迎接。直到见了那抹熟悉的身影翩然而至,她才暗暗送了一口气。

    尽管这个暗牢的机关只有她和主子两人知道,她也不敢大意。赵煜琬手下的每一个人,看似待遇一样,可是每一个人都各施其职,平时的事情可以相互接应和帮助,但没有人可以参合其他人的重要职责当中。

    比如她就是扶影阁阁主,统领包括青楼在内的所有脉络,包括救人、暗杀、消息、囚犯、行刑……而墨竹则是管理整个王府的内务和正当的生意,包括各地的产业,进账、花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