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文学 作品

第839章:难登大雅之堂

    段衍顺着叶卿颜的目光,看向赫连纤云的手。

    然后他甚是亲昵地握住了赫连纤云的柔荑,刻意展现自己温柔的一面。

    “郡主,纤纤是臣的心头好,臣说什么都不会送您的。”

    看到这个男人如此强的占有欲,叶卿颜只是浅浅一笑。

    “将军误会了,安阳只是觉得令夫人的添酒方式很独特。”

    段衍那俊美的脸上浮现一抹自豪的笑意。

    他握着赫连纤云的手并未松开,深情满满地望着她。

    “自然,我的纤纤就是这么独特。”

    说话间,他伸出另一只手,替赫连纤云撩开了鬓边的碎发。

    看到两人如此亲密暧昧的行为,一直倾慕于段衍的倾城公主嫉妒极了。

    她两只手绞着帕子,恨不得将赫连纤云给撕碎了。

    赫连家的人就坐在段衍的斜对角,其中,赫连湘珞看向赫连纤云的眼神格外复杂。

    她们是同父异母的亲姐妹,只因赫连纤云的母亲身份低贱,所以不被父亲承认。

    现在赫连纤云在将军府为妾,表面上是过得很好,但还是看得出她心中的孤寂。

    大王子侧妃的死,是因为鸳鸯蛊。!%^*

    为了找出凶手,南疆王下令一个个地查。

    但是殿内大多是有身份有地位之人,无端被怀疑藏有鸳鸯蛊,他们意难平。

    不过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他们只得选择被查。

    就连王后和公主都不例外,甚至于,大王子也被请到偏殿搜了身。

    宋凌煊不会让人靠近三尺之内,更别提让人搜他的身,幸运的是,在搜他之前,那个藏着鸳鸯蛊的人便被揪了出来。(!&^

    那人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宫婢,一看就是被推出来顶罪的。

    被侍卫从偏殿架出来的时候,那宫婢的脸吓得惨白。

    “不是我,王上,不是奴婢做的,奴婢没有用蛊虫害人,不是奴婢……”

    “原来是你这贱婢害死了本王的侧妃,本王要你偿命!!”大王子迫不及待地上前揪出了那个婢女,一巴掌将她呼倒在地。

    等到那宫婢想要爬起身的时候,等着她的是一把冰冷的匕首。

    大王子手里握着匕首,另一只手提着宫婢的肩膀。

    他整个身体往前一冲,将匕首狠狠地插入了宫婢的心口,然后又搅了搅。

    宫婢到死都不肯认罪,口吐鲜血,死不瞑目。

    大王子将她往外一推,黑红色的血从她的伤口处喷涌而出。

    他的匕首变成了红色,一如那宫婢所流出的血。

    杀了人的大王子神情冷漠,宛若杀了一只鸡那般,毫不在意。

    殿内胆儿比较小的世家小姐们都吓得不轻。

    好好的宫宴,被弄得地上都是血,十分晦气。

    南疆王根本不在乎谁是害死大王子侧妃和孟与义的凶手。

    他的目的,在于如何弄倒长公主。

    叶卿颜回到了位置上,看了眼穿着侍卫装的宋凌煊。

    宋凌煊从怀中拿出了她的帕子,递给了她。

    她不动声色地接了过去,两人之间基本没什么言语交流。

    就在此时,一个侍卫从殿外急匆匆地跑了进来。

    “王上,我们在后花园发现了一名宫婢的尸体,是贵妃娘娘身边的贴身侍婢。”

    孟贵妃一听,恍然大悟。

    怪不得大哥毒发的时候,太医那么久都没有到。

    原来,她派出去的婢女被人给杀了。

    那个杀死她婢女的人,就是害死她兄长的人。

    她一定要找出那个人,让他给兄长陪葬!

    孟贵妃满脸泪花,向着南疆王悲声道:“王上,妾身边的婢女在宫中遭害,足以说明那凶手的胆大妄为。若是不抓住他,怕是宫中无宁日啊。”

    南疆王甚是头大,这才解决了一个麻烦,现在又来了一个。

    底下坐着的大臣们也都纷纷悄声议论起来。

    “这怎么又出人命了?”

    “唉——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

    “死了的那个,是孟贵妃的贴身侍婢,会不会是冲着孟贵妃去的?”

    “那婢女是孟贵妃派去请太医的,要我说,那人知道孟中书服毒,所以故意不让人将太医请来。”

    一帮人甚是感慨。

    “如此说来,还真不知道是在害孟中书,还是在帮他。”

    “废话,人都死了,岂不是被害死的么。”

    尊位上的王后虽然笑脸盈盈,实则心虚无比。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