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6章 番外十

今日天氣晴朗,萬里無雲,陽光明而不烈。明明是個好日子,可淑儀的心口卻如千斤壓著,喘不上氣來。

徐斌竟然辭去了兵部尚書一職,這意味著徐家放棄了對兵權的管控,放棄了在朝堂上的大半話語權。她原本想著徐家怕是有其他的想法,可派去監視徐家的動向的探子回來稟報,徐家全家都在收拾東西,似乎打算離京。

徐家是從梧州那個地方走出來的世家,梧州在百年之前並不算繁榮,也就是徐家這麼多年的資助,才讓梧州起色了不少。

她心神不寧,想不明白徐家怎麼會願意放棄京城優渥的生活環境,回去梧州。

最重要的是,徐正月也會離開嗎?

雖然早就做好了心理建設,想著和他以後不會再有什麼,君臣相稱也沒什麼不好,至少彼此都知道對方過得不錯。她卻未想過,徐正月會從她的身邊離開。

自從上次和他在皇宮分別後,她便沒有再見過他。一來他在養傷,她又很忙;二來,她也不知道要怎麼去面對他。

他們已經是過去式了。

她知道上次徐正月的話並沒有和她分開的意思,可是,皇位和感情,她必須有所抉擇。

“殿下,楚公子已經在御花園等您了。”

淑儀應了一聲,收拾心情往御花園而去。

她才出御書房的門,便見徐正月來勢洶洶。這些日子沒見到他,他瘦了許多,面部線條也更加冷硬。配上他來者不善的模樣,倒是讓人心生懼意。

“殿下。”徐正月衝淑儀拱手行禮,“可否與臣聊聊?”

淑儀身後的紫蘇擔憂地看向淑儀,生怕殿下會心軟同意。

“寧國公可有什麼要奏?若是不急,可以遞摺子上來,若是急,您長話短說。”

“確定要臣在這裡說?”

淑儀對上他壓制著風暴的雙眸,猶疑了一下對紫蘇道:“你去讓楚公子稍等,孤忙完就過去。”

聽到“楚公子”這三個字,徐正月的下顎線更緊了。他是真的沒想到,淑儀如此現實。他們兩這段關係,為什麼她能那麼快的抽身?

“你隨孤來偏殿。”

淑儀與徐正月進入御書房的偏殿,裡頭守著的宮人迅速退下,將門關上的那剎那,徐正月鉗住淑儀的手腕,將她緊緊摟進懷中。

淑儀下意識掙扎,“放肆!寧國公你這是以下犯上!”

徐正月的手扣緊她的細腰,壓著聲音道:“他們還都在門外呢。”

淑儀一口咬在他的耳尖上,他吃痛,卻不鬆開鉗制她的手。

淑儀的拳頭捶打在他的背上,全都是徒勞。越是掙扎,淑儀心裡越是委屈,為什麼他要這樣對她啊?他們本該保持著距離才是。

“殿下......”徐正月聽到她的低泣聲,才鬆開她。

“徐正月,我們從開始就是錯的。”

“錯了?哪裡錯了?”徐正月壓著心頭的怒氣質問道。“難道你和楚家那小子就是對的了?”

淑儀抹了抹眼淚,不想和他說下去。

“若是寧國公沒有旁的事情,孤還有事。”

“什麼事?去見楚紈?”

“自然,他是孤選的駙馬,孤當然要去看看他是圓是匾!”

徐正月恨恨地看著她,鉗制著她的雙手卻無力地耷拉了下來。

“殿下,我們兩之間,一直都是臣在主動。臣不是殿下召之即來揮之即去的狗,就是狗,也有心的。臣看到了殿下臉上的淚,殿下可曾看到過臣心裡的淚?”

淑儀挪開視線,深吸了幾口氣。

“苦情計對孤沒有用。”

“原來在殿下眼裡,臣的心意這般難堪。”

淑儀想解釋,可又說不出口。徐正月真的不該再招惹她的......

他們兩人之間是沒有未來的。

“寧國公,你得到過孤的身,也得到過孤的心,人要學會知足。”

徐正月嗤笑一聲,“知足?若是本公知足的話,今日就不會站在這裡和你廢話!為了能得到一個入圍你祁淑儀駙馬人選的帖子,我不要徐家家主之位,也不要了爵位,甚至讓全族回梧州,你就是這樣踐踏我的真心的。祁淑儀,也就是我太慣著你了!”

淑儀被他吼懵了一瞬,愣愣地看著他。

“你......”她從未想過自己和徐正月有未來,因為她不認為徐正月會放下家族的重任。

她看著這個被他氣得臉色發白的男人,一直壓抑著的情感如洩洪之水,濤濤不止。

淑儀撲到他身上,仰首獻上自己的唇。

徐正月怔了一瞬,旋即加深了這個吻,狠狠蹂躪她的唇。

之前所有的埋怨、痛苦、掙扎,好似都被這個吻給抵消。

****

“王家落敗,徐家就成了世家裡的中流砥柱,此時撤離京城才是對徐家的保護。”柳顏歡開口道。

“但不可否認,徐家還有一條路可以選擇。”那就是扶持四皇子,將淑儀拉下馬。

兩條路中,淑儀以為徐家會選擇後者,畢竟那一路兇險萬分,可盡頭是無上權力。而帶著全族回梧州,雖然保全了徐家,可不知何時還能回京,回到權力的頂峰。

“殿下是決定要選寧國公了嗎?”柳顏歡小心翼翼地問道。

淑儀揚唇輕笑,“孤一直以來都挺羨慕你和裴鳶的感情,再看看孤自己,從沒有為這段感情真正努力過。所以,孤想試試。”

“那就在徐家離京之前,接手徐家在京都內的所有勢力,徹底掌控住局面,站穩腳跟!”

淑儀哭笑不得,“你還真是孤的好智囊!待日後孤繼位了,非封你個爵位獎勵你不可!”

“那感情好,臣要王爵,做這世上第一個女王爺!”

淑儀哭笑不得,“是是是,孤允你!”

說完她正色起身,“孤去和父皇說這件事。”

“帶上寧國公?這樣皇上的火氣大多集中在他身上。”

淑儀噗嗤一笑,“哪能不帶他啊!”

——小劇場——

十五年後

“柳卿,還記得朕當初說繼位後封你個爵位嗎?封號你挑挑看。”

柳顏歡大吃一驚,“真要讓我當女王爺?那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就這個,逍遙王!”

淑儀遲疑,“你是不是在暗示朕給你的活太多了?不會當了逍遙王后,就不幹活了吧?要是這樣,這個封號不吉利。”

柳顏歡:“......”

命苦啊,逍遙王也要給皇上當牛做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