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河

巨大的黑灰色真菌時不時吐出一陣陣濃煙。

散發著藍色熒光的孢子充斥著整個峽谷,匯聚成了一條熒光閃閃的光路。

要是從遠處來看的話,就像蜿蜒曲折的發光長河。

如果不是弗洛倫斯說這裡絕對沒有危害的話,莫妮婭怎麼也不可能踏入這種地方,凡美麗者必有其害,可以說是大家都心知肚明的準則了。

有著這樣一條長河在頭頂照明,愛莎也不需要用夜視的魔法了。

這個法術愛莎必須要一直消耗著魔力來維持它,一直使用的話對身體的消耗和負擔還是不小的。

不過對於這種負重訓練莫妮婭還是支持的,還真別說,這貌似為她打開了一條新的思路。

尋找更強的對手太難了,但削弱自身相對廉價極了,有機會的話少女打算收集一堆滿是負面效果的裝備。

愛莎好奇的戳了戳一旁圓滾滾的真菌,結果對方砰的一聲吐出了一堆熒光孢子,嗆得她連連後退。

“…我覺得還是離這東西遠點好吧,雖然他說這東西沒有危害,但那是對他們本地人來說…沒準這些東西就是靠著吞噬屍體長這麼大的呢…”

“咦——那樣的話可真噁心。”愛莎連忙擺了擺手,跳開了那片區域。

“不過只是單純看著的話倒是不錯的。”

莫妮婭抬頭看了看這條美輪美奐的天河,剛才噴出的孢子也融入其中,一同漂往不知盡頭的地方。

“不過,這副場景,果然是在傳說中才會出現的吧,真美呀…”

不過…真的沒有任何危險嗎,還是快點走吧…

終於,腳下再也沒有出現任何幽藍的真菌,總算離開了令人驚豔的峽谷。

少女看向一旁的天河,依舊在漫延著飄向看不到盡頭的方向,要說不好奇那是不可能的。

換作以前莫妮婭肯定得去看一眼才算甘心,不過現在還是算了,這種一看就有危險的東西還是不去碰了。

撲火的蛾子沒被燒成灰燼,儘管依舊渴望光明,但在痊癒之前,卻會對其躊躇不前。

穿過潮溼滴水的通道,走到出口,莫妮婭總算知道為什麼弗洛倫斯說只要出了峽谷就一定能找到。

城市正坐落在巨大空洞的中心,連綿的建築漫延到了洞口的不遠處。

亮,太亮了,這是在暗無天日的環境中呆了不少什麼的莫妮婭的感覺。

整個城市都閃著光,雖然不是強烈的光,但對於已經開始習慣黑暗的愛莎和莫妮婭來說,無異於直面璀璨的烈陽。

一時間竟然有點睜不開眼,抹了抹無意間流出淚水,在勉強適應後,少女開始打量起這個城市。

明明是在暗無天日的地下世界,但城市卻格外的耀眼,與此格格不入。

少女想起之前瞭解到的東西,地下世界原本的居民其實非常稀少,這個世界的絕大多數居民都是在漫長歲月中遷移到這裡逐漸發展的上界種群。

聽說他們在這裡呆了這麼久,莫妮婭還以為他們應該早已適應了黑暗的環境,但現在看來並沒有這樣。

看向這個城市,少女的思維有些紊亂,這座城市到底是什麼。

是希望嗎,在難熬的永夜中的慰籍,是危險嗎,對趨光的生命的牢籠,或許都不是,僅僅只是習慣罷了。

打住了奇怪的想法和情緒在心裡的萌芽,略微思索後,莫妮婭還是帶著愛莎進入了這陌生的地域。

這裡並沒有什麼城牆和守衛,輕而易舉的便能進入城市,沒有什麼阻礙。

光亮來源於一種古怪的植物,像藤蔓一樣生長在城市的各處,為所有的地方都提供了光照,明顯就是專門用來做照明的植物了。

走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讓少女恍惚間有種回到了家鄉的感覺,在西大陸的北方呆了太長時間,那裡都是人族,其他種族幾乎見不到,簡直是稀有品,當然,奴隸除外,這在那邊可是相當受歡迎的。

每天看到的都是千篇一律的人族,都快給少女看吐了,如今來到這裡見到的確實各種各樣的傢伙,對於家鄉的感覺撲面而來。

給少女都快感動到了,對這裡的好感度蹭蹭上漲,彷彿又回想起來曾經的無比瀟灑的崢嶸歲月。

沿著大道一路向前走,弗洛倫斯所說的最高的建築就在道路的盡頭處,它以著遠超出周圍建築的高度傲立於此,一眼就能找到。

這是一個類似於塔一樣的東西,但並沒有裝上門,也沒有人看守,只是刻著一些奇怪的的符號。

看到這東西的瞬間莫妮婭腦海裡一震,她怎麼可能會忘了這是什麼東西。

這是當時在灰崖之下的古老遺蹟中的符號,周圍的花紋雖然已經磨損的看不見了,但少女可是清晰地記得它的形狀和走向。

這麼說的話,原來那裡與下面有著某種聯繫嗎,反正要接觸這裡的主人,如果能夠順便解開一個謎題的話也不錯。

一踏入塔內,一種古老蒼涼的感覺就如同潮水一般湧來,隨著不斷深入,也在不斷擠壓過來,彷彿要將一切外來物驅逐出去。

一扇門虛掩著,似乎在引誘著誰來將其打開。

莫妮婭帶著愛莎慢慢來到門前,正準備敲門時,一道聲音從裡面傳來。

“進來吧。”

既然對方都這麼說了,那麼莫妮婭也就不客氣了,說了一聲打擾了,便直接推開了門。

屋內很簡單,只有一張寬大的桌子,桌子後面正坐著一位青綠髮色的女子,對方正歪著頭,饒有趣味地盯著她們。

女子站起身來,她的身體似乎非常纖細,有點搖搖晃晃的,她邊說話邊往莫妮婭這邊靠近。

“看你們來的方向,竟然是從撒克裂谷那邊過來的,真是不可思議,沒被那些蠕蟲吃掉真是萬幸…”

但話音一轉,又開始質問起來。

“但據我所知,那邊是不知道荒廢了多久的禁地…你們怎麼會從那裡出來!”

雖然身形纖細,但那女子卻十分高大,莫妮婭踮起了腳也才到對方胸口。

被對方這樣盯著,莫妮婭也不由得吞了口水,氣勢一下子矮了下去,就像是回到了曾經被爺爺狠狠教訓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