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阿淼 作品

13 第 13 章

紀忱江雖不是如外面傳說那樣衝動易怒,但年幼失怙,母妃又蛇蠍心腸,他經歷諸多艱難才掌控了南地,也並非什麼好性子。




在他長大後,就連祝阿孃也不會這樣與他說話。




這小女娘大概以為好幾次算計下來都沒事,他倒成了個沒脾氣的。




紀忱江眼神冷冽,已經生了攆人退貨的心思。




傅綾羅沒等紀忱江徹底生怒,伏在地上整理好思緒,很快開口。




但她說的話讓喬安都變了臉色。




“綾羅與王上保證過,但凡來前面伺候,必定竭盡全力效忠王上,若王上連我站在您身邊都不允准,那您不該給我這個機會。”




最主要的是,若她不能站在王上身側,墨麟閣乃至王府裡所有人,都不可能服她。




所以這個虎鬚她不得不捋。




紀忱江氣笑了,伸出手點點傅綾羅,火氣已經堵到嗓子眼上。




喬安壓著狂跳的心窩子,搶先開口,“王上,我覺得傅娘子說的有道理,若您不讓她在屋裡伺候著,只有夫人們來的時候才進屋,那些探子也不會信啊。”




喬安邊說邊衝紀忱江擠眉弄眼,盼著消了王上的火氣。




紀忱江淡淡乜喬安一眼,這小女娘第一刀往他身上捅,第二刀絕對是面前這傻子。




衛明說的沒錯,喬安是那種被人賣了,還要替人數錢的主。




叫喬安這麼一打岔,紀忱江突然懶得再說什麼,剛才被驚醒的起床氣也漸漸消散。




他冷著臉起身,讓喬安伺候洗漱。




喬安很是鬆了口氣,他真怕王上叫傅綾羅滾回後宅,那他喬安的傢伙事兒可怎麼辦?




“還不快起來,伺候王上去書房處理政務。”喬安伺候王上穿好衣裳,扭頭見傅綾羅還跪坐在地,小聲提醒傅綾羅。




傅綾羅揉了揉腿,心裡叫苦。




雖然她覺得自己對定江王的害怕與日漸輕,但面對他的怒火,再加上跪得有點久,她腿還是有點使不上勁兒。




紀忱江淡淡掃了傅綾羅一眼,“我用膳不喜有人在身邊站著,何時伺候,喬安你與她說清楚。”




喬安趕忙應下來,等紀忱江離開,喬安才趕緊過去拉傅綾羅起身,“你不會嚇軟了腿,起不來吧?”




傅綾羅看喬安清秀的面上露出疑惑,下一步估計就要嘲諷。




她能給喬安這個機會?




傅綾羅不動聲色站好,“我只是沒用朝食,身上沒力氣,勞喬大伴與我說說,在王上身邊伺候的忌諱。”




喬安懷疑地上下打量傅綾羅一番,見她面上端得住,輕哼了聲,“這頭一條,就是不得狗膽包天,以下犯上。”




他現在心窩子還跳得厲害,也不知道這女娘到底是要嚇死誰。




“有小朝時,王上寅時三刻起,若無小朝,基本是卯時起身,小朝五日一次。”




“你要在屋裡伺候,記得在四尺外伺候,若非不得已,儘量不要近前。”




“王上的一應起居,都是我來伺候,院子裡和勤政軒那邊,都是衛長史管。”




“還有一條,你須謹記。”喬安說著,上前幾步輕輕抽了下鼻子,滿意點點頭,“你帶來的人都記得交代好了,墨麟閣裡伺候的人,身上不得有任何異味,薰香,花香,啥味道都沒有是最好的。”




傅綾羅心想,大致跟衛明和祝阿孃跟她交代的沒什麼出入。




她小聲問,“那王上飲食上可有什麼喜好和忌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