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阿淼 作品

7 第 7 章(大修)

衛明忙完回到王府,已是夜半時分。




他從衛喆那裡得到王上允准的消息,也欣喜地鬆了口氣。




其實此事風險不小,王上不喜人算計,若非有祝阿孃在,王上肯定會罰他們。




第二日一大早,衛明就令小廝送了消息過來。




如傅綾羅這般穩妥的女娘,都差點高興地蹦起來。




她手心還疼得厲害,早上為了讓祝阿孃喝藥,她不得不跟著喝了一碗安神湯,口中還殘留淡淡苦味。




可傅綾羅心裡一圈圈漾著甜。




有了王上的吩咐,立女戶的事想必很快就能辦妥,她心裡緊繃的那根弦總算能鬆下來了。




“寧音,你快去將鋪子送來的那些賬本子拿給我,我抄錄一下嫁妝名冊。”




想立女戶,嫁妝名冊是要給傅家族老看的,此事宜早不宜遲。




寧音脆生生應下來,主僕兩個都迫不及待,只兩日功夫就收拾好了數目不菲的嫁妝冊子。




這回不只傅綾羅眼下有淡淡青痕,連寧音眼底下也出現了淺淺青黑色。




可兩人精神都很振奮。




傅綾羅將冊子收到匣子裡,笑著遞給寧音,“你這就給明阿兄送……”




她話還沒說完,外頭傳來了婢子的聲音——




“傅娘子,傅家有客來探望您,祝阿孃準了。”




傅綾羅愣了下,臉上的笑落下,眸光轉冷,疼痛都沒讓她皺起的眉頭,緊緊蹙在了一起。




寧音臉色也垮下來。




這些年傅家二老和二房做的事,讓寧音聽人一提起傅家,就跟吞了米田共一般噁心。




但隨即她想起個事兒,趕緊安撫傅綾羅,“娘子,來的應是大公子,傅家惦記接您回去,大公子讓人給我傳話,說會勸家裡消停些。”




寧音說的大公子,是被過繼給傅家大房的傅華嬴,傅綾羅如今名義上的弟弟,二房曾經的嫡幼子。




傅翟死的當日,隔壁二房就跑到大房府裡,攛掇著傅家老兩口,逼傅綾羅的阿孃楊婉在傅翟屍首面前,過繼了二房子嗣。




不等過夜,兩個昏聵的老東西就將楊婉趕到了偏院去,美其名曰寡婦得過得清淨些。




若非如此,也不會刺激得柔弱無助的楊婉在傅翟死後第二日,就一杯毒酒跟著去了。




收拾傅家的時候,傅綾羅沒忘了這個弟弟,既然傅華嬴歸了大房,二房就別想教壞了他。




在衛明和衛喆的幫助下,傅華嬴算繼承了傅翟的衣缽,如今就在定江王府做低等護衛。




許是受傅翟袍澤教導影響,他與其他傅家人不同,更親近傅綾羅。




只是……寧音偷偷看向依然冷淡的傅綾羅。




雖說娘子對這個弟弟一應安排妥帖,但見面時,從來都是不假辭色。




所以先前,寧音也沒敢告訴娘子這事兒。




傅綾羅意料之中地嗯了聲,祝阿孃疼她,能允准來見她的,也不會是別人。




她起身坐到圓桌前,語氣清冷,“讓他進來吧。”




傅華嬴等不及寧音伺候,便自己蹬了烏皮靴跑進來。




他比傅綾羅小一歲,身穿藏藍色侍衛束身袍子的少年,已有了茁壯模樣,比傅綾羅略高些,只是膚色曬得有點黑。




他長相不隨二房,更像傅翟,尚且稚嫩的五官很清秀,只臉龐線條硬朗偏冷,看得出將來會是個丰神俊朗的兒郎。




“阿姊!我聽明阿兄說你受傷了,你沒事兒吧?”一進門,傅華嬴就操著略有些變音的嗓音迫不及待問道。




傅綾羅倒了杯新茶,面無表情推過去,“你來找我,就為此事?”




傅華嬴張了張嘴,原地轉了幾下才落座,端過茶水咕咚咕咚灌下去,掩飾不自在。




他從演武場一路跑過來,確實渴了。




傅綾羅不說話,寧音也不敢這時候活躍氣氛,只小心翼翼接過茶壺在旁伺候著。




傅綾羅端著杯溫水,不緊不慢喝著,等傅華嬴開口。




連著喝下兩杯茶,傅華嬴期期艾艾看向傅綾羅,“阿姊,你打算何時成親?祝阿孃可有替你尋合適的郎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