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東向東 作品

第766章 鬱悶的劉海中


在這種情況下?,

 

劉海中再也忍不住了?,

 

板著臉對棒梗說道:“棒梗?_[(.)]???%?%???,

 

你小子?,

 

我看你是吃了豹子膽了,我再怎麼說也是你的長輩

 

你小子現在竟然沒有一點禮貌嗎?就這麼對待你的長輩的嗎?”

 

聽到劉海中的話,棒梗冷哼一聲說道:“劉海中你在胡說什麼呢?

 

什麼長輩呀,我看了你是老糊塗了,我跟你壓根就沒有任何關係,你憑什麼自稱為我的長輩

 

你以為你年長几歲多吃了幾年大米飯就能夠當別人的長輩了嗎?我呸,你簡直是痴心妄想”

 

劉海中沒有想到自己剛說了一句話,就被棒梗劈頭蓋臉的教訓了一頓

 

他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如何對付棒梗了

 

如果這個時候換成是剎住或者是賈東旭。

 

劉海中可以直接衝上去,劈頭蓋臉的甩他們一頓

 

但是

 

棒梗很明顯,比他要小一輩兒

 

他要是敢收拾棒梗的話,那就是以大欺小

 

要是別人看到了,肯定會指責他的

 

劉海中這個人也是非常要臉面的人,要不然在從二大爺的位置上碾下去之後,也不會這麼的鬱悶

 

劉海中最終咬了咬牙,指著棒梗的鼻子說道:“好小子,你竟然敢這樣的對待我,以後你在大院裡面有什麼事情的話別怪我不罩著你”

 

棒梗哈哈大笑,兩聲說道:“劉海中,你在開什麼玩笑呢?我這個人怎麼會需要你的照顧呢?

 

再說了你現在連大院裡面的管事大爺都不是了,你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住戶,你有什麼本事去照顧別人呢

 

我看看你還是照顧好你自己吧,以後啊,你在大院裡面也別求著我辦事”

 

劉海中沒有想到棒梗竟然是這種態度,他覺得如果繼續談下去的話,只能是自討苦吃

 

劉海中咬了咬牙說道:“棒梗好好好,這件事情我記住了”

 

說完話,劉海中轉過身氣呼呼的離開了他,決定以後一定要想辦法讓棒梗知道什麼叫做真正的厲害

 

棒梗對於劉海中的威脅,壓根就不以為然

 

在他看來,劉海中現在已經在大院裡面被李衛東欺負的連頭都抬不起來了

 

像這樣的人有什麼作為呢?

 

劉海中離開之後,已經接近天黑了棒梗

 

又蹲在那裡等了足足三個小時還是沒有看到閻解成回來

 

眼看已經到了晚上十一點鐘,棒梗還是沒能看到閻解成的身影,他這個時候才感覺到有一點不妙

 

“閻解成這傢伙難道說是在騙我的,他難道說拿著我的錢逃走了?”

 

這樣想著棒梗,立刻站起了身,他這個時候也顧不得回家休息了,快步來到了軋鋼廠

 

他要找閻解成算賬

 

這個時候軋鋼廠已經下班了,廠門口緊緊的關閉了

 

棒梗走到門崗房前面,在玻璃上重重的敲了幾下

 

“快開門,趕緊給我開門啊”

 

如果在平常的話,棒梗的態度也不會這麼惡劣,但是現在棒梗一想到自己。竟然被騙了四百塊錢他的心中就充滿

 

了怒火

 

那些保衛幹事們正在門崗房裡面閒扯,打發無聊的時間。

 

聽到棒梗的話之後,立刻冷下了臉

 

張幹事站起身走了,出的:“你是誰呀?在這裡咋咋呼呼的”

 

棒梗冷哼一聲說道:“你管我是誰呢?我告訴你啊,趕緊把大門打開放我進去,我要進去抓騙子”

 

聽到棒梗的話,張幹事有一點摸不著頭腦。但是他立刻皺起了眉頭:“同志,我不管你跟我們軋鋼廠有什麼誤會,現在我們軋鋼廠已經下班了

 

如果說你敢在這裡鬧事的話,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張幹事其實是已經做到了,非常有禮貌

 

原因很簡單,軋鋼廠是重型工廠,並且現在軋鋼廠的車間裡面還生產摩托車,防衛相當的嚴密

 

在這種情況下,他怎麼可能會放人進去呢?

 

但是在棒梗看來,就不是這麼回事了

 

“好啊,你竟然敢攔著我,你是不是想袒護閻解成那個騙子我告訴你

 

我可不是一般人,我是四合院裡面的棒梗

 

我現在給你一次機會,你馬上把門打開,要不然的話我對你不客氣了!”

 

張幹事沒有想到棒梗的反應會這麼的大,他皺了皺眉頭,當時還想再繼續解釋幾句

 

這個時候李科長剛好下班路過了大門口,看到有人在鬧事,他快步走了過來

 

李科長看著張幹事問道:“小張是怎麼回事?現在已經下班了,怎麼還有人在這裡吵吵鬧鬧的”

 

張幹事連忙把事情的了一遍:“李科長我們也不知道啊,這傢伙不知道是從哪裡蹦出來的,跑到我們軋鋼廠來,他表示他要到我們軋鋼廠裡面來抓騙子!

 

你看看我們軋鋼廠裡面哪裡有騙子啊?剛才我已經跟他解釋了,但是他不聽啊,還要在這裡鬧事”

 

李科長上下打量了棒梗一番,棒梗年紀不大,李科長也決定不再跟他一般計較

 

李科長走上前看著棒梗說:“這位同志,我覺得你可能有什麼誤會,我們軋鋼廠並沒有一個叫做閻解成的人

 

考慮到這只不過是一場誤會,現在我給你一個機會

 

你現在馬上離開這裡,我也不跟你一般見識

 

但是如果是你要敢在這裡再繼續大吵大鬧的話,那麼就別怪我對你不客氣了”

 

李科長對於扎鋼廠的紀律要求的非常嚴

 

如果說了解李科長的人都會清楚,肯定是做出了很大的讓步

 

但是棒梗並不這樣認為,他覺得李科長還是在袒護閻解成

 

“好啊,你是軋鋼廠裡面的領導是吧?我告訴你吧

 

閻解成已經進到了你們軋鋼廠裡面,現在你竟然攔著我,不讓我進去找他,你就是在袒護他,我告訴你吧,我也不是好欺負的,如果說你不讓我進去的話,我就跟你沒完”

 

李科長看著棒梗皺起了眉頭:“好小子,我看你今天是一定要給我們找麻煩了”

 

“什麼找麻煩?我是來抓騙子的,你們不讓我進去抓騙子,我看是你在給我們找麻煩

 

才對?”

 

聽到棒梗的話,李科長知道這件事情已沒有再談下去的必要了

 

他衝著棒梗揮了揮手說道:“把這傢伙抓起?♂?♂???”

 

那些保衛戰士們早就看棒梗不滿了,只不過他們考慮到扎鋼廠的形象才沒有抓人

 

現在聽到保衛科長的命令,那些保衛幹事們立刻衝了上來,直接將棒梗按倒在地

 

棒梗這個時候還想掙扎兩下,只不過他哪裡是那些保衛幹什麼的對手

 

棒梗臉上很快就捱了幾拳鼻青臉腫了起什麼強硬的話了

 

“大哥大哥這是誤會啊,別打啊,別打啊?”

 

李科長當然不能夠讓棒梗被打壞了,他攔住了那些保衛幹事,讓保衛幹事們把棒梗押回了保衛科

 

李科長原本是打算下班的,遇到了棒梗這件事情他也只能夠再加一個班了

 

李科長坐在審訊室裡面看著棒梗問道:“你叫什麼名字從哪裡來的?為什麼要來我們軋鋼廠鬧事呢?”

 

要是在以往的話,棒梗肯定會吹鼻子瞪眼,反駁李科長几句,但是他剛才已經被打慘了,他害怕再次捱打

 

所以棒梗連忙老老實實的說道:“我叫棒梗,我家住在四合院裡面,我是秦淮茹的兒子,我今天之所以來到這裡是因為閻解成騙了我四百塊錢”

 

“我剛才不是告訴過你嗎

 

閻解成不是我們軋鋼廠的人,你為什麼一定要到我們軋鋼廠來了”

 

聽到棒梗是秦淮茹的兒子,李科長的情緒也變得緩和了一些

 

他是認識秦淮茹的,也清楚秦淮茹是李衛東的鄰居,不管怎麼樣,這個面子總歸是要給的

 

棒梗氣憤的說道:“雖然說閻解成不是你們軋鋼廠的人,但是他表示能夠從軋鋼廠摩托車車間裡面搞到摩托車票,我才會上當受騙的,並且他藉口來到這裡拿摩托車票,然後一去不復返了,我不找你們砸鋼廠我找誰啊”

 

聽到棒梗的話。李科長覺得有點好笑:“棒梗你想過沒有?既然閻解成能夠騙你,他能夠搞到摩托車票,為什麼他不能夠騙你跟摩托車車間沒有關係的

 

我這樣告訴你吧,我們摩托車車間裡面要求非常嚴格

 

別說一個閻解成了,就算是我們廠的廠長,也不可能從摩托車車間裡面把摩托車票搞出來

 

所以閻解成之所以這麼說,自始至終就是在騙你,你小子被人騙了。竟然跑到我們軋鋼廠來鬧事”

 

聽完李科長的話,棒梗這個時候才明白事情的原委

 

他站起身說道:“李科長,既然這是一次誤會,那我就先離開了,你放心吧,我不會追究你們軋鋼廠保衛科幹事打我的事情的”

 

聽到這話。

 

李科長差點笑出聲來:“好小子,你以為我們軋鋼廠是什麼地方啊?我告訴你們我們軋鋼廠是國內的重點工廠

 

你現在在我們軋鋼廠裡面大吵大鬧了一番,你竟然覺得沒有什麼事情了,可以離開了,你難道不覺得你自己的想法太天真了嗎”

 

“那你想怎麼樣?”

 

“我告訴你吧,

 

就憑藉你今天鬧事的事情,我就能夠狠狠的收拾一頓,然後關你個十年八年的?”

 

聽到這話,棒梗嚇得臉色發白,連忙苦苦哀求道:“領導這只不過是一個誤會啊,你可不能夠這樣對待我啊

 

我是秦淮茹的兒子,還得麻煩你把這件事情告訴秦淮茹。

 

罰款怎麼樣?我讓秦淮茹來繳納罰款?”

 

李科長沒有想到棒梗竟然會這麼簡單的就把秦淮茹出賣了

 

只不過在這個時候他也沒有別的什麼更好的處理辦法了

 

按照規定,李科長確實可以把棒梗關押幾年。

 

但是棒梗畢竟是李衛東的鄰居

 

如果說上綱上線的話,對李衛東的影響也不好

 

所以說把秦淮茹叫過來批評一頓,然後再罰一點錢就成了最好的選擇

 

這樣想著,李科長喊來了一個保衛幹事,讓他去四合院裡面走一趟

 

這個時候秦淮茹正在家裡面焦急的等著棒梗回來

 

在以往棒梗雖然說也經常很喜歡在晚上出去跟朋友們玩耍,但是他都是吃過晚飯才出去的

 

今天棒梗卻沒有回家吃晚飯

 

秦淮茹在門口朝外面看了好幾次,都沒有發現棒梗的身影

 

“這個棒梗到底幹什麼去了?他難道不知道家裡人在替他擔心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