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美死亡 作品

第七十九章 天赋异禀

    突然,我找到了一丝漏洞,之前我着重于思考他为什么会两年来做同一个梦,想想又不对,他说他做梦的时候,首先说了总能梦见那个死去的女孩儿,但他说出来的梦境里只有他自己被一辆黑色的轿车撞死,并没有那个女孩儿。13579246810我问道:“你不是说你会梦到那个女孩儿吗?可你说的梦里并没有那个女孩儿啊。”

    金鹏皱起了眉头:“奇怪的就在这里,梦里,我很清晰的知道我想见她,似乎我到那个十字路口就是为了见她,可我却没有在梦里看到过她,做梦的时候,她只是在我思想里存在,并没有出现过,场景只有一个,一个人也没有的十字路口,我被车撞死……”

    越说越邪乎,我想不明白:“那这两年来除了做这个梦你还遇到过其他什么怪事吗?”比如灵异事件什么的,要是只是单一的做这个梦,那就很难断定怎么回事了。要是那个女孩儿恨他,想对他不利,不可能时隔两年都没动手,只是让他做同一个梦。金平之前也说了,金鹏是一直身体都不太好,并不是近两年才开始身体不好的,所以他现在的状态跟那个女孩儿可能也没多大关系。多多少少被这个持续两年的梦折腾得有点精疲力竭吧。

    他想了想说道:“我说我曾经看见过我死去的母亲你信吗?就在前不久……我看见她在深夜走进了我爸的卧室,可我不敢告诉任何人,没人会相信我的话,一个死掉的人,怎么会出现呢?我觉得我自己开始出现幻觉了,我怕自己已经患上了严重的精神病……”

    前不久看见过他母亲走进他爸的卧室?这个倒不像是幻觉,这事情的确发生过嘛,他母亲的魂魄为了提醒她爸,不止一次的在半夜去找过他爸。

    他现在怀疑这是幻觉,多半他爸也没把发生的事告诉他,我也不好都说出来,毕竟一个正常人,突然听到这些万一吓到他呢?

    我说明天再来看看,然后就回去了。我自己不懂也不好瞎忽悠,我又不是江湖骗子。

    回到家里,我等着死鬼阎王回来,天快黑的时候,好不容易把他盼回来了,当我提起金鹏找我去过的时候,他只是淡淡的说道:“我的话你都当耳旁风,让你在我回来之前别出门,你倒好,偏要对着干。”

    我撇了撇嘴说道:“我这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吗?我又没出什么事……你一定知道金鹏这事儿是怎么回事对吧?帮了他爸,总不能不管他吧?”

    死鬼阎王摘下面具斜了我一眼说道:“我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但这事儿,我们最好别管,特别是你,不准靠近他。以后你再敢不听我的话,就别想赚钱了,你那么喜欢钱,不会自断财路吧?”

    我有些郁闷,金鹏的事很棘手吗?为什么就不能管?还让我不准靠近金鹏,我总觉得他有私心……

    我想知道还有没有戏,试探的说道:“可我已经听完他的故事,然后答应帮他了,你想让我言而无信是吗?”

    他不以为然,撩起了一缕长发淡淡道:“自己作的,怪谁?他这事儿你管不了,我是不能管,一切自有定数。有的事情你可以插手,那不过也是顺水推舟罢了,但有的事就是不能管,管了就是逆流而上,不,严格的说是逆天而行。”

    我不太明白这其中的道理,但是我又觉得金鹏的事已经去了解过了 你所看的《阎王妻》的 第七十九章 天赋异禀 已启用防盗模式,只有半章和上一章内容接不上。后面隐藏部份请到百度搜:琦书屋 进去后再搜《阎王妻》 观看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