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漓 作品

第四十八章 铁石心肠

    纳兰媛姬不顾一切顶撞萧奕洵,这让龙霁云心中焦焚一片,心想这离漠公主,个性太过刚直,怎么不知避人锋芒的道理?她如此出言相激,只会让萧奕洵更加愤怒。

    果不其然,萧奕洵当下便要叫人打断柔安的双手。龙霁云眼见不好,忙出声道:“小三哥,你手下留情。”

    “龙霁云,你闭嘴。”萧奕洵淡淡扫了一眼龙霁云,眼里的冷峻表明了他的态度,他不接受任何人的劝解,即便是你龙霁云,也不行!

    萧奕洵这般决绝,龙霁云心知自己出言也是无用,只能退到一边,看情况实在不行,便要去派人找龙庭飞了。

    一听萧奕洵要废柔安双手,一向待柔安如姊妹的纳兰媛姬怎能舍得,她一把冲过去抱住柔安,盯住萧奕洵:“王爷,你断了柔安一双手,不就是要柔安的命么?”

    “她犯了错就要受罚,只断她一手,我已足够手下留情了。”

    “柔安只是无意,她只是关心我。王爷如果真的要罚,便罚我吧。”纳兰媛姬护着柔安,决不允许一人伤害柔安。

    “一个人犯的错,一个人担。纳兰媛姬你管教不严,也要受罚,不必这么着急。”萧奕洵冷漠地话语没有一丝温度,这让纳兰媛姬的心犹如浸没在冰雪之中,她不能相信,这样的萧奕洵怎么会是前两天还对着自己温柔的笑,还颇有兴致带着自己去归鹤楼的那个男子?

    她看见萧奕洵手中紧紧捏住的丝帕,陡生悲凉,仅仅是一张秦婉词的丝帕就能断了他们之间的情谊么?

    又急又气又哀又怒,纳兰媛姬苍然冷笑:“请问王爷,如果,今天弄坏了这张丝帕的人是墨香,王爷还会生气到要打断墨香的一双手吗?还是说,王爷仅仅只是因为墨香是豫昭王妃的婢女,所以不会受罚,而柔安是离漠的人,是我的婢女,王爷才会这样冷漠无情吗?王爷不觉得不公平吗?”

    纳兰媛姬此话一出,龙霁云当即大惊失色,墨香也震惊地看着纳兰媛姬。她怎能说出这样的话?此话一出,便再没有回转的余地了。

    龙霁云深为惋惜,离漠的公主,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毁灭你和三哥之间的感情啊!

    作为旁观者,他看得出,萧奕洵是喜欢纳兰媛姬的,但也仅仅只是喜欢,一年的相处,不至于让萧奕洵忘记秦婉词,也不足以让萧奕洵接受纳兰媛姬。但是她确实在萧奕洵的心里有着不一样的地位,不然萧奕洵不会带她来洛阳祭奠淑懿太后,祭奠自己的母亲。

    可是,纳兰媛姬太过刚直太过倔强,虽说一点点的倔强与固执确实能够让萧奕洵侧目,但是不顾形势,一味固执刚强,在纳兰媛姬还未在萧奕洵心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之前,屡次触怒萧奕洵,触及萧奕洵的禁忌,这样的行为所带来的结果是毁灭的。更何况,刚刚的那样的话在这个时候怎么能说出口?她真的不该在这个时候拿墨香与柔安作比,更不该拿自己与秦婉词相较……

    萧奕洵没有生气,没有动怒,他只是静静地看着“斥责”自己不公平的纳兰媛姬,看着她眼底的不屈和倔强,他轻垂目光,微不可闻地叹息了一声,纳兰媛姬,你终究让我失望了……

    “媛姬,”萧奕洵淡淡的开口,声音平缓地好似无风的池塘,安宁却孤寂,“你真的太不懂事了,我以为在你心里,不会有这样的想法。”

    媛姬一愣,这才发现刚刚自己冲动之下说出的话有什么含义,她这是嫉恨自己在萧奕洵心中的地位不如秦婉词么?强忍心中的委屈,她不愿在这里倒下,不愿在这里屈服。她认定,萧奕洵今天如果责罚柔安,便是对自己最大的羞辱,事已至此,她已无路可退:“我本来是没有的,可是我现在有了。我从不希冀自己能够及得上豫昭王妃,可是难道我连一丝的公平都不能得到么?”

    萧奕洵的眉宇间已经有了疲倦和厌烦,显然他并不想和纳兰媛姬继续争吵下去,他冷冷一笑,眼中的无情如同刀锋,看穿了看穿了纳兰媛姬所有的想法:“你凭什么要求得到我的公平?在且柔,如果你的宫人无意毁了你最心爱的东西,你就不责罚了?纳兰媛姬,你的所谓的公平只不过是希望我看在你的面子上放过柔安。你既有私心,又何必说的这么冠冕堂皇?非要和我谈什么公平呢?”

    他的话辛辣直白,毫不留情地揭露了纳兰媛姬心底的想法,她登时青了脸色,充满了被揭穿的尴尬与羞愤。

    “所以,有的恩典,本王想给就给,不想给的,谁求都没有用 你所看的《锦绣凰途》的 第四十八章 铁石心肠 已启用防盗模式,只有半章和上一章内容接不上。后面隐藏部份请到百度搜:琦书屋 进去后再搜《锦绣凰途》 观看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