砯涯 作品

Cha双pter 48(双更)

    【满灌疗法】

    孙万军活了大半辈子,位高权重的见过不少,但像身后这位亡命徒一样的家伙,这也是头一回见着。对方那番话他一字一句听得清清楚楚,可到最后也猜不出来人究竟是个什么身份。

    ——他为什么说自己是“死人”?

    孙教授斜眼瞟向桌面上放的那张亲子鉴定证明,目光特意停在了“陆研”这个名字上面。

    陆家的三少爷是谁,国内恐怕没几个能对得上号的人,舆论对这位不为人知的陆三少的印象仅停留在西山雨夜的那场车祸。据说山崖下的大火烧了整整一夜都没能被暴雨浇灭,两部肇事车辆只剩下焦黑的框架,更别说车里的人。可身后这位明显是来拿伪造结果兴师问罪的,难不成那句“死人”就是在说他是陆家三少爷的人?

    孙万军心念电转,额头顿时沁出了一层冷汗,感觉这次真是碰上了一个非常要命的家伙。他不敢掉以轻心,要不谁知道这个替“死人”讨公道的家伙下一刀会不会直接插|进他脑壳里?

    他收人钱财替人办事不假,可毕竟已经这把年纪了,本来就是应该拿着那些钱安享天伦之乐,踏踏实实再过个十来年,任何一笔买卖都犯不着他把自己这条老命搭进去。

    这么一想,孙万军转了转眼眶里那两颗浑浊的眼珠子,用尽可能诚恳的语气颤声说:“大概半年以前,当时陆氏集团的董事长陆承瑞先生被人介绍找到我,说是想给他的几个孩子做亲子鉴定。这种事在我们这里并不罕见,有钱世家嘛,难免会出现那种事。但奇怪的是,约定见面的那天,除了他本人和几位随行之外,还带了个律师过来。等细谈完我才知道,他是打算提前把财产分配好,而鉴定结果决定了对应分配给每位子女的遗产分配是否生效。”

    陆研听完就察觉到这个时间点有问题,打断他,插话道:“陆先生有没有透露这么做的原因,是因为身体问题?”

    “应该不是。”孙万军道,“他心血管疾病的主治医师也是我们医院的教授,我出于好奇向他询问过陆先生的病情,说是的确又复发的迹象,建议吃药辅助调理,必要时再住院观察,但还不要立遗嘱的时候。所以我想,陆先生大概就是单纯察觉到某个孩子的身份有问题了吧。”

    陆研静了几秒,说:“知道了,您继续。”

    刚才孙万军说的只能算是背景,除了时间点不同之外,大体内容陆研都能猜到,但一纸证明拍在了两人面前,很明显“伪造”和“授意伪造的人”才是重点,而这两个他还一个字都没有提到。

    陆研很清楚这好家伙心里多半有盘算,先说点无关紧要的东西就是为了试探他的态度,所以说完上面那句话,他毫不客气加大手掌上的力道,按得整个办公桌都狠狠颤了一下。

    孙万军疼得倒抽口凉气,赶紧继续,生怕对方再说出点什么来。

    他说:“我们当时约定的是一个月后开始,因为他说有个孩子不在国内,办理各种手续再加上回国需要些时间。但随后没过多久,新闻上就开始出现陆先生病重的消息,这期间他只托人要求我延期了几次预约时间,并在最后一次的时候给我带来了国内三位子女的头发,叮嘱我尽快出结果。”

    闻言,陆研霍然睁大眼睛,却什么也没说,静待孙万军继续说下去。

    孙万军道:“这份结果,就是根据陆先生提供的头发做出来的dna检测,但是……”他声音一顿,眼睛不安地朝后瞟了瞟。

    陆研虽然戴了口罩,可出于谨慎,他连一点外貌轮廓都不想在这老家伙的印象里留下,所以特意站在了完全背对的位置。见状瞬间明白接下来的才是重点,于是说:“您实话实说,我保证什么都不会做,要是再拖延,我也就没耐心了。”

    孙万军赶忙点头,道:“但是再把结果交给陆先生以前,陆家又来了个新的接洽人,重新出了更高的价格,要求我把这份鉴定结果上的名字换成‘陆研’,并且再伪造一份具备血统关系的证明,将原主的名字替换上去。”

    “本来我是没想答应的,毕竟陆家来头太大,两边都不好惹,这种钱多是多,可拿了也不踏实。我不想卷进这种遗产纠纷,但他们威胁我……我没办法,所以同意了……”

    陆研说:“那个新的接洽人是谁?”

    孙万军道:“不知道,每次约我见面都是晚上,看不清,也没报过姓名,说完事给了钱就走,一分钟都不多待,我就知道是个男人。”

    “那这份鉴定结果原本属于谁,您总是知道的吧?”陆研又问。

    孙万军闻言浑身一僵,静了半晌,才轻声回答:“是陆家的大少爷,陆博远。”

    在他看不见的地方,陆研无声一哂,心说陆承瑞到死恐怕都不知道,自己那位大儿子就是替别人养的,这事要是说出去,也真是贻笑大方了。

    “那陆云恒和陆思琪的鉴定结果有没有问题?”陆研说。

    他原本只是出于谨慎随口追问了一句,没想到那老家伙竟然点了点头。陆研当即大惊,质问道:“还有谁?!”

    孙万军被对方突然抬高的声调吓了一跳,哆哆嗦嗦地说:“陆二少也……也不是。”

    陆研:“……”

    那一刻陆研心里的震惊无以复加,这么说李淑君进门陆家门的前十几年,从身到心都在外面的某个男人身上,这也……太有意思了吧?!不过如此一来,陆研反倒是想起了那天在东煌总部的露台上,陆思琪对陆博远说过的那段话。

    “还有件事。”陆研道,“我听说陆家四小姐在来您这儿做鉴定的时候,曾经在抽屉里看见过一张显示为没有血缘关系的检测结果。我想问的是,这种需要高度保密的东西,怎么会被您随随便便的放在抽屉里,就那么轻而易举地被别人看见了呢?”

    此话一出,孙万军顿时就茫然了,心想这人知道的也太多了,竟然连陆思琪那么隐秘的经历都听说过,难不成还跟那位四小姐有关?这么一想他顿时觉得可能性的确非常大!毕竟陆家这代的四位继承人里,大少二少都不是陆承瑞亲生,如果非要划分阵营的话,陆三少和陆家小姐好歹还挂着个同父异母的兄妹关系,为了财产不落进外人手里,替三哥查明真相,这一点于人于己都是稳赚不亏的啊!

    到此,孙万军已经自动把身后那家伙带入为陆思琪的人,为了讨好保命,他特意站在了向着陆思琪的角度,回答道:“是这样的,本来这事再伪造完几份证明之后应该结束了,但这时候又有第三个人找到我。那人同样没说明原因,只吩咐我想办法把‘陆家继承人中有人非亲生’这条信息透露给陆小姐,事成就会给我一笔钱,所以我就……故意留了份鉴定结果在抽屉里,好让她看见。”

    “我怀疑——”孙万军见对方没做反应,又补充道,“我怀疑有人相对陆小姐做什么,不然也不会把这么敏感的东西透露给她知道。”

    这点不用他提醒陆研也能想到,陆思琪表面叛逆乖张,本质却单纯的很,从那日她毫无顾忌的将这事告诉陆博远这种行为就能看出来。

    陆研不动声色地把今晚收集到的信息在脑子里细细过了一遍,确定没什么遗漏以后,他取出手机按了录音暂停键,直接将音频材料发了一份到自己邮箱备份。然后收起手机,他垂眸扫了眼被按在桌上的老家伙,依然不说话,而是拿捏着力道,起手照着对方后颈砍了上去。

    孙万军连反抗的意图都没做出来,直接就被陆研砍晕了。

    陆研把他推到一边,从电脑里找到第一次dna检测的原始文件,保存到邮箱后,再清楚掉相关的访问痕迹。做完这些,他收起带来的鉴定证明和牛排刀,又重新检查过现场确定没留下可能暴露身份的东西,然后关了办公室的灯,快步从最近的一条安全通道离开医院主楼。

    眼下时间还不到晚上九点,夜生活尚未正式开始。

    b市中心的主要街道灯火通明,闪烁的霓虹灯流光溢彩,车水马龙的喧嚣犹如洪流,陆研站在马路边,感觉周身那股寂静万分的紧张感顷刻被冲散得一干二净,像是终于活过来了一样。

    陆研擦了把额头沁出的冷汗,把脱下的口罩、手套和白大褂直接塞进路边的垃圾箱,他脑子里有太多信息需要消化,所以没有叫出租,而是选择步行返回超市那里取车,顺带着也能让自己冷静冷静。

    途径蛋糕店的时候,陆研忽然感觉饿得厉害,这才想起他这一整天还没吃过东西,于是顺便进去买了一盒冰淇淋泡芙,让店员用冰袋镇着,打算带回家和顾璟霖一起吃。

    晚上十点整,陆研把钥匙插|进锁孔,打开了公寓的门。

    玄关的顶灯暗着,看样子家里没人。

    陆研没顾上开灯,先进了厨房把泡芙们放进冰箱,然后返回客厅按下吊灯开关,一转身,正看见顾璟霖站在阳台的落地窗前背对着他抽烟。

    陆研:“……”

    “顾先生回来了呀,怎么不开灯?”陆研一看这情况就知道肯定是有话要说的,只不过猜不透对方的心思,于是弱弱地说了句,“吓了我一跳。”

    顾璟霖回身看了他一眼,没着急开口,而是走到茶几那边把烟蒂按灭,然后才不紧不慢地淡淡道:“刚才医生给我打了电话,说你的病情有了变化,你先上去洗澡换衣服,我们等下谈谈这个。”

    陆研松了口气,还以为顾璟霖知道什么了呢,见说的是这事也就不再担心,乖乖上楼洗澡去了。

    待他走后,顾璟霖取出手机按亮屏幕——因为定位信息还没来得及刷新,所以屏幕展示的依然是中心医院附近的地图,代表陆研appleid的定位点直指医院主楼,而时间则是一小时前。

    顾璟霖已经知道了那个号码的主人,心理医生也说了治疗在七点多就已经结束了,但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定位信息都没换过地方,那陆研去做了什么根本就是不言而喻的事。

    他觉得挺有意思,那小家伙的胆子似乎比他预想的还好要大得多。他挺好奇陆研会怎么对待那位老教授,毕竟年龄摆在那里,总不可能像对待肖亦涵那样打一顿的。

    估计着时间差不多了,顾璟霖走进厨房从冰箱里拿出牛奶和一小盘洗好的新鲜草莓,看见陆研带回来的泡芙盒微微一怔,旋即笑了。

    几分钟后,陆研洗完澡,照例真空穿了件新的白衬衣。

    顾璟霖正坐在沙发上回顾心理医生发给他的邮件内容,闻声抬头看向陆研,然后指着对面的预先准备好的宽大躺椅,说:“你坐这里。”

    陆研一脸不明所以地愣了愣,直觉上感到气氛不太对劲儿,但还是依言走过去在那把正对顾璟霖的躺椅上坐了下来。他还没来得及开口说出疑问,只眼睁睁地看着对方拿出一条毛茸茸的雪白物件,探身过来,娴熟捏住他的手腕“咔嗒”一扣,紧接着把另个一边锁死在躺椅裸|露的一小节钢管扶手上。

    陆研:“????”

    那玩意儿长得太具欺骗性了,陆研反应了几秒,才后知后觉地看出来手腕上的东西是一种装饰有雪白绒毛的手铐。

    “这是——”他迟疑地抬头迎上顾璟霖的眼睛,不解道,“顾先生什么意思?”

     你所看的《泰迪逆袭指南》的 Cha双pter 48(双更) 已启用防盗模式,只有半章和上一章内容接不上。后面隐藏部份请到百度搜:琦书屋 进去后再搜《泰迪逆袭指南》 观看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