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色泡泡 作品

第一百零七章:春天的故事

    转眼间,春天回来了,各种绚丽的花朵都开放了,都是那么绚丽夺目。美丽的蝴蝶在五彩斑斓的舞台上跳着柔和而优美的舞姿。小鸟在枝头欢唱,小溪里偶尔有几只小鱼蹦出水面。飞溅的雨花仿佛是琴铉上跳动的音符,奏出优美的旋律。远远望去,实在令人美不胜收!

    梅雪从安然的躺在草丛中,沐浴着春风。身旁躺着得很休闲,安静的闭上眼眸的男,正生聆听着春天的声音。梅雪嘴角深深的勾勒出一个小酒窝,伸了伸懒腰从草丛里站起来,踢了踢身旁的男生:“今天天气真好,咱们一起去放风筝吧。”

    “让我再睡会……”南宫旭发出慵懒的声音。

    “呜呜~~~呜呜~~~”耳边忽然传来几声嚎啕大哭,南宫旭惊慌无措的坐起来,连忙安慰着梅雪:“你别哭了……别哭了好不好?”

    梅雪任性的将头扭过去,一边插着眼泪一边在偷笑:“我要告诉落雪姐姐,你欺负我!呜呜~~~”

    南宫旭一见梅雪哭心底就莫名的难受,再加上她答应过江落雪会照顾好梅雪的,连忙答应:“我陪你去!陪你去总行了吧!”自从梅雪从巫神国出来,就失忆了,他不认识任何一个人,无家可归,他便一直照顾着她。梅雪的性格因为失忆,性格比之前开朗了许多。现在一直缠在他的身边,虽然南宫旭有时候会觉得无奈,但是却没有发现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中习惯了这个存在。

    “太好了!我就知道旭最好了!”梅雪立马收起哭声,回过头在南宫旭额头深深的印上一吻,小跑着离开了。在她失忆的这段日子里一直是南宫旭在无微不至的照顾她,她喜欢他的笑容,就算她之前的一切都是空白,但是只要有她的笑容,她就觉得她的生命是有色彩的。

    南宫旭愣在原地,半响没来得及做出反应,空中忽然传来“轰隆隆”的声音将他的思绪拉回来。一架小型飞机从他的头顶飞过,南宫旭望着那架飞机出神。

    江落雪和欧阳晨已经出发了吧,伸出左手放在心脏处。他承认,现在他还没有忘记江落雪,他的爱一直隐藏在心底的最深处。他和欧阳晨的关系好不容易才回到从前那般,他选择了退出,因为他们是他今世最好的朋友。

    “喂!你在发什么呆呀,快看!这可是我亲手为你做的风筝!哈哈哈……”梅雪站在不远处,得意的摇晃着手中的风筝。

    南宫旭收回视线,当看到梅雪手中的风筝之后,也跟着梅雪一起笑起来:“哈哈哈……”

    空中有一只风筝,飞得很高很高,如果凑近点看,你会发现。一个人形的风筝上,P了一张南宫旭变成孙悟空大大的照片,上面还有几个大字:俺老孙要飞!

    ***维吾尔族

    “你说过要陪我玩到够,可不能耍赖哦!”江落雪下了飞机,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这里的空气可真新鲜呀!”

    “奉陪到底!”欧阳晨嘴角勾起一道深深的笑意。公司那边有欧阳华景在,黑道那边有赵凌若和赵凌轩,现在他有足够的时间来陪这个丫头。

    江落雪这次之所以会选择来这个少数民族除了玩还有一个原因,她查到了西施,维吾尔清寒,所住的地方。她想去她的墓地拜访一下,那个让他够再次握住欧阳晨的手的维吾尔清寒。

    在当地问了一圈,江落雪终于找到了那里的墓地。那是一片一望无垠的沙地,沙地上到处都是耸起的类似于宫殿的小屋,花了一番功夫江落雪终于找到了维吾尔清寒的坟墓,上面还有她的照片。

    “你快看,这就是西施,在虚梦之界帮助过我的人。”江落雪连忙将欧阳晨拉过来,欣喜过后接踵而来的却是无止境的落魄:“要不是我,她大概还在享受着在虚梦之界里的美梦吧。”

    欧阳晨轻轻的搂住她的肩膀,将她的依偎进他的怀里:“傻丫头,没有人想永远呆在那黑暗虚假的世界里,也许那对西施来说真的是一种解脱,说不定她此刻正在天上看着我们呢。”

    “无论是西施,还是巫神国那些失去善魂,因为十字架死去的那些人……我相信他们此刻一定都在天上过着神仙的日子,还有小灵子,他回到他本来的主人身边之后,就不用再受我的气了,他现在应该过得很好吧。”不知不觉间,江落雪脸上早已热泪纵横,她舍不得小灵子、舍不得樊慕、舍不得穆小雪……这些都在她心头压积了半年,此刻终于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晨……你告诉,这一切的噩梦都已经过去了对么?”

    欧阳晨的心隐隐的抽痛着,原来这丫头还没有从过去种种事情中走出来。原来她的心上一直默默的承受着这些过去,而他竟然还没有发现。欧阳晨用力地将她抱紧,一句一句的在她耳边重复着:“都过去了……过去了……无论过去你失去了什么,至少你还有我!我会永远守护你……永远守护你……”

    这一次,江落雪哭了很久,仿佛把之前所受的委屈,亦或是往后的泪水全都哭完了一般。直到筋疲力尽,趴在欧阳晨怀里睡着了。

    “亚拉塞滴哟……啊你哟……”耳边清晰的传来一声声的歌声,已经敲锣打鼓声,还有人们的欢呼声。江落雪眉头挣扎了一会儿,睁开双眼。陌生的环境,很有创意的摆设,窗外灯火通明,人们把舞言欢,不知不觉间她已经睡到了深夜时分。

    欧阳晨一直守在江落雪的床头,伸出一只手爱怜的滑过她的脸颊:“小懒猪,睡醒了?”

    “外面那么热闹你怎么不叫醒我呀?你不知道我最大的乐趣就是看热闹吗?”江落雪连爬带跳的从床上起来,好似喝了大罐子汽油一般,活力充沛。

    “你没事了吗?”欧阳晨有些不放心的拉着江落雪的手臂。

    “我能有什么事?我睡了一觉精神可充足着。”江落雪冲他甜甜的笑着,她会继续做回那个活波开朗,天不怕地不怕的江落雪。因为……一切都有他在,回想起他白天说过的话,江落雪心底暖暖的。

    欧阳晨宠溺的揉了揉江落雪头顶的碎发,早知道这丫头会这么说,将床头早就准备好的衣服递给江落雪:“换上这个,不然你是进不去那个舞会的。”

    今天是维吾尔族的盛大节日——古尔邦节。晚上这里所有的年轻姑娘和青年,都会聚在一起举行一场盛大的晚会。他们点着火把围城一个大圆圈把酒言欢,舞文弄墨,尽兴的玩耍。圆圈的中间是用来比舞的舞台,此刻两名男子正在圆圈中央,尽情的摇摆着身姿,舞步及其轻盈,四周的歌舞声也一直没有间断过。

    欧阳晨穿着一件袷袢”长袍,右衽斜领,无纽扣,用长方丝巾或布巾扎束腰间。有一种意犹未尽的帅气,与高雅的气息。江落雪穿着一套淡紫色的绸缎制成的长裙,裙摆边上有金黄色的光片,这种光片在黑夜里才会发光。身上套着件黑色的小马甲,腰间系着一根银色的皮带,头上戴着一顶小刺绣帽,十几条小辫子自然的垂落,看起人就和维吾尔族土生土长的姑娘没两样。

    “怎么样?有没有被我的美色所迷倒?”江落雪走出门外得意提起长裙,在欧阳晨面前转着圈。

    “哎呀!”欧阳晨用力的擦着自己的眼睛,故意装出很难受的样子。

    “晨!你怎么了?”江落雪一脸焦急。

    “我刚刚好像看到了一个母猪在我面前飘来飘去,不行,我得赶紧去前面养养眼。”欧阳晨强忍住笑意,朝前面的舞会走去。

    “你敢说我是母猪,欧阳晨,你死定了!”江落雪顿时火冒三章,脱下脚底的木屐,花尽身上所有的力气朝前面扔去:“啊!!!”

    欧阳晨见机不妙,连忙闪开,还不忘叫自己前面的人闪开:“大家快让开!”听到这个人声音,欧阳晨前面的几个人连忙躲开,呆呆的看着一只木屐从眼前飞过,最后:“嘭!”砸中了正在圆圈中间跳舞的其中一个人。

    赵凌若正跳舞,忽然一只木屐飞来,正中他旁边的那位青年,顺着目光望去。脸上立马乐开了花,一边挥手一边飞快的朝江落雪那边跑去:“嘿~~落雪,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这里看热闹的,终于找到你了”

    赵凌若听说欧阳晨和江落雪两个人偷偷的跑到这里来渡蜜月,心里就不爽快。自从巫神国出来之后,脑海只要一想起他变成尸王的时候添江落雪唇角的血液的那一幕,心跳就不停的加速,他想他是喜欢上那丫头了。就在他们前脚赶上飞机,他后脚就跟了上来。知道江落雪是个爱热闹之人便想着参加了这个舞会一定能和她碰面。

    “凌若?你怎么会来这里?”江落雪和欧阳晨惊讶不已,没想到能在这种 你所看的《千年十字劫》的 第一百零七章:春天的故事 已启用防盗模式,只有半章和上一章内容接不上。后面隐藏部份请到百度搜:琦书屋 进去后再搜《千年十字劫》 观看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