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滢滢 作品

第50章圈套

    月明被个孩子噎住了,脸涨的通红。

    “小盆友,你被她骗了,她想干掉你妈咪,想做你的后妈,等她进了你家的门,你的苦日子就到了,所以你一定不能相信她的鬼话,她不会放过你的……”

    小家伙震惊的看着她,滕月明以为他听进去了,越发来劲,“小盆友,她就是一个心机婊,想取而代之,抢走你们母子的一切。”

    小家伙太惊讶了,一大把年纪还这么愚蠢,到底是怎么长大的?

    “白痴。”

    滕月明的话梗在喉咙口,呛的直咳嗽,“你说什么?”

    小家伙冷嘲热讽,“这么蠢,怎么还好意思活在这世上?”

    当着他的面说妈咪的坏话,不抽死她,他就不姓温。

    滕月明花容失色,不敢置信,“小朋友,我们是为了你好,你千万不要被她骗了,天底下的后妈没一个是好东西。”

    滕太太回过神,连忙帮腔,“对啊,她现在捧着你哄着你,讨好你,只是想嫁进赫连家,等她成功后,就要过河拆桥,你不要中她的计。”

    她们最大的目的,就是阻止温子熏攀上高枝,免得成了他们的心腹大患。

    小家伙扑到子熏身边,亲亲热热的抱着她的大腿,“我高兴,我就喜欢她,我就想叫她妈咪,怎么着?你们管得着吗?”

    滕家人面面相视,百思不得其解,这是什么情况?

    小家伙才不理会他们呢,笑眯眯的叫道,“妈咪,快坐下来,不要理这些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的人,他们可坏了,巴不得我们闹翻,他们才好……”

    他毕竟年纪小,一下子卡壳了,一双水汪汪的眼晴扑闪扑闪的,特别无辜。

    子熏微微一笑,“渔翁得利。”

    小家伙甜甜的笑了,小脑袋亲昵的蹭了蹭子熏,“妈咪好聪明,我好喜欢哦,要抱抱。”

    子熏一把抱起儿子,放在腿上,动作如行云流水,极其自然,仿若天生如此。

    赫连昭霆含笑看着这对母子,温情脉脉,有如亲密无间的一家人。

    滕月明心火蹭的升起,这一幕太过碍眼了,“小朋友,你怎么这么傻?她是在利用你,不是真心的。”

    小家伙用看白痴的目光看着她,“那你呢?你对我就是真心的?别欺负我年纪小不懂事。”

    “……”月明呆若木鸡,摔,这年头的破小孩都这么难缠吗?

    小家伙还嫌不过瘾,又捅了一刀,“你死了这条心吧,我是不会让爹地娶你这种脑残的。”

    脑残?被个五六岁的小娃娃指着鼻子骂脑残,滕月明的心森森破裂,碎了一地。

    她不好受,当然不能让别人开心。

    “赫连大少,你不要犯傻,她是利用你的权势报仇呢。”

    赫连昭霆一愣,面露凶光,“报仇?子熏,谁欺负你了?告诉我,我让人直接做掉他们,一个都不留。”

    好凶残,有没有?

    滕家人又气又急,满头大汗,狼狈不堪。

    滕月明张着嘴巴,整个人都风中凌乱了,这么奇怪的男人,让人招架不住。

    滕天阳心口一阵阵刺痛,“子熏,伯父伯母要是活着,看到你如此自甘堕落,一定会伤心的。”

    子熏被恶心的快吐了,“这关你什么事?这是我的人生,我想怎么走,是我的自由。”

    滕天阳被堵住了,好半天才挤出一句话,“我知道你有所误会,心气不平,但是,你一定要相信我,许多事情我是不知情的,我是身不由已。”

    子熏笑喷了,“哈哈,身不由已,这个借口很好,我以后如果做了亏心事,就拿来当借口。”

    滕天阳脸色发白,捂着胸口,“你这样,我真的很痛心,子熏啊,不要让我这么难过,好吗?”

    他一副大受打击的模样,很是悲怆。

    小星宇看了半天的好戏,忍不住插了一句,“白皮猴,你应该一边捂着胸口,一边伤心的哭泣,一边可怜的哀求,那才有震憾效果。”

    所有人目瞪口呆,被这小屁孩弄傻眼了,太虐了。

    滕天阳更是郁闷的不行,骂他白皮猴?给他起这么难听的绰号?还奚落他?

    他很窝火,但面对着一个小孩子,天大的怒火也不能发作出来。

    以大欺小是好名声吗?

    何况他也不想得罪赫连家族!

    “大人的事情,小孩子不懂。”

    小星宇古灵精怪的笑了起来,“我懂啊,不就是做了亏心事,又跑过来想糊弄妈咪吗?还要装好人,装可怜,我都懂。”

    卧槽,这么小就这么厉害,还让不让大人活了?

    滕家人的脸都黑了,不敢置信。

    赫连昭霆朗声大笑,轻抚小家伙的脑袋,“不愧是我的儿子,真聪明。”

    小星宇一脸的得意,“妈咪啊,你不要上当,要学的聪明点哦。”

    他一副小大人的模样,很是可爱,子熏当然很配合,“好。”

    滕家人再也待不下去,灰溜溜的走了,但心口都憋着一股气,尤其是滕月明,一出了酒店大门,就气呼呼的直翻白眼,“气死我了,全不是东西,爹地妈咪,哥哥,不能就这么算了。”

    滕太太心浮气躁,烦不胜烦的低喝一声。

    “你有什么好办法?”

    “我……”滕月明噎住了,眼珠一转,看向兄长,“哥哥,你最有本事,快收拾那个水性杨花的坏女人。”

    滕天阳的心情是最复杂的,“不要吵。”

    “哥。”滕月明不依的叫了一声。

    滕家诚眼神阴沉的可怕,“好啦,总有办法的,不要急。”

    子熏忽然收到一个陌生的短信,“想知道温宽的真正死因和隐私,晚上八点,狼啸酒吧503包厢,过时不侯。”

    子熏脸色大变,震惊万分,爹地的真正死因?难道不是出了车祸吗?

   &n 你所看的《如果这都不算爱》的 第50章圈套 已启用防盗模式,只有半章和上一章内容接不上。后面隐藏部份请到百度搜:琦书屋 进去后再搜《如果这都不算爱》 观看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