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歌 作品

50 把他当成别人

    她压下喜悦的心情,在心里跟自己说:即使他是真的,又能怎样?她能抛弃她曾经最在乎的小军,在他冰冷冷的长眠地下以后,她跟别的男人双宿双飞吗?她做不到!

    她坚定地摇了摇头。

    “不希望。我心里有一个人,不是海先生,但确实有一个人。那个人是无人能替代的,所以……”

    “为什么昨晚要跟我说你很幸福,我抱着你,你不是很幸福吗?”叶子墨的目光直直地盯着她,就像法官在盯着犯罪嫌疑人,让她根本就很难回避。

    但她已经清醒。

    她低下头,用几不可闻的声音说道:“因为我闭着眼,把你当成了他。”

    “好大的胆子!要不是我受伤了,你说这样的话,知道要付出什么代价吗?”

    他沉着脸看她,整个人透着一种王者之气。

    没错,王者,是不许别人如此藐视的。

    夏一涵不惊不惧地回视着他。

    “您没受伤,兴许会强占我的身体,但是我的心,永远都是我爱的人的。不管您怎么做,都没办法拿走。”

    叶子墨目光深沉地审视她的小脸,随即无所谓地笑了。

    “人们越是强调的,就越是做不到的。夏一涵,你怕爱上我吧?”

    她果然不是他的对手。

    幸好没等她回答什么,付凤仪来了。

    一整天付凤仪亲自照料儿子,夏一涵则正好有机会不跟他接近,只做一些打下手的事情。

    几天时间,夏一涵恪守本分,能避则避,尽量不和叶子墨接触。

    自从那次对话以后,她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他也没有再亲过她,连她的手都没有再碰过一下。

    一直到出院回到别墅,夏一涵再没见过叶理事长。

    有一次无意中听到叶子墨和付凤仪谈起,他不想见叶理事长,不让他来探病。他话说的很重,他要是来,他就不治了,就算不能生育,也不在乎了。

    最后的结果是叶理事长妥协了,而付凤仪时而会在他耳边提提他父亲。

    夏一涵记得海志轩说过,父子总是父子,她只要守着,一定还可以见到叶理事长。

    为了那个可能,她坚持要在叶家待下去。

    因为她照顾叶子墨,付凤仪倒也没提出过要她走。

    回到叶家别墅,管家等人表面上对夏一涵还是很客气的,觉得她跟以前地位不一样了。

    宋婉婷每天必然到叶子墨面前报道,付凤仪见她来往的殷勤,且她还在言谈之间,对未来婆婆透露过,她不在乎叶子墨能不能治好。

    付凤仪为儿子考虑的多,怕他伤了那里,女人又离开他,心情不好。宋婉婷既说不在意,付凤仪对她更热情了几分。

    所有人都感觉叶子墨放弃了夏一涵,他的目光偶尔转到她身上,停留的时间也很短。

    他对宋婉婷的态度,也是淡淡的,他见的最多的人,是他的男秘书,长的斯斯文文的林大辉。

    整个叶家私下都在议论纷纷,说太子爷伤到命根子以后,对女人不感兴趣了。

    宋书豪出了事,宋婉婷更要保住叶子墨未婚妻的地位,想要让所有人都知道,她和叶子墨依然恩爱。她谋划着,想在叶家办一场盛大的聚会澄清外界关于叶子墨抛弃了她的传言。

    “阿姨,您说行吗?”她柔声问付凤仪。

    “我觉得很好,也让墨儿宽宽心。”

    “子墨,你觉得呢?”

    “按我母亲的意思办。”

    就这样,叶家即将迎来盛况空前的名媛公子聚会,让夏一涵意想不到的是,她会在此见到一个,她永生都没法忘记的人。

    聚会临近,整个叶家都忙碌起来。

    不管别人怎么忙,夏一涵始终是把叶子墨的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

    她不离他身边,对他的饮食起居,悉心照顾。

    付凤仪知道叶子墨还是喜欢她照顾他,默许着,并没安排别人在叶子墨身边。

    回到叶宅一个星期,叶子墨的纱布拆掉,他能够缓慢起身行动。

    他和林大辉配合的很好,没有任何人曾对他假伤产生过怀疑,他偶尔会因为碰到伤处表现出疼痛,所以夏一涵也始终觉得他真的受伤了。

    叶子墨拆掉纱布以后,就吩咐夏一涵,以后可以不用天天照顾他,回到自己岗位上去工作。

    “是,叶先生!”

    即使没人,她没叫子墨,他也没提反对意见。

    夏一涵想,也许他还在生她的气,也可能他看开了,觉得她并没什么特别之处,所以打算放过她。

    她当然不知,这只是某些心机深沉的人欲擒故纵之计。

    夏一涵被一种深深的失落情绪笼罩,每一天不管做任何事都提不起精神,好像世界都是灰色的。

    灰色的天,灰色的地,灰色的心情。

    没有什么事能让她高兴,也没有什么事能让她难过。

    偶尔宋婉婷投过来假笑中夹杂着嫉恨的目光,她甚至都没有任何感觉。

    这样的滋味,是失恋吗?

    记得小军过世后,她也是痛不欲生,但是那心情是黑色,是红色,痛苦,却和现在这样的闷闷不乐不同。

    白天的时候,即使管家不安排,她自己也会找很多工作来做。

    到了晚上,脑海中总是会想起那个跟她本来就风马牛不相及的人。

    这晚,她躺在床上,觉得心情更压抑的厉害,便跟刘晓娇说了一声,起身出去散步。跟上次不一样,她并没有往特别幽暗的地方走。

    她顺着一条有路灯的路往前走,那条路的两边,种了很多紫丁香,此时花期已过,没有浓郁的花香,只有绿叶清新的味道。

    走着走着,她看到路边上的木质休闲椅子上坐了一个人,腰背挺直,正在认真凝视着面前的树叶。

    她仔细一 你所看的《豪门欢:酷总裁的独家溺爱》的 50 把他当成别人 已启用防盗模式,只有半章和上一章内容接不上。后面隐藏部份请到百度搜:琦书屋 进去后再搜《豪门欢:酷总裁的独家溺爱》 观看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