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歌 作品

32 把她扔出门去

    夏一涵房间的门终于开了,他看见叶子墨一脸不高兴地从里面出来,忙迎上去,关切地问:“叶先生,一涵好些吗?这都怪我太马虎,还以为没什么事。”

    叶子墨忽然站住了,扫视了两眼管家的脸,以很平常的语气问他:“每天中午拔草,是有利于鲜花成长吗?”

    这管家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要说不利,那不是表明了他是在故意折腾夏一涵吗?

    看来还只能说有利吧。

    于是他清了清嗓子,回答道:“是啊,中午拔草,一些细小的草容易被太阳晒枯萎,就不会再死而复生了。”

    叶子墨好像极认真地在听他说话,等他说完,他轻声赞扬了一声:“不错,听起来很有道理。看来你对花花草草很了解,不亲手打理,屈才了。从今天开始,你每天正午去后花园拔草浇水吧。”

    “这”管家的脸上一片尴尬之色。

    叶子墨冷笑道:“怎么着?不愿意?”

    “不,不是,叶先生,我是说这是我的荣幸。”管家堆着笑,回答。

    “那就好,对了,时间上完全按照你安排夏一涵的时间来。”

    “是,叶先生!”

    管家把心里的恨藏好,表面上不敢有丝毫不恭。

    该死的夏一涵,他为什么每次想要整治她,都被她幸运地躲掉呢。他就不相信,太子爷能永远对她有兴趣。

    叶子墨往夏一涵房门口看了一眼,管家立即心领神会,保证道:“叶先生,您放心,我立即安排酒酒和刘晓娇照顾她。”

    “我说了不放心吗?”他语气很臭地问他。

    “没有。”

    你是没说,可是谁看不出来你什么意思。我要是早知道你会生这么大气,这么在乎那个贱人,我才不现在下手呢,管家心里嘀咕道。

    “让酒酒和刘晓娇把夏一涵照顾好,省的传出去,别人说我们叶家对佣人太苛刻,其他事情照旧。”叶子墨没有温度地说完,转身回主宅。

    他这么明确的指示,且还指定了要谁照顾,管家就没有空子可钻,只好按照他吩咐办事。

    叶子墨和管家在夏一涵门外的对话,她全听见了。

    这大概是她进入叶家以来,叶子墨第一次明确对折磨她的人给予惩罚。

    她苦涩地弯起嘴角,笑的时候,眼睛却在湿润。

    叶子墨,你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如果不是你的授意,他们不会整天要这样对付我。

    你既然默认他们整治我,为什么又在事后罚他们,你是怎么想的?

    在她深思的时候,酒酒和刘晓娇推门进来了。

    酒酒看夏一涵退烧后虽然虚弱,到底不像昨晚那么吓人了,话就多起来。

    “我说一涵,昨晚的事你到底知道不知道?我跟你说,太子爷真是帅死了。他对你好温柔哦,就这样,这样给你擦眼泪。”酒酒坐到夏一涵床边,绘声绘色地讲述,为了表现真实,还用手轻轻擦她的脸。

    “不会吧?”夏一涵声音有些嘶哑地问她。

    “会!”刘晓娇微笑着,拿来一杯水递给夏一涵。

    “我跟你说,他给你擦眼泪就已经让我们感觉很惊讶了,可是很后面还有更意想不到的。你昨晚烧的发癫了,硬说要杀了太子爷。还用力抓他咬他,把他手臂抓出好几条血痕。管家要阻止你,叶先生大手一挥,让他别管。”

    要说莫小军为她做这么多,她绝对相信。但她们讲的主人公是叶子墨,她怎么能信呢?

    他是平时说话永远都那么冷傲的叶子墨,怎么可能任她那么放肆?

    她想找遍各种理由,去否认她们说的话。可她渐渐的意识到,那都是自欺欺人的。明明早上她看到叶子墨坐在她床边,像看着他心爱的女人那样看着她的脸,这总是她亲眼见的。

    除了一个男人喜欢一个女人,还怎么解释叶子墨这么做的原因?

    有一种很甜,很美的感受像一股清泉瞬时涌入她心底,转瞬又化成酸,化成苦涩,再慢慢演变成一种复杂的味道。

    她好像特别想哭,又很想用尽全身的气力微笑。

    昨天对那个冷酷男人的怨气,也不知道怎么就被这复杂的情绪抚平了。

    她的眼前浮现出他在厨房里亲吻她的场景,浮现出他把她禁锢在怀抱里,咬她耳朵的场景。那些记忆仿佛都带上了他的味道,让她只是想想,都觉得心在狠狠的悸动。

    有一瞬间,她有种强烈的冲动,想立即见到他,想抱住他,想和他拥吻

    不,夏一涵,你真是疯了。

    小军保护你,守着你,那么多年,你应该爱的是他。

    怎么可以为了这点小事就移情别恋?

    何况他尸骨未寒,死不瞑目,你要是在这时想一些卿卿我我的事,你就成了世上最无情无义的女人。

    “一涵,你怎么不说话啊?你听到我们说的了吧?还是知道太子爷太爱你,幸福的傻掉了?”酒酒的手在她定格的眼前晃动,夏一涵才如梦初醒般地微微笑了下,说:“昨晚是你们两个人帮我找的叶先生吧?我都不好意思跟你们说谢谢了。”

    “那还用说,肯定是我们找的呀,难道还是赵天爱方丽娜那两个贱人吗?”

    “好了,她们是不好,我们也不要在背后骂她们。”

    夏一涵一劝,酒酒更想起了尖酸刻薄的赵天爱,她撅着嘴,数落道:“也就只 你所看的《豪门欢:酷总裁的独家溺爱》的 32 把她扔出门去 已启用防盗模式,只有半章和上一章内容接不上。后面隐藏部份请到百度搜:琦书屋 进去后再搜《豪门欢:酷总裁的独家溺爱》 观看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