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歌 作品

26 睡不着说话给我听

    还记得当时莫小浓说要在院子里种上两株紫丁香,莫小军顾虑夏一涵不喜欢,硬是说服了莫小浓,没种。````中``

    此时夏一涵的心里涌上了千万分的愧疚,小军,假如时间可以倒流,我一定会让你种上紫丁香。不,就算时间不能倒流,我也要亲手为你种,种上满满一花园的紫丁香,让浓郁的香气陪着你的英灵。

    想到这里,夏一涵长长叹息了一声。

    “还不睡,是故意让我睡不安稳吗?”叶子墨的声音很清晰,哪儿有半点含糊之意,看来他根本就没睡着过。

    “对不起,叶先生,我马上就睡。”

    夏一涵尽量让自己呼吸缓慢均匀,以为这样他就会睡着了。

    谁知过了半个小时,又一次听到他没什么温度的声音。

    “睡不着就说话给我听。”

    “嗯?”

    他这个命令真奇怪,她甚至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需要我说第二遍吗?过来,到我床上说话给我听!”他的命令很霸道,却又有几分孩子气,她怎么听怎么都觉得他像一个要缠着大人讲故事的小男孩。

    可他不是小男孩,他是一个浑身散发着危险气息的成熟男人,他随时都可能把她扑倒了吃干抹净。

    好不容易虎口脱险的她怎么敢随便爬到他床上去?

    “叶先生,我们就这样说话行不行?”她带着几分侥幸问他。

    “不行!”

    “叶……”

    “是想让我去沙发上?就不只是说话那么简单了。”他语速很缓慢,她听着头皮直发麻。

    罢了,他要用强,不管她是在沙发上,还是在床上,区别都不大。且沙发本来就小,根本就没有反抗的空间,还不如床上安全。

    “叶先生,我马上到床上去,怎么能烦劳您过来呢?”她说了句场面话,忙从沙发上起来,赤脚走到他床前,从他声音判断他应该是在右侧,所以她从左侧爬上去。

    这就是大床的好处,他们中间还有很远的距离。

    “说话给我听!”他再次命令道,这一次他的声音很沉很沉。

    她看不见他的脸,可她能感觉到他不高兴。

    难道还在为她的拒绝生气?

    想一想确实不对,她睡不着是因为怕他,他没有理由睡不着啊。````中`` 或者,他有心事?

    他们相识时间不长,大部分的时候都是他命令,她奉命行事。

    她根本完全不了解他,怎会知道说什么能恰到好处地让他不气不恼不兴奋呢?

    “您想听什么?”她谨慎地问。

    “随便!”

    “好吧,是您说的随便,那我就随便说了,您可不要生气啊。”

    他完全没表示,看来他还是保留生气的权力,可她却没有不说的权力啊,真无奈。

    她思索片刻,尽量温柔地说道:“我想谈谈我对爱情的看法,我觉得爱情是这世界上最美好的情感,应该是专一的,应该是忠贞不渝的。”

    她说到这里忽然感觉到他长长的手臂拉了她一下,紧接着她被他臂上的力量带着滚了几滚后直接贴到他散发着清新香味的健壮身体上。

    她的耳朵好像贴到了他嘴唇,只听到他低沉而沙哑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

    “说,为什么要跟我提爱情。是对我感兴趣?还是以为我对你有兴趣?”

    那一刻暧昧的距离,暧昧的话在黑暗中酝酿出一种撼人心魄的力量直攻她敏感脆弱的心底。

    她的心因他的气息不可遏制的狂跳,她以为她永不会对莫小军以外的男人有感觉。

    可是那么明显的心跳,真的只是因为害怕吗?

    她乱了,完全乱了,说话有些不顺了。

    “叶,叶先生,不是的。我只是,我只是听见你说……”他火热的气息吹拂在她耳朵上,好像那些细不可见的绒毛都被他吹的竖了起来。

    她努力让自己不被这种近距离诱惑到,努力把剩下的话说完整。

    “我听您说,女人都一样。我就在想,您不相信爱情,所以才会这么说……嗯……”他含住了她柔嫩的耳垂,她的话被迫中止,她的身体在他怀中颤抖着,嘴里发出的声音听起来媚的像春水一般。

    “求你,放开我,不要这样。”不要这样亲我,我害怕。

    她还想说她相信他不会强迫女人,还没等她说出口,他啃咬着她耳垂的牙齿忽然用了些力,火辣辣的感觉顿时传遍她全身。

    “以后再不准跟我提爱情两个字,那是这世界上最恶心虚伪的字眼。”他放开她的耳垂,在她耳边冷冷地说道。

    来不及分析他在说什么,一获得自由,夏一涵就赶紧翻身坐起来。

    “躺回去,继续说话给我听,说些别的。”

    她心内叹息了一声,按照他的吩咐回到她原来的位置躺好。

    他说不可以提爱情,她当然不敢再提了。

    想了想,还是觉得说一些小时候的事可能不容易惹到他,就轻声开口:“叶先生,那我给您说说我小时候的事,好吗?”

    他没表示,应该是可以的。

    安静的夜里,从她口中跳动的每一个音节都有一种淡然而优美的味道。

    她的语气很轻缓,就像在讲童话故事。

    “我是在孤儿院长大的,不知道我父母是谁。院长说当年是在孤儿院门口发现的我,我躺在一个泡沫板上,只有一两个月大。当时是夏天,我们院长就给我取名夏一涵。我小时候很安静,不爱说话,来收养的人都喜欢活泼的小孩子,尤其是男孩子,所以我几乎无人问津。”

  &nb 你所看的《豪门欢:酷总裁的独家溺爱》的 26 睡不着说话给我听 已启用防盗模式,只有半章和上一章内容接不上。后面隐藏部份请到百度搜:琦书屋 进去后再搜《豪门欢:酷总裁的独家溺爱》 观看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