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儿 作品

第一章 诡异婚礼

    我一直觉得,闺蜜比亲人还亲,所以我用脚趾头都没有想到,我最好的闺蜜笑着把我推进了火坑。

    我叫江笑笑,是大四的一名学生。论文答辩前,我收到了闺蜜的喜帖,闺蜜和相爱多年的男票修成正果,我真挺为她高兴的,谁知,参加完她婚礼的第二天,我就听到了她的死讯。

    闺蜜死后,我经常梦到她,不管我跟她说什么,她都总是一脸怨毒地看着我,看得我浑身发毛,好像我对她做了什么天理不容的事情似的。

    可我并没有对不起她的地方啊,我想不通她为什么阴魂不散的缠着我。反倒是闺蜜结婚的那天她让我做的那些事情,让我到现在心里都不舒服,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闺蜜结婚那天,作为娘家人,我一大早就赶了过去。现在挺流行中式婚礼的,闺蜜和男票赶了个时髦,也办了场古色古香的中式婚礼。

    我去到婚礼现场的时候,已经有不少宾客早到了。不过这些宾客挺奇怪的,结婚多喜庆的一件事啊,参加婚礼的人,就算不是笑得跟个屁似的,也总得春光满面的吧,但他们一个个面无表情,跟块冰棍似的。

    我心里挺不舒服的,觉得他们真不给闺蜜和她男票面子。

    我到闺蜜化妆的房间的时候,闺蜜还没有换上喜服,妆也没化,我看了下表,婚礼就快开始了,不禁有些着急,催着化妆师赶快给闺蜜盘头化妆啊啥的。

    闺蜜倒是一点儿都不着急,不仅不让化妆师给她化妆,还非要我帮她试试喜服。我当时觉得闺蜜肯定是高兴傻了,你说,结婚的人是她,穿喜服的人也是她,我试个什么劲啊!

    我不想帮闺蜜试喜服,闺蜜却说这是他男票那边的习俗,我这个好姐妹帮她试了喜服,她和她男票能够甜甜蜜蜜恩恩爱爱一辈子。

    我当然希望闺蜜能和她男票幸福一辈子,虽然觉得她男票那里的习俗挺奇怪的,还是帮她试了喜服。

    穿上闺蜜的喜服之后,闺蜜直说好看,又开始让化妆师给我化妆盘头,说这也是她男票那边的习俗,这样能让她和她男票白头偕老。

    虽然我觉得她男票那边的习俗真挺变、态的,但是为了闺蜜的终身幸福,我都忍了。不就是盘个头嘛,又不是砍头!

    盘完头化完妆之后,闺蜜拉着我的手,非要我陪她去她和她男票的新房看看,说这也是他男票那边的习俗。我以前看过新闻,很多地方的习俗,就是很奇怪的,也没多想,就陪闺蜜一起去了。

    我和闺蜜走在一起真奇怪啊,她这个准新娘看上去清水白菜的,我这位宾客倒整得跟要嫁人似的,严重不协调。

    刚刚走进闺蜜和她男票的新房,闺蜜就说,她忽然想起来,她还有点事,让我在这等她下,她马上就过来。

    我还想说些什么,闺蜜就已经关上门离开了。

    我本来也想出去的,但是怕我出去会坏了习俗,不吉利,所以我就先在这里呆着了。我从来都不是一个迷信的人,可结婚嘛,不就是图个吉利,有些习俗,我还是要遵守的,我希望闺蜜能有一个最完美的婚礼。

    闺蜜和她男票的新房布置得真挺复古的,床不是现在常用的席梦思,而是那种挺古老的雕花木床,床边还挂着精致的大红色流苏,就连枕头都是以前富贵人家用的那种玉枕。要不是我知道这里是闺蜜和她男票的新房,我还真以为自己穿越了。

    闺蜜和她男票的新房正中央摆着一张很古老的木桌,桌子上面,摆着一幅空白的相框,相框还一边摆着一根燃烧着的摆蜡烛。

    看着这一幕,我忍不住皱起了眉头,新房不都是应该挂张结婚照吗?怎么会摆一幅空白的相框?难不成这也是闺蜜她男票家乡的习俗?

    其实要真是习俗的话,摆张空白的相框也不能算是太奇怪,毕竟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啊。可是,摆在相框两边的两根白蜡烛,就显得有点诡异了,大结婚的,在新房摆两根白蜡烛,多不吉利的,弄的跟灵堂似的。 你所看的《猛鬼老公太腹黑》的 第一章 诡异婚礼 已启用防盗模式,只有半章和上一章内容接不上。后面隐藏部份请到百度搜:琦书屋 进去后再搜《猛鬼老公太腹黑》 观看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