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叶的小屋 作品

第三十七章 带刺的舌头

    舒茜瞪着话机,愣怔了片刻,然后一边提高音量叫着“许先生”,一边逐一敲响那一扇扇紧阖的房门。

    可直到桌上的电话恢复沉默,直到她推开最后一道门,也没在门背后发现许攸恒的身影。

    舒茜这个时候终于明白,他走了。搭乘他的私人专用电梯一声不吭的走了。而且,还公然丢下自己,和那一大堆所谓急需的文件!

    这男人,心血来潮的把她召来,到底出于什么目的?只是单纯的想耍她吗?

    舒茜站在原地,把下唇咬得失血泛白,才愤恨的一甩头,大踏步的准备离开。这时,许攸恒桌上的电话再度响起。她回过头,思量了片刻,然后,走过去,接起来……

    *

    夜半,医院。

    妇产科的加护病房。

    舒蔻在那男人扬长而去后,还沉浸在他突然出现,带来的震惊和愤怒中。

    一个月——她很清楚对方最后丢下的三个字,意味着什么。他要自己一个月内,在那道残忍的选择题中挑选一个答案。

    尔后,不管她的选择是什么,今生今世,再也没有反悔的余地!

    孩子,眼睛。眼睛和孩子……

    舒蔻揪紧被角,反复呢喃着这两个词语。胸口因为溢/奶传来的涨痛,似乎给她伤痕累累的身体,又套上了一道沉重的枷锁。尤其是让她再度想起,先前那魔鬼肆无忌惮,对她上下其手,令人耳热心跳,又无地自容的情形。

    这世上恐怕再也找不到,第二个像他一样冷酷无情的怪物。已经把人噬咬的遍体鳞伤,还要再用他带刺的舌头,舔弄对方依旧淌血的伤口。

    这时,病房的门恰好嘎吱一声响,有人推门而入。

    “混蛋,你怎么还没走,你又回来想干什么?”舒蔻以为是他,惊惧之余,禁不住破口大骂。

    “你……你这是骂谁混蛋呢?”一个诧异的声音,从房门口的方向传来。

    舒蔻第一时间听出来是谁,连忙收敛脾气,慌里慌张的叫了声,“妈。怎么是你?你……你什么时候来的?”

    舒妈妈提着保温盒,在黑暗里呵了口热气,然后拖了手套,打开病房里的灯说:“这不是你姐姐打电话来,说你一个人在医院,没人守夜照顾吗?”

    舒蔻松了口气,还没回过神,舒妈妈又问,“你先前那么大火气,是骂谁呢?”

    “哦,是……是个鬼鬼祟祟摸进病房里的人,我以为他是小偷。”舒蔻咬牙切齿。试图掠夺别人身体的怪物,和窃贼一样的卑劣无耻!

    舒母轻喏一声,没再追究。

    舒蔻忙着转移话题问,“怎么,姐姐她到现在还没有回家吗?”

    “是啊。”舒妈妈说到这儿,马上气不打一处来,“她在电话说,老板丢给她一大堆的工作,到这会儿还没吃饭,今天晚上可能回不了家。你说,她那是什么公司,什么老板呀!哪有大年初一逼人加班加到深更半夜,还丢下她,自己先跑了。”

    “你说什么,那个许先生把姐姐一个人留在公司里了?”舒蔻对许攸恒的好感度,顿时直线下降。

    “是啊!那么大一幢楼,就她一个女孩子。你爸哪里放得下心,这会儿已经赶过去陪她了。”舒妈妈絮絮叨叨的说,“本来,你爸想来医院陪你的,是我说,他来只怕没有我来照顾的方便……来,先喝几口你爸帮你煮的姜醋,防着以后你腰疼。”

    舒蔻在母亲的帮助下,靠在床头,抿了几口热乎乎的姜醋,顺便润了润干涸的双唇和喉咙。

    她知道,母亲坚持要来医院,绝不仅仅 你所看的《就是要你爱上我》的 第三十七章 带刺的舌头 已启用防盗模式,只有半章和上一章内容接不上。后面隐藏部份请到百度搜:琦书屋 进去后再搜《就是要你爱上我》 观看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