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歌 作品

49 心有些发颤

    叶子墨目光深沉地看着她,改换称呼意味着什么,夏一涵又怎么会不知道呢。

    初听他这话,她不可否认的心跳慢了半拍。

    但随即,她想起了海志轩。

    海志轩希望她叫他志轩,不叫他不高兴。

    她同意那样称呼海志轩,是把他当成朋友,但叶子墨,她是绝对没有办法当朋友的。她也不可以把他当成男朋友,当成情人。

    想到此,她微笑着,委婉地回绝:“叶先生,那样不好。我是您的雇员,应该用尊称。”

    叶子墨的唇边荡漾开浅浅的笑意。

    “雇员?雇员生病,老板为她守一整夜。雇员受惊,老板也通宵不敢睡觉,在旁边看护着。要是雇员这么好做,麻烦你做我的老板吧。”

    “……”

    夏一涵小嘴微张,说不出话。

    原来他昨晚是为了守着她,才一夜没睡的。

    他怎么会这么做呢?

    夏一涵悸动、感动的同时,又觉得惭愧无比。他此时躺在病床上,要是她对他能有他对她一半好,他就不会躺在那儿,受这个苦了。

    不就是一声称呼吗?假如能让他高兴,在她达成目的离开他之前,顺从他,让他高兴,也许是她唯一能为他做的事了。

    她心里是这么想,可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要叫出“子墨”两个字,好像很有难度,还没开口,心就有些发颤。

    “子……子墨!”她咬了咬嘴唇,像一个初尝恋爱滋味的小女孩儿,羞涩而别扭地叫出这两个字。

    叶子墨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

    佛说,与你无缘的人,你与他说话再多也是废话。与你有缘的人,你的存在就能惊醒他所有的感觉。

    这个小女人,她轻柔的一声呼唤,胜过那些庸俗的女人在他耳边说千言万语。

    她娇羞,她灵动,她像是一块很纯的璞玉,总让他恍惚有种想要保护她的冲动。

    然而他越是这样,他就越要冷静。

    他早就不是信奉爱情的少年,他受过情伤,阅尽女人,再不会为谁动情了。

    更何况事实摆在眼前,这女人就是在把他当成一个傻瓜,以为她魅力足够,能让他拜倒在她石榴裙底下。

    他心在变硬,却目光灼灼地看着她的小脸,沉迷地说:“再叫一遍。”

    “子墨!”

    这一次,顺畅了不少。

    “以后没人就这么叫,很好听。”

    “嗯!您早点休息,有利于康复。”

    虽然叶子墨叫夏一涵不用管他,她一夜也没怎么睡,一直听着他的动静。

    天亮后她早早起来,问他需要吃什么早餐,他只说林秘书会送来,不需要她管。

    林大辉来时带来了他们两个人的早餐,并站在叶子墨面前回报。

    “叶先生,宋……”他说了一个字,看了一眼夏一涵。

    “没关系,她是我的人,可以在她面前说。”

    她是他的人,这话让夏一涵脸羞的通红,刚要出去,被叶子墨叫住。

    “听他说。”她只好留下来听。

    “几个月前宋书豪迷奸了一个小护士,后来用钱摆平了。昨晚我找到了那个护士本人,她说是她家里人收的钱,她自己是要告他的,而且她还留了证据。”

    林大辉只说了这么多,接下来听叶子墨的指示。

    “办的很好,支持她去告吧。”

    夏一涵知道他这是在为她报仇,有种被人保护的幸福感。

    但她更清楚,要论亲疏,宋书豪是他小舅子,她又算什么呢?

    他能有给她讨公道的想法,她就已经是感激的了。

    “叶先生,请您……”

    叶子墨扬了扬手,示意她不用说。

    他面色严肃,对林大辉吩咐道:“把事情弄大一点,把他的背景可以多翻出来一些,还有他经营的那几个连锁酒店。”

    “是,叶先生!”

    “我这就去办了。”

    “去吧。”

    林大辉走后,夏一涵走到叶子墨身边,试图说服他。

    “子墨,谢谢你!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是真不要为我去做那么多。”

    “傻丫头,这是男人的事。他明知道你是我女人,还敢动,我不给他点儿颜色,我还算什么男人?何况,他迷奸别人,又试图对你……本来就需要付出代价。”

    “那宋小姐呢?她知道您这么对她弟弟,会伤心的。”

    叶子墨眼中寒光一闪,冷冷地说道:“不管是谁,伤害我在乎的人,都要付出代价。我警告过她,别在我面前耍心机,这是他们自找的。”

    夏一涵总觉的心里不安,他口中的在乎,是她沉重的负担。

    还想再说什么,叶子墨却说:“我要吃早餐了,过来喂我。”

    还要喂?

    昨晚喝汤他不是自己喝的吗?

    好像看出了她的心思,他轻描淡写地说道:“昨晚因为不想让宋婉婷喂,硬撑着坐起来喝汤,伤口扯到了,没跟你说。你要是不怕我继续受伤,就扶我起来坐着,我自己吃饭吧。”

    夏一涵也看不出是真是假,她只知道这男人以前命令她做什么,是绝对不许有反对意见的。

    现在他却好像是在向她解释,这转变,让她心里其实很温暖。

    “您别起来,我喂。”

    她走上前,拿起林秘书送的小米稀饭,在嘴边吹的温温的,送到他口中。

    夏一涵自小照顾妹妹莫小浓,照顾起叶子墨算是得心应手。

    只是他吃着的时候,总是用灼热的眼神盯着她认真的小脸看,怎么都感觉他不是在吃东西,要把她吃了似的,弄的她有些不自在。

    喂他吃完,她把纸巾递给他,让他擦嘴。

    他却嚣张地扬了扬下巴,她无奈地帮他擦干净。

&n 你所看的《BOSS的小女仆》的 49 心有些发颤 已启用防盗模式,只有半章和上一章内容接不上。后面隐藏部份请到百度搜:琦书屋 进去后再搜《BOSS的小女仆》 观看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