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歌 作品

46 有人疼

    叶子墨的男秘书林大辉,涨红着脸才把这句话说完整,叶子墨憋着笑,严肃提醒道:“说这些时,注意语气要沉重,才能像真的。”

    “是,叶先生!”

    “行了,现在开始‘手术’吧!你可以出去跟他们交代了。”

    林大辉带着叶子墨的使命,一路默念,千万不要给说出什么纰漏来。

    理事长和付凤仪此时已经赶到医院,林大辉一脸沉痛地走上前,向他们报告车祸经过。

    “先说墨儿怎么样了!”付凤仪颤抖着声音急促地问。

    “叶先生他生命无碍,您放心。”

    付凤仪和叶理事长悬着的心总算略宽慰,但她还是不安心地在问:“怎么是在手术室,伤到了哪里?”

    重点来了,老实忠厚的林大辉,真不愿意撒谎,但他知道叶先生说话做事都有他自己的道理,又不敢违逆。

    只好依然表情严肃地回道:“叶老先生,夫人,他伤到了盆骨,还有……生殖器。”

    夏一涵和海志轩赶来的时候,正好听到林大辉在说这句话。

    钟会长派海志轩去做这件事,也是吩咐过,只意思一下,让他没办法去参加订婚仪式就行。

    海志轩心里有些纳闷,车祸是他安排的,已经嘱咐好,只要对方皮外擦伤就可以了。

    据他分析,叶子墨现在未必真的想和宋婉婷订婚。

    应该会借车祸这个借口,不去的。

    前面的发展都是跟他猜测的一样,只是看他秘书的沉重表情,又不像说谎。

    难道真是撞车的人失了分寸?

    他哪里知道,叶子墨早就预料到钟会长不会让他顺顺利利地去参加订婚宴,会对他下手。

    从钟会长对他父亲的憎恨程度来看,就算是对他下死手,也是有可能的。所以他早做了安排,出发前他是坐的那辆加长林肯,只是车撞上的时候他并不在里面。

    海志轩那边派的人自然是怕有明显的证据落下,把加长林肯后半截撞瘪后根本没敢留下来确认叶子墨到底伤到什么程度,就逃之夭夭了。

    如果车撞了,人没事,他当然还是要去订婚的。

    假如昨晚宋婉婷没有派宋书豪对夏一涵下那么重的手,他就算没有爱上她,也绝对会按照他母亲的心意出现在订婚现场。

    但是现在,他会慢慢去观察,把事情缓下来。

    至于生殖器受伤的事,也是他给宋婉婷出的一道考题。

    夏一涵焦灼的目光带着几分责备地看着海志轩,分明是在无声地质问:“你不是担保他没事吗?听到了吗?他受了很重的伤!”

    叶理事长和付凤仪脸上的表情更沉痛,儿子还年轻,还没孩子呢,伤到了命根子,这可是天大的事啊!

    叶浩然拍了拍付凤仪的肩膀,安慰道。

    “没事,凤仪,别担心。现在医疗技术这么好,会治愈的!”

    海志轩也走到他们身边,轻声安慰说:“阿姨,一定会没事的。”

    叶浩然锋利的目光利剑一样射向海志轩,旁人不知道是谁做的,他会不清楚吗?

    但他是理事长,没有证据的话,他不能说。

    一般人被他这样看着,早就打了哆嗦,海志轩却如常,也关切地对他说:“叶叔叔,您也要保重身体。”

    “我们会的!”

    叶理事长简短地答道。

    夏一涵双手不停地搅动着,时不时地往手术室的门上看。

    说他生命没危险,她也要亲眼看了才相信。

    叶理事长近在眼前,她完全可以去跟他把莫小军的事说了。

    但她现在实在没有说那些的心情,也知道他不会有心听。

    她想,以后还是可以常见到他,不急,小军也不会怪她的。

    没多久,宋婉婷全家也到了医院,在走廊上和他们说话。

    “叔叔阿姨,子墨他怎么样啊?”宋婉婷急切地问。

    还没等叶浩然他们回答,手术室的灯忽然灭了,夏一涵始终盯着那灯,一见有变化立即激动地说:“手术结束了!”

    说着,她第一时间就冲上前,海志轩则不着痕迹地一拦,弯身对叶浩然说:“叶叔叔!”

    意思是要叶浩然和付凤仪在前面,夏一涵这才意识到自己太失态了,忙停下脚步,等所有真正跟叶子墨相关的人先过去。

    高大的叶子墨躺在窄窄的手术专用接送床上被推出来,他身体中央全部缠着白色的纱布。

    他意识完全清醒,扫视了一遍来看他的人,略带几分愧疚地说道:“不好意思,让大家担心了。”

    “墨儿,你感觉怎么样?”付凤仪问。

    “没事,妈妈,打了麻药的,没有感觉。”

    夏一涵只能远远地看着他,听他说没事两个字,对她来说,简直是莫大的安慰。

    叶浩然沉默地看着儿子,所有的关心都写在眼神里。

    他知道儿子还恨他,这么多年了,他一直都恨,不肯原谅他这个父亲。

    他一方面看到儿子生命无碍,感到欣慰,一方面又担忧地扫视了一眼他的下半身。

    叶子墨则根本就不看他,他对已经走到他身边的宋婉婷父母轻声说道:“真对不起,叔叔阿姨,没去参加订婚宴,让你们和婉婷为难了。”

    “你这孩子说的什么话,这也不是你故意的。没事,你的缺席大家都能理解。”宋母慈爱地说。

    叶子墨艰难地伸出手,叫宋婉婷上前。

    宋婉婷乍一看他受伤的地方,心已经凉了半截。

    她跟自己说,要淡定,说不定只是伤到盆骨了,看着像是伤那里了而已。

    你所看的《BOSS的小女仆》的 46 有人疼 已启用防盗模式,只有半章和上一章内容接不上。后面隐藏部份请到百度搜:琦书屋 进去后再搜《BOSS的小女仆》 观看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