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歌 作品

34 见不到叶子墨的工作

    宋婉婷说的情真意切,在外人看来这可是送了夏一涵一份大礼。

    普通老百姓,怎么可能进的了省商会副会长的家门,她走到哪里说一句是副会长的女儿,别人总要高看一眼,以后的路能顺遂很多。

    她一句不嫌弃,让夏一涵真有些骑虎难下。

    不答应,难道说她是嫌弃做人家妹妹吗?旁人说她不识抬举倒没什么,这主要算是公然驳了宋婉婷的面子,以后她怎么在这里呆下去?

    夏一涵明白,她这个认妹妹绝对没有表面看着那么简单。她是想用这样一个身份牵制着她,也牵制着叶子墨。

    再有什么不清不楚,就显得她夏一涵不仗义,不知恩图报,还要勾引干姐姐的未婚夫。

    她能想到这一点,叶子墨也会想到。他那个人处事总是异于常人,她真没法料想他会对她认宋婉婷做干姐姐的事有什么反应。

    她怕,怕成为他们未婚夫妇矛盾的牺牲品。

    思来想去,她只有谨慎而礼貌地回绝。

    “宋小姐,谢谢您这么看的起我。可是您出身这么高贵,我只是一个小女佣,真的不适合高攀。”

    宋婉婷似乎有点儿不高兴,皱了皱眉,说道:“说什么呢?人和人之间都是平等的,哪有什么高攀不高攀的说法啊。我不管,反正你这个妹妹我是认了,就这么说定了。”

    后面那句话语气很可爱,却也很强势。

    她还对在场的所有人说:“管家,还有你们三个小美女,都要给我见证啊。今天开始,夏一涵就是我妹妹,她可以不当我是她姐姐,但是我一定会当她是我妹妹。”

    好一个她可以不当她是姐姐,她要当她是妹妹,酒酒和刘晓娇都替夏一涵感觉到压力了。

    难怪宋婉婷能够跟叶子墨谈婚论嫁,看起来调皮又可爱,实际是真正的狠角色呢,谈笑之间,就把叶子墨和夏一涵的关系变成了姐夫和小姨子。

    管家开始还在生气宋婉婷抬举了夏一涵,现在也领会到她的用意了,心里暗竖大拇指。

    他脸上堆着笑,恭喜夏一涵。

    “一涵,以后我是不是应该叫你一句夏小姐了。快谢谢宋小姐,不是谁都能有这么好运的。”

    “我……”夏一涵还想拒绝,也知道她话说到这个份上,是绝对不许她说个不字了。

    “涵妹妹,我还特意带了礼物给你。小丽?”

    肖小丽忙从包里取出一个银色的首饰盒递给宋婉婷,她笑着对夏一涵说:“这套珠宝是首席珠宝设计师卓琳设计的,我一直都没舍得戴。今天送给你,哪天我亲自去挑一套适合的晚礼服和鞋子送你。我敢说,我妹妹在我打理下一定比现在还要漂亮夺目一百倍,到时我可要找个高富帅把你嫁了。”

    既然从没有人跟她说过夏一涵是叶子墨的女人,她且装作不知道好了。

    夏一涵明白,现在没有她说话的余地,也不能拒绝。

    她只能愉悦地接受,也罢了,但愿有这个身份做牵制,姓叶的不会把眼光放在她身上,她能平静地等到给小军伸冤。

    “婉婷姐,你这个姐,我就厚着脸皮认下了。可是东西我真的不能收,我现在每天都要穿制服的,这些东西我也用不上。”

    夏一涵叫了一声姐,宋婉婷好像真的很高兴似的,笑的脸颊上都闪出淡淡的酒窝了。

    “太好了,我的妹妹又回来了。东西一定要收着,总有用上的时候。我去跟子墨说,以后你就不要像其他人一样做那么重的事了。我在叶家也不熟悉,身边只有小丽,有时候还真觉得有点儿不方便,我看能不能让子墨把你放在我身边。”

    她说着,硬把首饰盒放在夏一涵的床里边,随后起身,打算离开了。

    “不,婉婷姐,我来这里就是应聘女佣的,您不要特意跟叶先生说。”

    “傻妹子,我当然要说了。你也知道,他是我未婚夫,我认妹妹这么大的事怎么能不告诉他?我先走了,管家,你可一定要叮嘱她们照顾好我妹妹啊。”

    管家连连点头称是。

    “也辛苦你们两个小美女了,下次我来,要给你们带礼物感谢你们!”宋婉婷对酒酒和刘晓娇微笑着说道。

    “宋小姐,您别客气,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酒酒应道。

    宋婉婷则始终带着笑容,走出工人房。

    她一走,酒酒就连珠炮似的轰炸夏一涵。

    “我说一涵,你烧糊涂了吧?你跟她认什么姐妹啊,这下太子爷不成了你姐夫了?”

    夏一涵轻轻摇头,说:“酒酒,我知道你的想法。但我跟叶先生真不可能的,他有未婚妻,你没看出来吗?我今天是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其实这样很好,我在这里只想平淡的过。”

    “不,一涵,叶先生爱你。他要是不喜欢你,他不会那么做的。”

    酒酒很执拗地说道,刘晓娇也在一旁应和。

    “是啊一涵,叶先生喜欢你,你这么做,以后可怎么办呢?”

    夏一涵只好低声对她们说:“你们不用为我难过,我有男朋友的,我很爱他,我就是为了他才来这里的。”

    “真的?”两人异口同声地问。

    夏一涵重重地点头。

    通过这件事,足以说明她们是她朋友,她对待朋友也应该坦诚。

    即使她不能把小军的事和盘托出,她还是要把能说的说给她们听。

    宋婉婷左盼右盼,总算把叶子墨给盼了回来。

    他在大厅沙发上坐下,宋婉婷亲手送上一碗冰了的绿豆汤,说是解暑的。

    叶子墨接过来,慢悠悠地喝了两口。路上母亲还在旁敲侧击地说他伤疤的事,虽没挑明,他也知道母亲的想法,是不想他冷落宋婉婷。

 &nb 你所看的《BOSS的小女仆》的 34 见不到叶子墨的工作 已启用防盗模式,只有半章和上一章内容接不上。后面隐藏部份请到百度搜:琦书屋 进去后再搜《BOSS的小女仆》 观看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