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的鱼 作品

第504章 不能失去他

    钟嘉伫立在门口,目光掠过他们,最后看向乌靖,怔怔的说,“我好像打扰到你们了。”

    乌靖温雅的说,“没有。”看着她怀里的花,他说,“请进吧。”

    许婉倒了杯水给她。

    “谢谢。”钟嘉说,

    许婉抿唇,微微摇头,然后坐到乌靖身边。

    “你们……”钟嘉莹亮的大眼睛看着他们,她没忘刚刚推门时,看到他们在沙发上亲吻,“在一起了?”

    “嗯,”许婉挽住乌靖的胳膊,落落大方的说,“我们在一起很久了。”

    “很久是多久?”钟嘉闷声问。

    “一年多了。”许婉说罢看向身边的男人,“真要追溯起来,从那次下雪开始,有两年多了吧,阿靖,你说是不是?”

    她的轻言细语,亲呢又无间,让乌靖微怔,侧眸看她,素颜的她,肤白眼亮,五官精致,美得醉人,他唇微扬,低喃,“是啊,快三年了。”

    他们俩旁若无人的秀恩爱,让钟嘉感觉有些窘,想到他们在一起这么久了,她就觉得自己之前就像是跳梁小丑一样……心里略有不平,语气也有些异样,“之前还真没看出来,你们都在一起这么久了啊。”

    她话里也多了丝讽刺的意味,“真不愧是演员,掩饰得这么好。如果不是我今天刚好看见,你们是不是还不打算公开?”她又想到那次看电影,因为许婉临时走了,他就放她鸽子,原来,从头到尾,她都是自作多情,是他们感情的调味剂。

    被她呛声。许婉倒没有不悦。

    乌靖淡淡的说,“没办法,小婉要求保密,我拿她没辙,也只能配合。”

    这包狗粮让钟嘉气结,想要质问,又觉得自己没有任何立场,仔细想想,乌靖好像从来没有向她表白,更没有跟她玩过什么暧昧,一直都只是她的一厢情愿,于是,只得悻悻的说,“真不愧是大律师,如此包容,真是许小姐的福气。”

    她只觉得难堪不已。微恼着,很快便找了个借口就离开。

    钟嘉走后,乌靖微扬眉着,许婉侧眸看他,不约而同的同时开口,“你……”又同时停住。

    “你先说。”许婉说。

    “你之前叫我什么?”他眼底隐隐有深意。

    许婉知他说的什么,可却装糊涂,“叫你乌靖啊,怎么了?”

    “不是这个,”乌靖看着她微微躲闪的眸,趁她要逃开时一把搂住了她的腰,“是另外一个。”

    “哪还有另外一个?”她不承认。

    乌靖咯吱她,她笑得不行,只得连声求饶,见他不肯罢手,便只得娇声叫了“阿靖”。他住了手,将她压在沙发上,伸手理开她额上的头发,露出她精致的脸,“我准你以后都这么叫我。”

    许婉嗔他一眼。

    “你之前要说什么?”他问。

    许婉微微噘了噘嘴,伸手戳戳他的胸口,“在钟小姐面前,你为什么要那么配合我?”

    “我哪有刻意配合,不过是说了实话。”他说,她一改往日躲避的姿态,在钟嘉面前大大方方的承认了跟他的关系,他很高兴。

    “钟小姐好像有点伤心。”许婉说,同为女人,她又如何看不出钟嘉的心思。她刚刚大方承认他们的关系,当然最主要的目的是宣誓主权,打消钟嘉的念头,她想了想。问道,“乌靖,你老实交待,你是不是给过她暗示,或者跟她玩过暧昧?”

    “哪有。”他否认。当然,钟嘉倒是不止一次跟他暗示过,他却从未回应过。

    他说什么,许婉就信什么,“看你这么乖,”她笑了,“给个奖励,”说罢,微微抬头,蜻蜓点水般吻了吻他的唇。

    “就这样?”他眼神深深。

    她嗅到了危险讯号,“你想怎样?”她话音刚落,见他已然吻过来,被他压住,无从躲闪,只得堪堪的说,“这里是医院……”

    他凑近她耳畔,“你也知道这是医院?那昨晚,是谁想勾引我?”

    “我没有。”她小声的反驳,终是底气不足,糯糯的说,“就是有,也是勾引未遂。”

    他笑,“勾引未遂吗?好像有人很失望,”他吻住她,“让我来偿了你的心愿。”

    两天之后。

    “乌靖,你的检查报告出来了,医生让你去他办公室。”护士说。

    许婉显然有些紧张,跟在他身后,可乌靖却回头,“你就别去了,乖乖在这里等我。”

    她略略皱眉,“乌靖——”

    她如此担忧,他脸色也一紧,但却安抚道,“我很快就回来。”他笑笑,伸手摸摸她的头,“等我。”

    半个小时过去了,乌靖都没回来,许婉忐忑不安,如坐针毡,终是忍不住去找他,经过护士站时,却突然听到人说,“刚刚去吴医生办公室那个病人,被确诊了,是急性白血病。”

    许婉心微惊,因为,乌靖的主治医生就姓吴。

    她正想询问时,又见旁边的护士凑过来问,“你说的是那个律师吗?”当得到确诊后,她低呼,“天啦,他还这么年轻,真的是好可惜!”

    许婉瞬间大恸,一想到他得了绝症,想到很快就会永远的失去他,她就悲从心中来,一时间情绪难以控制。

    等她好不容易控制好情绪,回到病房时,却见乌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回来,正伫立在窗前发呆。

    看着他孤单的背影,她难过不已,低声唤到,“阿靖。”

    乌靖回首,脸色不大好,“刚去哪儿了?打你电话怎么不接?”他差点以为,她悄悄走了,又要失联了。

    她忍住要崩溃的泪腺,勉强扬起唇,给了他一个笑容,“你不在,我一个人在这儿待得无聊,就出去走了走。”

    许婉原本想问问他医生怎么说的,可话到嘴边又咽下。她不敢问出,更不敢说她已经知道他的病情,只因见他此刻低落的情绪。想来。他应该比她更难过吧。

    “阿靖,我们今天出去约会吧!”她突然提议。他们能在一起的时间已经在开始倒数了,她懊恼不已,当初为什么要跟他分手,为什么不好好珍惜在一起的时光?正如轻歌所说,后悔已然晚了。

    “约会?”乌靖有些惊讶。

    许婉说,“地点由你来定,你说去哪儿,你想干什么,我都听你的。”只要不在医院,只要能让他们逃避眼前这残酷的现实,就好。

    “都听我的?”他眼底饱含深意的问。

    她点点头。

    他看着她,手突然落在她的腰上,“可我哪儿也不想去,想做的,也只是跟你上床。”

    呃!果真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他都这样了,竟然还想着那档子事,她脸微微红了,“好,听你的。”

    乌靖跌破眼镜,往日,他这样说,她大多都会轻嗔他,可现在,真的是太太太反常了,这倒让他有点心神不宁了。

    不过,他话虽这样说,倒没真的饿得直接把她带上床,而是开车载着她到了z市市郊的青山湖边。

    这里远离城市的喧嚣,空气里也没了那股燥人的炽热气息,湖水湛蓝,垂柳依依,青山绿水,好不惬意。

    见着好些来游玩的人搭起了帐篷,乌靖问她,“想不想露营?“

    她点点头,以前在一起,他们大多窝在公寓里,几乎没怎么出来玩过,曾经没有尝试过的东西,她现在都想跟他一起,

    很快,便买来了帐篷和睡袋,乌靖动作利落,很快便把帐篷搭建好了,“许小姐,咱们的新房落成了。”

    新房?许婉心里突然萌生了一个念头。

    晚餐后,夜幕降临。他们牵着手在湖畔散步,看着湖里倒映着月亮和星星,一副浪漫的景象。

    后来,寻了处台阶坐下来,她温顺的靠在他肩上。

    岁月静好,不过如此。

    她何曾像最近这样温顺过,乌靖心里有些不踏实,如果她知道他的病情,还会对他这样温柔体贴么?或许,会立刻翻脸离开吧!一想到有这种可能,他就觉得瑞瑞不安。

    许婉的思绪微微飘浮着,他的胸膛宽厚温暖,她好想好想一辈子就这样不分开。可一想到他的病,想到能陪在他身边的日子不多了,她心里,到底还是有些悲戚。

    夜晚入睡。原本各自有睡袋,可她却枕着手看他,见他没所动作,后来,她又凑到他耳畔,低声诱惑的说,“你不是想拐我上床吗?”

    她话音未落,只觉得天旋地转,已然被他压在身下了,他说,“是你自讨的。”原本,他今晚打算放过她的。

    她搂住他的胳膊,微微抬头,主动的封住了他的唇。

    这一夜,她既主动,又温柔多情。帐篷里溢着浪漫又缠绵的气息。

    事后,他们相拥,却都没有睡意。

    她是不想睡,只想静静的跟在他在一起,感受他的体温,感受他强烈的心跳,她好想,就这样,跟他一辈子。

    而乌靖,则是不敢睡。曾经,她提分手的前一夜,她也是这样既主动又多情,他真的是怕,怕她会趁他睡着时偷偷离开,更怕她明天早上起来又翻脸。一颗心,起起落落的,忐忑不安。

    夜空,星星寂寥。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感觉怀里的小女人传来均匀的呼吸声时,乌靖的思绪还十分清醒。他多希望,她能永远在他身边,即使她像往日那样任性,无理取闹,只要她在身边就好。也不要像现在这样温柔,温柔得让他不安,温柔得让他害怕她会突然离开。

    清晨,许婉是在鸟叫声里醒来的,她睡眼朦胧,发现帐篷里只有她一个人时,惊出了一身冷汗,想到他昨天有些反常的低落,她立刻跑出帐篷。当她看见乌靖坐在湖畔的背影时,悬着的心才落了地。

    天知道,她有多害怕他不在。

    天知道,她有多怕失去他。

    天知道,她想永远的跟他在一起。

    她慢步走向他,然后拍了拍他的肩。

    乌靖迎着晨曦,微微的出神,没防有人拍他,本能的伸手一挡,却不料,重心不稳,咚的一声掉进湖里了。

    许婉显然没想到他会掉进湖里,她以为,他会立刻游上来,可却见他在湖里起起落落,那样子,好像随时都要沉下去似的。

    她心没由来的一紧,站在岸边,伸手向他,急切的喊着,“乌靖,快上来。”他却没应声,她眼见着他呛了水沉下去,最后只剩手在水面乱舞,她心急如焚,立刻咚的一声跳下去。

    她游到他身边时,他整个人都已经沉在水面下了,她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劲,拖住他就游。

    她一个人游还好,又拖了个人,到底还是游得慢,一直在湖里旋着。

    他突然松了手。

    许婉却又拉住他。

    “别管我。”他推她

    她泪奔。大恸。哪儿会舍得放开他,紧紧的拉住他不松手。

    “……下辈子……一定要嫁给我。”他的气息越来越弱。

    她泪流满面,拉紧了他。

    突然见到他闭上了眼,好像知觉全无,她慌乱害怕,那瞬间,也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力气,一手拉着他,一手用力的划,不顾一切的努力往上游。

    终于,她艰难的拉着他浮出水面。而这时,湖边其他露营的人发现他们,很快便有人跳下来帮忙。

    他们很快被救上了岸,许婉浑身淋湿湿的,而乌靖,整个人已经是昏迷的状态了,她吓坏了,哭着拍他的脸,“阿靖,阿靖。”可任她怎么拍,他都纹丝不动。

    “快给他做人工呼吸!”不知道是谁说了句。

    许婉立刻跪坐在他身边,双手按压着他的胸口,很快,随着她的按压,有水从他的嘴里冒出来,她又俯身,捏住他的下巴, 你所看的《契约婚姻,娶一赠一》的 第504章 不能失去他 已启用防盗模式,只有半章和上一章内容接不上。后面隐藏部份请到百度搜:琦书屋 进去后再搜《契约婚姻,娶一赠一》 观看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