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中飞燕 作品

第五十章 舞会的尴尬

    木清竹如天仙般站在舞台上面讲解时,景成瑞的眼睛几乎没有离开过她分毫,满脸的赞赏与沉醉,这些全部落入了阮瀚宇的眼中,令他非常不舒服。

    很明白他笑容的含义。

    这是在示威。

    他有了乔安柔,而他就可以光明正大的追木清竹了,所以他才会笑得那么舒心。

    该死,阮瀚宇心底徒地窜起一股怒火。

    木清竹下得台来,眼见得阮瀚宇挽着乔安柔的手站上了舞台中央,阮瀚宇意气风发,乔安柔笑得灿烂,他们的出双入对晃得木清竹的眼睛发胀,刺眼之极。

    她的心里像塞满了石头咯得疼痛不已。

    今天他已经成功签下了大单,阮氏集团汽车的转型期完美奠定了。

    这一切都将与她无关了,而且也不需要她了。

    她想,她也没有必要再呆下去了。

    “小竹子。”景成瑞风度翩翩地来到了她的身边,脸上是温和赞赏的笑。

    “瑞哥,你也来了。”木清竹扭头就撞上了正向他深深看来的明眸,明眸里的赞美毫不掩饰。

    “那当然,有你在,我是必定会来看你的风彩的。”景成瑞温文有礼,“小竹子,你又成功了,失去你是我最大的损失也是景顺集团的损失,不知道我还有机会请你回去吗?”

    他的话半是调侃半是认真,这点木清竹是清楚的,不由笑了笑。

    “走吧,我们去外面坐坐。”景成瑞适时提了出来,木清竹正呆得难受,很想轻松下,一听正合她意,跟着他就朝外面走去,反正这里已经与她没有什么关系了。

    庆功宴很快开始了。

    室外碧绿的草坪上摆放着一条条长方形自助台,每台都配有高级厨师与调酒师,这完全是为了迎合年轻人的口味,室内的宴会厅更是奢华,名贵的各种红酒,洋酒摆满了每个长条桌,各式精美的全世界有名的糕点,小吃比比皆是,几乎符合所有人的喜好!

    一般上了年纪的人,基本上都在里面的宴会厅,而木清竹并不喜欢那些沉闷的气氛,便只是一直站在室外。

    景成瑞陪着她,寸步不离。

    轻音乐很有情调的宣染着气氛。

    “cherss!”景成瑞端起手中的香槟朝着木清竹举起了杯子,木清竹趁着慈善活动的空隙换了套时装,显得开朗活泼,很有灵气。

    她低低一笑,也举起了杯。

    杯口沾在唇边,甜美的香槟还没有滑进嘴里,便顿住了动作。

    她的眼睛定格在了前方,心口要跳出来了似的,脸上带着丝窘意。

    阮瀚宇正穿着笔挺的西装朝着这边走来,胸前配带着玫瑰红的襟花,襟花的边角包边又再衬着一圈亮色的紫萝兰。

    整个人看起来风度翩翩,尊贵优雅。

    他一手插在裤袋里,一手端着香槟,步履稳重,脸上是收敛自信的微笑,精神格外焕发,整张脸神彩飞扬,意气风发。

    木清竹忽然就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那丝寒意,他的明眸带笑,虽然不时跟别人打着招呼,可木清竹硬是感觉到他的眼光是直直地朝她射来的,像带刺的球,扎得她的眼睛生疼。

    有一丝莫名的紧张,只是她很快释然了。

    他的臂弯里还挽着乔安柔呢!

    如果没有猜错,他应该是出于礼貌到外面敬酒来的。

    果然有人拦住了他,跟他打招呼,他便跟他们礼貌的碰杯敬酒,乔安柔更是以女主人的姿态站在旁边帮着挡酒,说客套话。

    木清竹心中苦笑了下!

    自作多情真的好吗?

    再不能有任何想法了,这一切与她何关?他,已经说过了新闻发布会后就会答应她的要求。

    他这是在放她的生路,让她去过自己想要的生活,也是在解脱他自己,毕竟他有美人在怀。

    她岂能不懂。

    毕竟他们都是要重新开始的。

    嘴角是无奈的苦笑。

    景成瑞的眼光颇有深意的注视着她,一秒也没有离开过。

    她脸上的表情全部进入到了他的眼里,也进入到了他的心里,他沉吟着。

    木清竹是个怎样的女人,虽然只跟她相处了半年多,他却很清楚。

    她是他见过的最坚强,最上进,最不怕吃苦,最顾全大局,最单纯善良,最能干,最有涵养的女人,也算是豪门中的小姐,他还从没有见过这样的女人,性情低调,高洁,即使有万种光茫照耀着她,她也没有一丝轿纵与矫情。

    其实吸引他的不是她惊艳的外表,美丽的女人他见得多了,能因为美吸引他的女人太少了,他更看重的却是她的智慧与内涵,那些美好的品质,质朴无华却永远闪光的品质深深吸引着他的心,让他为之倾倒。

     ? ?t5矶?6?p2('?:kg?闛??[?6km6?}?4        他想木清竹的前二十五年,他不认识她,那是没有办法的事。

    而她后面的人生还很长,如果他能争取到她,那将是多么美好的事!

    因此,他是不会放弃的,除非她已经名花有主,生活得幸福快乐了!

    只是现在的她,心还没有走出来,他有这个耐心去等待,等到她心甘情愿的跟他走。

    就在刚刚,木清竹看到阮瀚宇挽着乔安柔的手走出来的一瞬间,他看到了她眼里的痛色。

    说明她还没有走出来,她需要的是时间。

    时间可以让人忘记一切,这点他深信不疑。

    不必急在一时。

    “小竹子,再喝点香槟。”他温言软语。

    “好。”木清竹爽快的举杯,再也不去看阮瀚宇与乔安柔了。

    她安之若素,与景成瑞相视而笑。

    “安柔,你去里面帮我应酬下,照顾好你爸爸他们。”阮瀚宇把手中的香槟递到了乔安柔手上,温和的一笑。

    乔安柔心中一沉,接过香槟,老大不愿意,她看到阮瀚宇火辣的眼睛全部都落在了木清竹的身上,心中苦涩,今天她本来安排好司仪小姐宣布她与阮瀚宇上台时是以未婚妻的名义上台的,可是司仪小姐却改成是阮氏集团副总裁的身份。

    她很恼火,过后一打听才知道这是阮瀚宇特地吩咐改的,当时的她怒火中烧,满腔委屈。

    可阮瀚宇的解释却是不能让新闻媒体借此大做文章而影响了阮氏集团的新闻发布会,她听得有理只好强吞下了这口闷气。

    可现在又借故把她支开,这让她很是不爽。

    但她只是笑了笑,点点头,“好,我爸爸正在正宴厅陪着政要呢,等会你要快点过来,不要失了礼节。”

    阮瀚宇的笑 你所看的《守婚如玉》的 第五十章 舞会的尴尬 已启用防盗模式,只有半章和上一章内容接不上。后面隐藏部份请到百度搜:琦书屋 进去后再搜《守婚如玉》 观看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