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中飞燕 作品

bengcha第三十五章 为什么要救我?

    手术正在紧张的抢救中。

    阮瀚宇似尊冰雕般坐在手术室外面的长椅上,脑海里不停地闪过木清竹扑向他,把他推开,替他挡刀的画面。

    他表情呆滞,心乱如麻。

    她为什么要替他挡刀?

    在那么危险的时刻,她不顾安危,奋力冲过来,替他挡了一刀,她不知道危险吗?他值得她这么做吗?

    手术室的门开了,阮瀚宇慌忙站了起来。

    “怎么样?崔主任。”他急切地开口。

    崔主任脱掉口罩,眼角的余尾纹微微皱成了一团,又舒展开来,语气尽量轻松,话里带着笑意:“阮总,放心,病人已经脱离危险了,好在伤口不太深,没有伤及内脏,休养一段时间就会好的。”

    “好。”阮瀚宇松了口气,紧绷的脸也和缓了下来,“崔主任,不惜一切代价,要全部治好她的伤,她是为我受伤的,我要负责,全部都要用最好的药。”

    “放心吧,阮总。”崔主任忙着应承,礼貌地点点头。

    不一会儿,护士推着木清竹走了出来。

    躺在病床上的女人,精致的小脸毫无血色,嘴唇苍白,柔弱得像只小猫,是那样的惹人爱怜,她静静地躺着,没有一点生气,连同身上的冷和敌意全部都消失了。阮瀚宇心中掠过一阵巨痛,忽然觉得,这个毫无生机的女人是那么的不讨喜,还是那个对他横眉怒对的女人有生气,此时宁愿她站在前面,怒视着他,与他吵嘴。

    心里所有的对她的恨与嫌弃都消退了。

    他想,她醒来后,不管她曾经做过什么,他都不会再恨她,嫌弃她了,要与她好好相处,既使做不成夫妻,也没必要弄得像个仇人。

    木清竹像沉睡了千年,又像掉进悬崖谷底被摔得粉碎般疼痛,似乎进行了一场殊死的搏斗,她费力的睁开了眼睛。

    白色,清一色的白色。

    白色的窗帘,白色的床单,鼻子里全是药味,从小最害怕讨厌的药味,最不喜欢闻的药味!

    空荡荡的房里,静寂无声,睁眼就看到了床头柜上的氧气瓶,挂在床头的白色吊瓶,那纯白的吊瓶正在一滴滴往下掉着,恍若妈妈的眼泪。

    她挣扎着想要起身,后背的刺痛使得她嘶哑的叫出了声。

    嘴唇干裂得难受,浑身痛得难受,诺大的房间里没有一个人影。

    这是在哪?

    回忆慢慢拉开了,她记起来了,她受伤了,为了救阮瀚宇她挺身而出护住了他,然后那刀刺进了她的身上。

    为什么?她要去救他?

    在那个危险的时刻,她似乎连想都没想就冲了上去,看到那明晃晃的尖刀刺向他的颈动脉时,她本能的冲了上去,连半分犹豫都没有,到底是什么力量使得她不顾性命危险就冲了上去。

    她想,她是不愿意看到他死吧,要向他索要欠她的债,还有不明的真相,爸爸的死。

    不,似乎不是这样。

    她不愿意失去他,只想看到他好好的,哪怕在她面前发牌气也好,她也乐意。

    这些天越来越多的相处,她发现自己越来越舍不得离开他了,也越来越不想失去他了,她为这种感觉感到害怕。

    不,她不能有这种感觉,他们之间已经没有任何联系了!

    他马上就要迎娶乔安柔了,他爱的人是她啊!关她半毛事都没有啊!

    就像现在,她为他受伤了,可他却连看都没来看她一眼。

    她孤零零地躺在病床上,睁开眼睛只看到满室的白色与可怕的静寂,她不想要这种感觉,好怕。

    后背像火烧般灼痛,她咬紧了唇,眼泪悄没声息的流了出来。

    没有一个人来看她,更不会有人同情她,他们都在嘲笑她吧,不自量力,去救一个并不爱她的男人,你以为拼命救他,就能得到他的一丁点爱吗?

    这怎么可能?

    眼前闪过乔安柔嘲讽冰冷的脸,阮瀚宇亲昵地挽着她的手,俊颜飞扬,神彩奕奕。

    他什么时候与自己呆在一起时有过这样的表情?

    她为什么这么傻!

    那些曾经有过的,没有的感觉全部涌上来,窗外是越来越浓的黑暗。

    她把脸侧到一边,低低抽泣起来。

    宁愿就这样死去了,也好过以后的孤独寂寞伤心。

    门,不知何时悄悄打开了。

    阮瀚宇提着保温饭盒走了进来。

    刚刚走进去,他听到了压抑的低低的哭泣声,心中一紧。

    她醒了!

    他从没有听到过如此伤心哭泣的木清竹,她的哭声是压抑的,悲哀是从心底流露出来的,那哭声是那么凄凉,孤单,落寞。

    他的心也跟着抖了下,一股别样的落寞悲哀涌上心头。

    慢慢走过去,他轻轻把保温饭盒放在床头上,弯下腰去凝视着她。

    她紧闭着眼睛,眼泪如决堤的水般不断地涌出来,鼻子一张一合,轻轻吸着气。像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般。

    “是不是还很痛?”他轻轻拂过她脸上的泪珠,柔声问道。

    正在哭泣着的木清竹感到有轻柔的手抚上了她的脸,听到了不可置信的温柔的问话声,那是他好听的声音,带着深沉的磁性,还有那身上独特的薄菏味气息,像是钻到了她的心底,干涸的心田里流过一沽沽温泉,心里被莫名涌起的喜悦与温暖充斥着。

    她睁开了凤眸,大大的眼睛里满是迷惑与不信。

    阮瀚宇正注视着她晶亮的眸子,眼里的光温柔深沉,没有了那种对她的敌意与嫌弃,更没有了嘲讽,他的眼里全是温和的光,甚至带点她看不明的情绪。

    他们互相对望着,在那一刻,木清竹真的感到恍若在很久很久以前,她就熟悉了这个眼神,似乎把她的生生世世都联系了起来。

    至少在这一刻,她是不后悔救他的。

    “还痛吗?”他再度轻声问道,用手拉了拉她的被角。房间里温度不太低,担心空调太干了会让失血过多的她缺水,她特意调高了温度。

    木清竹紧咬着唇,摇了摇头。

    “哎,还是痛吧,都在哭了,我去叫医生。”他轻轻叹息一声,就要朝外面走去。

    “不痛。”她轻声答道,“不用了 你所看的《守婚如玉》的 bengcha第三十五章 为什么要救我? 已启用防盗模式,只有半章和上一章内容接不上。后面隐藏部份请到百度搜:琦书屋 进去后再搜《守婚如玉》 观看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