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中飞燕 作品

第一十九章 这是哪里

    一夜好眠!

    木清竹睁开眼睛,好看的眸子因为深沉的睡眠格外显得清亮有精神气,她揉了揉眼睛,抬头张望了一番,再揉了揉眼睛,又抬头张望了一番。

    吓得骨喽爬了起来,不由尖叫出声。

    这是哪儿?

    记得昨晚晕过去前,可是二个猥琐的男人扛着自己,那自己一定被强暴了,想到这儿,木清竹浑身发冷,忙朝自己身上瞧去。

    果然只有一条薄薄的浴巾包裹着自己,浑身发冷,却又感到一丝不解,事情似乎并不如她想象中那么糟糕,至少,她的下身并没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

    那这是在哪儿?

    奢华讲究的卧房,窗明几净,舒适华丽。这可不是那二个粗野的男人所能拥有的,难道她被卖到了酒楼。

    慌忙翻身爬起,四处寻找自己的衣服。

    可是没有,他拉开衣柜,里面只有清一式的男装,熨贴很好的衬杉,得体笔挺的西装,一排法式t恤,这绝对像某人高品味的卧房。

    木清竹的心瞬间有丝悸动,难道这会是阮瀚宇的卧房,亦或是景成瑞的,不对,阮瀚宇已经去照顾他心尖的人儿乔安柔了,怎么可能来救自己,那必定是景成瑞了,只有他能怜惜她,才有可能会来救自己!

    她心中激动,二话不说,拿起一件t恤套上去,打开了卧房的门。

    那t恤够长够大,包住了她娇弱苗条的身材,刚到了大腿处,恰到好处而又不显山露水的,t恤质量够好,柔软舒适,穿在身上非常舒服。

    这真是一套够大够豪华的公寓,屋里面金碧辉煌,阔气精美,每一样家具都是时尚的最潮流,既满足了人的视觉又把人的感观极致的发挥出来。

    她美目流转,寻找着那个高大伟岸的身影。

    客厅一侧的门框被开启,一头帅气的黑发,西装革履的男人走了出来,提着名贵手提包,似乎正准备出门。

    “是你。”木清竹一眼就认出了他,笑容僵硬。

    阮瀚宇,竟然是他!

    这里是阮瀚宇的家,阮氏公馆之外的家!

    她做了他几年的挂名妻子,却从来没有听说过这里!

    阮瀚宇面无表情,目光冷冷的,提着包就要出去,经过她身边时,似乎才看到她般,很不情愿地站住了。

    “你救了我?”木清竹小声地问道,低头垂眸,用手捏着衣服的下摆,有丝不安与期待!

    他会舍得丢下乔安柔而来救她,木清竹说什么也不相信!

    阮瀚宇俊眉微扬,带着他独有的霸气,倨傲,俯视着她,冷冷开口:“没想到你这么践!告诉你,以后好好上班,别给我公司丢脸。”

    他修长的身板朝外面走去,尔后转过身来。

    “这里离公司不远,自己去吃早餐。”

    说完这句话,不再回头,摔门而去。

    木清竹愣怔须臾,脸上由红到白,再由白到黑!

    什么意思?说她践,尽管她多次从他眸子时看到了对她的鄙夷不屑,可这样直裸裸地被他说成践,却是头一次!

    心中像吃了黄莲般难受苦涩。

    她践,他的乔安柔就高贵了,既然讨厌自己又何必要救她呢!

    她可没有求他救自己!

    可一想到昨晚被二个猥琐男人轻薄,不由打了个寒颤,后怕不已,也暗暗庆幸阮瀚宇救了她!

    墙上的瑞士进口挂钟,显示快到上班时间,她匆匆冼簌了下,找到自己的衣裙换上朝着公司走去。

    在外面买了份营养早餐,提着便来到了公司。

    公司的人在看到她时,个个眼神怪异,一旦对上木清竹的眼睛便会匆匆移目,搞得她像犯了什么罪似的。

    木清竹见怪不怪,淡然自若。

    阮氏集团占据了整顿大厦十个楼层,从78层起,就全部属于阮氏集团范畴了,所谓人才济济。

    电梯上到了七十八层,停了下来。

    木清竹微握着缠着纱布的手,想到昨晚没有回家,不知妈妈会不会牵挂她,等下该给她挂个电话才好!

    浓烈的兰寇香水味伴随着电梯门的打开飘了进来,乔安柔满脸春风的走了进来。

  &nbs 你所看的《守婚如玉》的 第一十九章 这是哪里 已启用防盗模式,只有半章和上一章内容接不上。后面隐藏部份请到百度搜:琦书屋 进去后再搜《守婚如玉》 观看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