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中飞燕 作品

第十四章季旋的愤怒

    木清浅听得明白,呆呆站了下,不由冷笑一声,那个践人的手受伤了,关她什么事?

    真没有想到那个践人竟连景成瑞那么英俊有权势的男人都会吸引过来,看他对她千般疼爱,当时的她又妒双恨,气不打一处来,这个女人可真会勾引男人,天生的狐狸精,巴不得她疼死才好。

    哼!木清竹,你赖在阮氏集团里,缠着阮瀚宇,不就是想着把我们拿了你爸的财产通过阮瀚宇的手来拿回去吗!呸,休想,你是不会得逞的,只要有乔安柔在,阮瀚宇是不会爱上你的,也是不会帮你的。

    乔安柔的诡计,她早就看出来了,她哪会真的胃疼到这般地步,不过是装模作样惹阮瀚宇爱怜而已,而阮瀚宇接到她的电话就匆匆赶过来了,这说明了什么?

    乔安柔才是他阮瀚宇在意的,爱的人,他就吃她这一套,你木清竹又算得了什么!

    木清浅满心高兴,轻笑出声来,得意地哼着歌儿,迈着轻盈的步子朝外面走去。

    今天她知道了阮瀚宇与木清竹已经离婚的消息,真是太爽了!本来对占有了她家的财产还心存不安的她彻底放下心来,美滋滋地离去了。

    夜色深重。

    a城独一无二的阮氏公馆里,灯火辉煌。

    阮氏公馆,a城权势奢华的象征,以橙黄色基调为主,从意大利进口的汉白玉白砖,纯24k黄金打造的“阮氏公馆”四个大字闪着耀目的光,联体别墅的每一寸材料都来自世界各地,当属最顶端,最时尚,独具匠心的设计,无一不昭显着阮氏集团的财力与势力。

    阮瀚宇的悍马车刚驰进阮氏公馆里,司机就迎了出来。

    “少爷。”司机恭声接过了阮瀚宇手里的车钥匙,弯腰进去泊车了。

    管家匆匆迎上来,“少爷,夫人在等您。”

    “嗯”。阮瀚宇点点头,朝里走去。

    阮氏公馆奢华的客厅里,纯天然云母石地砖在柔和的吊顶灯的照耀下发出莹莹清光,昂贵的真皮沙发上,阮瀚宇的妈妈季旋身着淡兰色的旗袍高贵优雅地坐着,她发髻高挽,精致端正的五官,风韵犹存,修长的脖颈在吊顶灯的映衬下优美如昔。

    白哲的五指端着上好的茶杯,放在嘴边轻轻吹着,热气一圈圈荡漾开去,她张唇小啜一口,复又放在茶几上,动作优雅得无可挑剔,把她贵妇人的身份完美的展示出来。

    季旋,年轻时曾是a城的名媛,无人不知的美人,那时阮沐天亲创的阮氏集团在a城所向披靡,季旋便陪着丈夫没日没夜的打理着阮氏,还借助娘家的势力硬是为阮氏分忧解难。

    就是怀着阮瀚宇时,她都没有休息过,新闻媒体总能拍到事业有成的阮沐天身边站着个绝世少妇,他温柔地呵付着她。

    她挺着大肚子,跟着丈夫出入各种场合,曾经传为佳话。

    当阮氏集团日益蒸蒸日上的时候,她也迎来了人生中最为炫丽的时光,儿子阮瀚宇继承了他们夫妻所有的优点,不仅长得英俊潇洒,在事业上杀伐果断,一点也不会比阮沐天差。

    她真的感到人生的春天是那么的美好,丈夫,儿子都是那么出色,一个女人还能强求什么呢!

    就在他们准备放心的把阮氏集团交给阮瀚宇时,阮氏的老夫人,她的婆婆,却给她的儿子指了一门婚事,那就是迎娶财政部付部长木锦慈的女儿木清竹。

    老夫人放出话,阮瀚宇非她不娶,否则属于阮氏的祖传家产就不会让阮瀚宇继承。

    季旋震惊了,阮瀚宇生气了,阮沐天虽没有反对,却也皱着眉并不开心。

    阮氏家族并不只有阮沐天一个儿子,阮瀚宇还有一个叔叔阮沐民,尽管他们早已分家立户,各自发展。

    但阮氏集团真正的地契与房产都是属于阮氏家族的,虽然阮瀚宇把他名下的阮氏集团经营得风生水起,但阮氏家族的继承权不容忽略,目前他旗下的项目都是因这基础发展的,奶奶可是关健人物。

    精明的阮瀚宇当然知道其中的利害,而且阮瀚宇最敬重的就是他的奶奶,在他奶奶的眼里,他可是阮家难得的有出息的好孙子,比起叔叔家二个孩子,他优秀太多了!

    他不情不愿的接受了!

    三年前,阮瀚宇与木清竹的婚礼,那是阮家奶奶最后一次出现在公众面前,此后,九十高龄的她便修身养性,颐养天年,再不见任何人!

    基于这样的原因,阮瀚宇并不希望他与木清竹离婚的事让奶奶知道,现在奶奶身体并不是很好,只要能瞒过一阵,或许一切都会烟消云散的。

    “妈妈,你找我?”阮潮宇帅气的身影走进客厅,斜卧在沙发里,双手拧着眉头,才刚刚把乔安柔安抚好,身心俱疲。

    佣人端上来一杯热茶,阮瀚 你所看的《守婚如玉》的 第十四章季旋的愤怒 已启用防盗模式,只有半章和上一章内容接不上。后面隐藏部份请到百度搜:琦书屋 进去后再搜《守婚如玉》 观看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