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夜轻风 作品

第六十七章|脏!

    爱人之间是最容不得半点沙子的,即便是再爱也受不了这种背叛。

    瞬间明白过来的苏启华,终于了解了为什么在他们分开那么多年后,还会那么轻易的又在一起,心中也不觉为自己捏了一把汗,还好自己没有逾越过那道防线,否则哪里还有今天的幸福!

    “翰文,我是不是要永远的失去她,是不是?是不是?”欧阳朔眼眸火红地着站在自己身边的好友。

    “你知道刚才她打我的时候说句什么吗?”

    摇晃了下身子,邪魅冷凝的精美脸颊显出一抹颓废的绝望,“脏。她嫌我脏,脏!哈哈哈,我怎么脏了,我哪里脏了,我为了她守身如玉六七年怎么就脏了,啊?说啊,你们给我说啊!”

    泪水清冷地从他的冷魅的脸颊滑下,带着决然的怒气,“好,好,我脏,我脏!那我就要脏给她!”

    自暴自弃的气的欧阳朔让苏启华恨不得上前给他一拳,一把推开拦在他身边的莫翰文怒吼道:

    “好啊,你去啊!到那时你再,你还会不会走到她的身边么?会不会在有资格站在她的身边,哼!到那时你只会将她推到别的男人身边,只会糟蹋着你自己的感情和尊严,只会着她幸福地依偎在别的男人身边过着幸福的生活,只会着你的宝贝们叫着别的男人爹地,只会将你唾手所得幸福拱手让人。”

    一句句诛心的话语惊醒梦中人,欧阳朔晃了晃身子,压住心中所有的不甘,转身向外面走去。

    远远的就到小小和那个男人站在一辆白色宾利旁说话,本就怒火攻心的他见到这一幕更是让他整个燃烧到了顶点。

    想也不想地就冲了过去,上前一把拽着还在和方昊说话的小小就走。

    “放开!”小小厉声的挣扎着,随即扬手就要打他,却被他一把抓住她高扬的手腕,目眦俱红紧盯着满脸怒火的小小,完全无视站在一旁一脸幽暗的方昊。

    “放开她!”

    方昊一把拽开小小,抬手就要打欧阳朔,却被小小拦在身前,毅然坚定的眼眸让愤怒到极点的方昊瞬间冷静了下来,目瞪着急切伤痛的小小悻悻地放下手臂,转身跳上车子哼了一句:“小小,今天欠了我一个人情,改天我可是要讨回来的哦。”

    哼,别的都先放下,先讨个见面机会再说,反正那个什么欧阳已经失去先机,不如就给她一个了断的机会。

    小小有些呆愣地望着从她身边刮过的车影,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个缠了自己半天的人,居然就这样一阵风似得没影了。

    站在旁边的欧阳朔着站在那里满脸依依不舍的小小,心中的恨怒更是达到了极点,咬着牙着还未回过神来的小小,想也不想拦腰直接扛着人向他的车子走去,人肩上的小小如何挣扎怒吼。

    被摔在后车座上的小小爬起来的小小,刚要挣扎着下车就到欧阳朔那双水波潋滟的深眸里盛满的滔天的怒火,那张邪魅迷倒众生的俊脸布满狰狞的狠戾。

    这样的欧阳朔是她第一次见到,心也不自觉地跟着一颤,随后便听到一声震天的关车门声,紧跟着便是那旋风般的车速飞离原地,直吓得小小使劲仰靠着后座不敢轻易移动。

    海滨别墅,欧阳朔那次受伤养伤的地方,那个第一次全家人聚集的地方,这里也是他们一家人解冻的地方。

    如今在回顾这里心里有说不出的复杂与纠结,怔怔开着敞开车门冷漠瞪视着自己的欧阳朔,咬了咬唇沉默地走下车,冷冷地站在碧绿的草丛上,着早已凋零的花朵,还有几分萧条孤冷的树木,心不知道怎么的就酸涩了起来。

    “我想我们有必要好好的谈谈。”经过一路的疾驰,心中的怒火也平复了许多,冷静舒缓的话语让小小的心刺痛了一下。

    “还有必要吗?”疏离冷漠的语气让欧阳朔心底的火又腾腾地升了上来,但是一想起苏启华的话语,咬了咬牙还是软了下来。

    “我知道我很自私,一直以来都只为我自己考虑,可是在滔天的权势面前我也有我的身不由己,我总不能着和我一起拼搏的哥们们因为我的缘故而堕入牢笼吧?”

    欧阳朔低头着小小,着她那苍白消瘦的脸颊还有那张清艳绝美的脸颊,着她清澈黝黑的瞳眸里盛满的烟波雾蒙和委屈,心中所有的怒与恨顷刻间化为无尽的怜惜与疼爱。

    无声地叹了一口,伸手将她揽入怀中,不顾她的挣扎于怒吼低声道:“相信我,我的心里一直都有你。”

    一句话深深的刺痛了小小的心,想起报纸电视上的那些画面和视频还有今天在宴席上给冉小白戴戒指的那些画面,心陡然一冷,狠狠地将他一把推开,冷冷的带着厌恶的着面前的男人说:“对不起,欧阳少爷,您的似海深情我厉小小负担不起。”

    说完向着来时方向走去,连车子都不做直接就要走回去。

    “厉小小,你特么到底要我怎样做才会甘心!”欧阳朔气恼地一脚踹向身边的车子,面目狰狞着渐走渐远的身影,心想着自己已经如此放低姿态,她还想要干嘛!

    可是再抬头时,身影以远带着决绝的毅然,让他的心没来由的一慌,难道说他真的要永远的失去她吗?

    心,抽痛的他身形一晃,顾不得什么该死的面子与其他直接跳上车,奔着那身影驶去……

    “厉小小,你到底闹够了没有,你到底能不能心平气和坐下来和我说句话。”欧阳朔直接将车子拦在她身前有些气急败坏的吼道。

    小小耐住所有的心性直直地着脸皮超厚的欧阳朔,淡漠开口说道:“我在对你,欧阳少爷说最后一遍,我厉小小和你之间从现在开始是天涯陌路人,陌路人希望欧阳少爷你能懂!”

    欧阳少爷?天涯陌路人?这就是他们最后的结局,一句话抹杀了他们之间所有的情和瓜葛,这个女人还真不是普通的狠!

    摇晃着摇摇欲坠的身子,默默地着她,妖冶的桃花水眸带着痛心的绝望着他,干裂嘶哑的嗓音狠狠地撕裂了她的心。

    “就是死也别想跟我划清界线。”说完头也不回地跳上车绝尘而去。

    着那绝尘而去的身影,小小无力地瘫软在地上,泪水已经清流而下,伴着撕痛心哭喊了出来。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为什么呀?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我的心有多痛,你知不知道我无法根本无法忘记你躺在别的女人身下的样子,知不知道啊!怎么办,你让我怎么办!你已经成了别人的新郎,新郎!啊~”

    撕心裂肺的痛哭声,声声敲碎了远处暗藏在树后欧阳朔的心,刚刚因为他一时气愤驱车离去,可是再走不远后终究是不放心小小一个人独处在着空旷的海边,于是很没有骨气地将车远远的停在一边,自己一个人悄悄地走了回来,老远的便听到了那撕心裂肺的声音,绞的他的整颗心都跟着碎了,原来不是不爱,只是太过于在乎。

    背过身狠狠地依靠苍凉的大树上,闭着眼睛忍受着她内心的痛哭与矛盾,想象着这些日子来所发生的所有事情。

    最后咬着牙默默地对着自己说:“小小,既然你不肯原谅我,那么就让我们从新开始,从新相爱吧!”

    睁开眼睛,站直身子一步一步地向她走去,心里默念着:“希望这一次的我不会再让你失望。”

    “小姐,你好,我是欧阳朔……希望我能够帮助你。”哽咽含泪的话语,让小小忘记了哭啼,抬眸怔怔地着不远处同样满面伤痛的欧阳朔,凌乱的头发让他整个人起来有些颓丧,囧噶的小小飞快地擦干脸上的泪水站起身傲娇地越过身前男人友好的手臂,冷漠地挺直身子向前走去,才不去理会这个去而复返的可恶家伙。

    这算什么嘛?人家在的时候冷言冷语讥讽,人家一走哭天抢地,丢人!这人简直都丢到家了!小小恨恨地咬着唇,懊恼地恨不得直接呼自己几巴掌。

    “我送你回去,这里根本就拦不到车。”欧阳朔不容她拒绝直接拉着人就往车里拽,然后什么也不说直接开着车走人。

    小小气恨地瞪视着专注开车的某人,想着既然是他给自己拉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凭什么自己要用腿丈量回去啊,想到这里倒是安心了不少,也不去他就那样嘟着唇堵着气地着车外的景色。

    车内的气氛历时被静默侵染,带着淡淡的哀伤流露在两人之间,彼此难受纠结着。

    来到卢亚轩所居住的岐山别墅时已是黄昏,金黄的余晖印染着彼此的脸颊带着夕阳西落的暗淡与哀凉。

    “我知道我以前所做的事情一直不会让你原谅我,但我们能不能将这一页翻过去,重新开始?”嘶哑的嗓音带着淡淡的伤痛和与哀凉。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