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夜轻风 作品

第六十六章|后悔

    “你所说的这些我全部都了解,放心,我只是发泄一下。米瑟利谢谢你在这个时候能够顶着压力来帮我。”

    欧阳朔平复了一下心绪想象着冉小白那个贱货居然赶在他的酒里下料,阴阴的一笑,心想既然那么的急切想要那么就让你好好的享受一下吧。

    “笑的那么阴险,不会是在酒里下料了吧?”

    想起欧阳朔在往冉小白嘴里灌酒的那一幕眼眸荡起一抹阴寒,蠢货就是蠢货,居然在这档口里想要生米做成熟饭,也不自己是不是偷奸耍滑那块料。

    “你怎么知道?有那么明显吗?”欧阳朔讪讪的着多年的好友。

    米瑟利好气地横了他一眼,一拳拍在他的肩上,满脸鄙夷“这么多年了,你老兄什么时候吃过亏。”

    “谁说的,今天的一出是什么?老兄我如今的处境有多凄惨你老兄也不是不知道,这不叫吃亏难道还是占便宜?”

    “是呀是呀,明天你老兄就会成为全市人民热论的对象,盛世集团的未婚妻冉小白女士订婚之日与小叔苟且,到那时冉氏的名声全倒,股市也定会暴跌,在紧接着冉副局长被督查办的审查,一波接着一波的打击即便冉小白女士是铮铮铁汉,相信也会被你的铁骑大炮轰散打倒。”

    “冉氏一直是乔氏的地下钱庄,如今钱庄一倒,我就不信那乔雅芝还会有钱能使鬼推磨?”

    欧阳朔冷魅的眼眸泛起一抹寒光,阴寒冷凝的气势让站在一旁的米瑟利心下一抖,还好他们是最好的朋友而非敌人。

    说着,他走进内间打开水龙头舒舒服服泡了一个热水澡,然后慢悠悠的换好衣服,紧接着接到内室的电话,说两人已经快到高潮了。

    阴阴的一笑,快速地整理好自己,然后带着米瑟利和早已等在外面的苏启华等人一同向楼上走去。

    “爸,小白呢,不是进去换件衣服么,怎么到现在还没有出来?”

    欧阳朔假惺惺地拦住一脸急切想要奔出的冉铁军,然后拽着他说:“爸和我一起去休息室吧,这人也真是的,放着外面那么多的客人不管居然跑到外间多清净去了。”

    “小朔啊,你先去,爸还有点急事去处理一下,马上回来。”说着冉铁军就要挣脱他钳着的手臂。

    “一起进去吧,爸你也不是不知道小白的性子,这要是饭店里闹了起来,我也管不了她不是,到时候让一众宾客到了也不好,走吧走吧,耽误不了你多少时间的。”

    这样紧急的时刻怎能缺了您老人家的存在,欧阳朔阴阴的一笑,在心里补充道。

    407房内,暧昧之声飘荡,的气息让人的心扉激荡羞窘,**奔腾在床上的两人极力地纠缠运动着,伴着让人脸红心跳的荼蘼声让人遐想非非。

    欧阳朔踹开门见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景致,讥讽地着床上浑然忘我的两人,以及面色青白交加的冉铁军。

    “你个不要脸的贱货!”冉铁军气急败坏地冲上前去一巴掌将坐在上面,极力舞动身体的冉小白同学打下床去,着慌乱盖住身体的欧阳平和清醒过来恐慌畏缩在床脚瞬间肿红了半边脸的冉小白。

    颤抖地指着两人,一口没压住鲜血喷薄而出,晃了晃身子还没来得及说话,门外传来了冰冷至极的声音。

    “请问你是冉铁军冉副局长吗?”

    门外传来惊恐的声音,“铁军,这是怎么一回事?”付雅惠的姐姐紧跟随其后,身后还有付雅惠和欧阳艳等女宾,在到面前的一幅情景时不觉一呆。

    趁乱将薄毯将自己身体包好的冉小白颤颤巍巍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满眼的惶恐与畏惧,还有一丝茫然,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对,我是。请问有什么事?”心里却明镜似得知道这下自己是真的完了,刚刚他接到乔雅芝的电话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原本还打着侥幸的心里想要跑路,却被该死的欧阳朔拦了一个正着,或许这一切都是天意吧!

    天要亡我,如何能逃!

    满目凄凉地着穿过人群来到他面前的便衣人,着他们冰冷的面目冷冷的一笑,静默地等待着他们下面的话语。

    “我们是李宗启案件的调查督办,希望你能配合我们查一宗****买官卖官案。”说着将工作证件在他的面前一晃,随后毫不留情地将一副冰冷的****戴在了他的手腕之上。

    “爸,这是怎么一回事,怎么一回事啊!”小白的心颤抖了要知道他老爸可是她这一辈子的靠山啊,要是他倒了……她要靠谁啊!

    啪的一声冷酷的巴掌声响起,冉小白捂着脸呆望着一脸冰冷的父亲,某种全是茫然与无措,他最最亲爱的父亲居然打了她。

    “我冉铁军这辈子最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收留了你这个败家女!”说完决然的穿过人群向门外走去,他知道他为之奋斗了一声的仕途没了!

    “铁军,铁军,你不会有事的,不会的!”付雅惠的姐姐疯了一般地冲了过去,自我安慰地着自己的丈夫。

    冉铁军冷冷地了一眼自己爱了多年的妻子,眼里有说不出的悔与恨,“你不觉得一切都太晚了吗?”

    随后眼眸无情地扫了一眼她身后的付雅惠,然后冷然的一笑向外走去。

    付雅惠这时才留意到床上的欧阳平,只感觉脑袋嗡的一声,空白一片,怔怔地望着半裸着身子完全傻掉的小白,泪水一滴滴的掉了下来。

    恼恨地奔了过去,她这到底是做了什么虐啊,兄妹乱lun,乱lun啊!这要让他们以后可怎么活呀!

    一把抱住呆掉的女儿,心中的疼痛恨不得要将她的整个人撕裂开来,一回头着满是得意笑容的儿子,气恨的一巴掌呼了上去。

    “你这个虐子!”

    欧阳平捂着脸愤恨地着自己的母亲,随后无所谓地耸了耸肩然后当着众人穿上衣服,冷然地着付雅惠满脸痞气的说:“你放心,我是男人,绝对会对自己做的事情负责,不像某些人连自己的老婆孩子都照顾不了!”

    说着斜眸了一眼脸色铁青的欧阳朔,撇了撇嘴,傲然地穿过人群向外走去。

    “大姨,大姨!”身后传来欧阳艳的惊呼声,引得本就乱作一团的场面更加的混乱了起来。

    刚刚走上楼来的小小茫然地着这混乱的一切,搜寻着表哥和凌枭的身影,无意间到欧阳朔那张铁黑的面容,完全不知才离开这么一小会,盛大的订婚典礼就变成现在这幅模样了。

    站在他身旁的方昊似乎察觉到了什么,霸道的伸手将身边的小女人揽到自己的怀中,在她还未来得及挣扎时,低头贴着她粉白的玉耳低吟,“这里太乱,我们走吧。”

    炙热的呼吸让小小的身子一僵,想要说的话语登时忘到脑后,还未回过神来,已被他强拖着走到楼梯口处,在想要挣脱时他已经将手松开了,随后不容拒绝地直接牵着他的手向大厅走去。

    “放开!”小小还未出声,身后冷寒的声音如风般传来。

    “哼哼,不好意思,欧阳先生,您的未婚妻在那边,请不要打扰我和我的女朋友亲热!”清冷暧昧的话语让小小的脸一红。

    女朋友?这人的脸皮还真不是普通的厚,他们只是刚刚认识不到一小时好不好?

    只是在到欧阳朔那张铁青的脸时,心中堵得那口郁气松快了不少,甚至有种解气的感觉。

    方昊仿佛感受到了小小的心理变化,素手一扬亲密地将她揽入怀中,宠溺地笑着怀里满脸柔顺小小,眼眸中闪过一抹怜惜。

    难怪刚刚在林间会是那种凄然绝望的神情,这事就是放到谁的身上不伤心难过啊!

    “放开!”一声厉喝,不等他反应过来怀中一空,人已经被他拉入怀中,带着怒气地将她整个人锁如他宽厚温暖的怀里,淡淡的烟草香气扑鼻而来,让小小的心一痛。

    遂然想起那些污浊的照片,心内一阵恶心,抬手就是一巴掌,啪的清脆响声,震惊了走廊上所有的人,有的怀着笑话的心思,有的满脸的担忧更有甚者幸灾乐祸地讥讽地着面前的一切。

    小小无视周遭的一切,面色惨白地了一眼愣怔在那里的欧阳朔,然后毅然的牵起方昊的手臂向楼下走去……

    欧阳朔阴黑着一张脸着完美和谐的两个身影,气恼地将手握紧了松开,松开又再次握紧,随后感觉嗓子一甜,生生地将那口腥甜咽了下去,摇晃着身子向换衣间走去。

    “怎么会这样!”米瑟利和莫翰文一脸惋惜心痛地着要成陌路人的情人,心中说不出的复杂。

    一旁的桑琼上前握住苏启华的手冷漠低声说:“我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局的。”

    苏启华讶异地了一眼身旁的小女人等待着她的解说,

    “如果你到我和别的男人的****后,还会毅然站在我的面前吗?”说完如白痴般瞪了一眼还站在那里没反应过来的呆子,转身向楼下走去。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