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夜轻风 作品

第六十五章|订婚宴

    “有喜欢的吗?要是没有,一会我再让人给你送过来一些别的样式的,时间太过于紧张,没办法让人给你设计订做。”

    卢亚轩一身黑色的修身礼服将他装扮的更加儒雅俊美,清冷的容颜里带着少见的温柔。

    “呃,哥,只是一个宴席而已用不着这么夸张吧?”小小讪然地着他,有点不敢相信的着他,心想着那些著名的设计大师都是你们家的啊!

    卢亚轩温笑地了她一眼,宠溺地揉了揉她刚刚梳好的墨发轻柔地哼道:“这些都是我们家刚设计好的样品,只是……你的身材很标准。”

    说着他上前拿起一件宝蓝色真丝的深v领镶钻的礼服递给小小,“试试这件吧,感觉很配你的气质。”

    小小讶异地望着自己的表哥,想象着原来你大爷不光炒股,还卖衣服呀,怪不得李维的专卖店上的衣服都那么的时尚漂亮呢,原来是有名家大师在后面鼎力相助啊!

    想到这里,暗自撇了撇嘴乖顺地拿着衣服进入换衣间将衣服穿上,一脸惊艳地着镜中的自己,宝蓝色的真丝面料很好地衬托出她白皙姣好的面容,深v镶着纯色钻的领口完美地凸显出她火爆的身材。

    修身简洁的样式更显出她冷艳高贵的气质来,腰间自然而然的褶皱让她的整个人起来越发的柔美纤细,这样的礼服配上这样的冷艳绝美的人,那个男人了不动心,不痴迷。

    卢亚轩满是痴迷地着装扮精美绝艳的小小,随手从身后拿着一排首饰盒的佣人那里拿起了一条何其搭配的白金镶着红蓝宝石的流苏的项链给她戴上,随后满意地点了点头,深邃的眼眸里闪过一抹黯然,然后将一件黑色的与他匹配的黑色貂毛披肩披在她的身上。

    “昨夜下霜了,多穿点,别冻着。”关心的话语带着丝丝的暖意流入心间,小小扬起精致的小脸,轻笑地点了点头,完全不知这个笑容在卢亚轩的心里泛起多大的波浪。

    楼下,一身银灰色礼服的凌枭一边和****有一搭没一搭地谈论着孩子们的功课一边瞄着楼上的动静,当楼梯口传来敲打着心扉的脚步声时,不自觉地站起身仰望着从上面缓缓而下的绝世佳人。

    宝蓝色的镶钻礼服高贵典雅中带着冷艳的傲然,黑色的貂毛披肩映衬的格外的雍容靓丽,这还是他认识的那个长在贫民窟中的厉小小吗?

    只是一瞬间,便到她身后的人,深邃的眸子一暗,低头拽了拽身上银灰色的礼服,心里说不出来的复杂与不舒服。

    在抬眸时,小小已经走到他的面前,满面的笑容让她起来更加的温婉动人,在到她很自然地挎着自己的胳膊,心里满满的蜜意眨眼间将心里的那抹涩意消除的干干净净。

    身后的卢亚轩苦笑地摇了摇头,告诉自己她是自己的妹妹,永远!永远是他要保护的人。

    车子在到达帝豪大酒店门口时,已经是快要到开宴的时候了,如预料般,小小在进门时还是引起了一阵轰鸣惊艳声,在众多的惊艳妒忌目光中,小小如芒刺背般的走过那长长的廊道,然后就到一身黑色礼服脸色阴沉的比似死了爹还要难的欧阳朔。

    不满地吐了吐舌,然后示威性地往凌枭的身前靠了靠,凌枭低头了眼一脸讪然的小小,凉薄的唇角微勾,抬臂直接将佳人揽入怀中,顺便再她光滑的额上印上自己的轻柔的一吻。

    如此亲密的动作让站在不远处的欧阳朔有种想要****的冲动,目眦俱裂地瞪视着站在那里的三个人,冷冽的气势让他身边的几个人不自觉的抖了抖身上的冰碴,然后有些懊恼地回头瞪视了小小和她身边两个男人一眼。

    “欧阳,小不忍则乱大谋,记住,千万要忍住。”苏启华极力地抓住欧阳朔的胳膊让他千万不要冲动行事。

    旁边的莫翰文也极力地抓着那位的手臂,生怕他一下没忍住将整件事情弄得砸了。

    欧阳朔恨恨地瞪视着凌枭,着一脸冷艳淡漠的小小,心如刺痛般的疼痛起来,满心的火气涌在心间像似要将他整个人燃爆一般,胸腔不自觉的一股一股的那口气憋在那里如何也咽不下去。

    这时音乐声响起,冉小白挽着冉铁军的手臂走了进来,一身纯白色裸肩礼服将她衬托的纯美娇艳,淡淡的幸福笑容刺痛了小小那颗早已冰冷的心。

    原以为她的心早已死去,没想到原来还是会痛的,忍住眼底的泪,逼着自己漾起一抹祝福的笑,然后有些无力地依附在他的身上,感觉身体的最后一丝气力也被抽掉放空,腿慢慢地颤抖了起来,眼睛却依然的直视着那个人,着他缓慢地走向那个女人,完全没有了刚刚和他赌气的气力和洒脱。

    扬了扬垂在身前的发丝,满目痛心地着他满脸笑容地为她戴上戒指,着他和她那刺目的笑脸感觉自己连呼吸都是多余的,闭了闭眼睛,用尽全身的力气站直身子,然后拨开揽着她的手臂转身向外面走去。

    “小小,你要去哪儿?”身后传来追出来凌枭的呼唤,冷冷的转过身,小小漾起一抹凄然的笑,“我想出去透透气,一会就回来。”

    着她渐渐远离的身影伴着金色的余晖,凌枭的心一慌,感觉有什么东西要从他的身体里抽离,想也不想地抬脚就要追上去,却被身后的卢亚轩一把拽住。

    “让她一个人静静吧,有些时候还是不要逼得太紧。”

    阳光温暖的照在人的身上,伴着含着花香的风有着说不出的惬意,抬眸着伸展着长长枝条的柳树随着暖风如流苏般轻轻地摆动,伴着湖水的青绿荡漾着人的心扉。

    慢慢地行走在林间的小路上,着不远处的绿丛和繁花还有争相竞放的秋菊,烦躁的心开始静默了下来,一步步踏着人生的脚步着行色匆匆的人们,心底里涌出无尽的哀凉,不知不觉间已然走进一片金黄色。

    银杏树如桥拱般笼罩着整条林荫大道,染上金黄的树肆意地绽放着他秋季的美丽,辉煌而绚丽。

    冷风慢慢地吹过,金色的树叶如雨般随风飘下,漫天的金色渲染了整条街道,带着金色萧瑟让人染上一抹哀戚,本就沉重伤痛的心带着茫然的凄冷呆望着,水润潋滟的眸子里闪烁着晶莹的泪花缓缓地流过那苍白绝美的脸颊,与这萧条飘落的金色形成了一副绝美的图画。

    聚光灯不停的闪烁,却丝毫未察觉的小小丝毫不知此时的她早已深刻在一个男人的心上。

    “小姐,我能为你解忧吗?”宽厚温润的声音让她顷刻间回过神来,抬眸轻着站在自己身前满脸担忧的帅气男人,微微一笑转过身向前继续走去。

    男人皱了下眉,随后跟上去,“小姐,我的手机没电了,可以借你的手机用一下么?”

    小小停住前行的脚步,没有多想地随手从她粉蓝色香奈儿包里拿出手机递给那个男人,着他修长的指尖飞快地按了一组号码,然后听到身上的手机铃声发出悦耳的声音,不悦地瞪视着他。

    “你骗我!”小小恼怒抬手抢过男人手中的手机转身向前走去,不顾男人紧跟来解释的声音。

    “这是一个男人对自己一见倾心女人的自然反应好不好?我叫方昊很高兴你美丽的女人。”男人死皮烂脸地跟在小小的身后介绍着自己。

    “……”小小冷冷地扫了他一眼,继续快速地向前走,一点也不理会那个叫方昊男人的死缠烂磨。

    帝豪酒店内,往来客人目光专注地盯视着台上的为新人,着他们手腕交臂准备喝着交杯酒。

    欧阳朔阴沉冷凝的脸颊漾起一抹阴寒的笑,然后在冉小白樱唇微张之时,直接将手中的酒杯倒入她的口中,而冉小白手中的酒则在他抖腕的时候直接洒到了身上,一身的狼狈伴着宾客的唏嘘声,尴尬地点了点头吩咐一直站在自己身后面色铁黑的欧阳平照顾好小白,然后一个人到换衣间去了。

    一进换衣间欧阳朔就气急败环地一拳打在那雪白的墙壁上,鲜红的血带着刺目的印痕镶嵌在那无暇的墙面上刺目惊心。

    阴寒的煞气瞬间渲染了整间房间,让刚刚进屋的米瑟利冷的地抖了下身子,皱了皱眉,着满脸狠戾暴躁的欧阳朔,无奈地摇了摇头。

    “你这是何必呢,不过是一场戏罢了。”

    “我已经将所有的证据交给他了,为什么在婚宴上没有将那个老家伙带走,为什么,为什么?难道真的要我等到跟她洞房花烛!”

    “你知道么,我特么这辈子最想站在那里接受洗礼的女人在台下,而不是她那个贱货,你懂不懂!”欧阳朔一把甩掉想要查他手伤的米瑟利。

    想到小小那绝望凄然的身影,欧阳朔的心就如刀绞一般,从来没有此刻般痛恨自己的无用与自私。

    米瑟利无奈地摇了摇头,“我爹地只是负责调查,上面还压着一个督察长,让他有什么办法?再说所有的事情也不过才发生两天而已,时间太过于急迫,难道人家只听你的一面之词,就逮人?”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