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夜轻风 作品

第六十四章|想成为你家的一员

    心动了一下,李维有些羞涩地瞟了一眼大大咧咧没事人一样,着外面景色的小小一眼,清秀的面容上划过一抹黯然。

    自己比她大那样多,还有过一次失败的婚姻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沉闷地甩了甩头继续聚精会神地着前方开着车。

    半天,没有响动,小小有些不解地了眼阴沉着一张脸开着车的李维,不知所措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最后嘟着一张殷红的樱唇着窗外的街市。

    车子很快驶进了卢家的差不多有千坪的豪华别墅,一望无际的碧绿的草坪,老远便能听到孩子们快乐的笑声。

    泛着白的平板布鞋踩在柔软的草坪上,如梦般着如帝宫般的豪华别墅,虽说这几天天天可还是依旧忍不住掐了掐自己的大腿,证明自己确实不是在梦中。

    然后迈着似轻松的脚步向那片欢乐的笑声走去。

    阵阵扑鼻烤肉的香味飘来,伴着愉悦的笑声着不远的老人,满脸慈爱地微笑着着喊着孩子们到他的身边来。

    “舅舅,我回来了。”小小微笑地走进老人,着他慈爱地冲着自己点了点头,然后坐在他身边不远的小竹椅上。

    ****微笑地着和自己的妹妹长得极像的孩子,慈爱地摸了摸她的头然后又满是复杂地着身前的篝火想了许久才说:“孩子,有些事情到了放下的时候就得放下,因为有些人有些事不值得你去心痛和惋惜,你懂么?”

    小小的心刺痛了一下,其实在回来的路上,在大显示屏上的新闻上她已经到了播报,盛世财团总裁与冉氏联姻的消息,只是这话一旦被人提起就好像刚刚合口的伤疤,被人生生的撕裂,连皮带肉疼的小小差点窒息过去,忍住眼底的泪,小小咬着牙微笑地着****。

    “舅舅,明天他的订婚宴我会去的,去祭奠我曾经的爱。”

    说着眼角的泪还是很不争气的流了下来,她飞快地擦去然后继续笑着说:“没有失去,舅舅就不会有拥有,舅舅,其实我真的很幸福,因为在我最最脆弱痛苦的时候,有你们一直陪伴着我,关心着我,让我知道,我不再是一个人孤独的活在这个世上……”

    ****心疼地将她揽在怀里安慰着,“当然,我们是一家人,一家人,小小你懂么?”

    小小哽咽地点着头,着焦急跑过来茫然心疼着自己的宝贝们,小小羞窘地擦干脸上所有的泪痕,扬着脸笑着说:“宝贝们,我们是一家人,从此以后我们不在孤单,不在人人欺辱了,因为我们有家人。”

    想着这十几年里飘无定所的生活,想着孩子们被人欺辱压抑的生活,小小心中的委屈奔涌而来,正大眼睛将所有的泪水咽下,拿起一根刚烤好的鹿肉假装调皮地着孩子们说:“这肉可真香啊,不知道是谁烤的呢?”

    ****心疼地着小小的一言一行,怜惜眸光闪烁着点点的泪花,妹子呀,这些年你带着这个孩子究竟受了多少的委屈与苦楚啊!

    “不要忘了算上我哦,因为我想要成为你们家的一个成员。”身后传来凌枭温暖宠溺的声音。

    小小讶然,这是变相求婚还是只是一个玩笑?呵呵,还是当成玩笑的比较好。

    “所以明天你就做我的男伴好了。”说着欢快的站起身一把抱住他的胳膊,一副打死都不松手的架势。

    “明天,我也会陪着我们家的公主一起去。”不远处走来的卢亚轩也跟着凑热闹的说道。

    “我也要去,我也要去,去参加亲爹的订婚宴一定是一件有趣的事情。”几个小家伙热闹不怕烂子大跟着瞎起哄。

    老爷子****站起身,弯腰将几个小家伙拢在自己身前笑眯着眼睛说:“大人的事情咱们可不去参合,走走去排练场陪爷爷去玩去。”

    “小小,你跟我来。凌先生先到客厅做一下,我们随后就来。”卢亚轩冲着凌枭点了点头,转身向豪华的别墅走去,穿过豪华的金碧辉煌大厅来到三楼的房内。

    这是小小第一次进入他的房内,第一次到装修奢华的堪比皇宫帝苑的别墅豪房里,最为素雅简洁大方的房间。

    “喜欢吗?”卢亚轩着一脸好奇欣喜的小小,着她流连在一处红木镂空精雕的屏风上微笑地问道。

    “嗯,有种熟悉的感觉。”小小不好意思地收回抚摸在屏风的手,尴尬地着永远对着她一脸温和的卢亚轩说。

    窗外温暖的阳光洒进落地窗内,喷洒在他修长笔直的身影上,粉蓝色的衬衣趁着他清俊温和脸颊越发的柔美帅气,淡淡的卷气带着丝疲惫与怜爱直直地望进她清澈的眼眸中。

    “说吧,什么事?”

    “我只是想要最后问你一句真的放下了吗?不管他有多大的苦衷?”

    “放下了,不想在和他又任何的瓜葛,这是心里话。”

    简洁明了的话语让卢亚轩欣赏地点了点头,然后坐在沙发上着依旧站在那里的小小说:“如果是这样,那么明天参加完宴席后就到公司接受培训吧,还有从后天开始你要和瑟琳娜学习最基本的礼仪课,至于你的自由搏击……和宝宝们一起吧,我相信凌枭很愿意做你的辅导老师。”

    “凌枭?很闲吗?他难道不接案子,不上厅吗?”是呀,这一阵子总到凌枭在自己的眼前晃,难道我们的社会真的安定到让一个堂堂的首席律师在家待业的地步了。

    卢亚轩怔愕地了她一眼,随即好笑地站起身着她说:“难道你的眼里除了欧阳朔在就没有关心注意过其他男人吗?”

    此时的他真的有点味凌枭那小子不值了,人家为了这小妮子放弃了国外的高薪聘请,只为了她窝在他这个小山头上,整了半天人家这位大神居然不知,还有比这更加悲催的事情吗?

    小小愕然地睁大眼睛,愣愣地着的表哥不知所措,最后嘎然地讪笑:“你不要告诉我这一切都是为了我,那样我会消化不良的。”

    着卢亚轩郑重的点头,小小哀然地轻拍了一下自己的头感觉鸭梨不是一般的大。

    沉了沉心绪,抬眸着满脸玩味的卢亚轩,感觉他的脸色变得太快,一点也不像传说中的那个冷面神股王,微眯了下眼睛最后妥协地说:“哥,他有女朋友,不要没事跟我施加压力,还有你妹虽然是绝色,但也有奇葩不鸟你妹的。”

    吐了把槽感觉心里舒服多了,转身打开门向门外走去,不去理会一脸八卦的谦谦为君子。

    走下楼,老远的就听到大厅里传来的欢笑声,转过弯便到宾主共欢的和谐场面。

    不知道是刚才卢亚轩的话语,还是因为知道了凌枭为他所做的一切感到的心里压力,总之此时在到凌枭时那种复杂的心境让她无法形容,可又不得不去面对。

    凌枭仿佛也察觉到了她的心理变化,面上不显只是眼眸更加的柔和了起来,带着宠溺的笑脸如蜜侵染着周围所有人,三个小宝贝更是如皮糖般黏在他的身上,说什么也不要不要从他的身上下来。

    “你都知道了,很高兴你从明天开始成为我的得意门生,不过要做好思想准备哦,因为我的要求可不是普通的严哦,还有你们这几个小家伙,拍马屁是绝对没有用的。”

    温和的话语瞬间打破了彼此的尴尬与她的愧疚,让她在一瞬间感到窝心和温暖。

    “是呀,是呀小小,你可是我们特穆尔家族唯一的女人可不能让人家轻哦。”

    嗯?小小惊讶地睁大了双眼,特穆尔家族唯一的女人,什么意思?

    “祖母在姑姑失踪的那年伤心过度去世了,而我的母亲也因为去年的癌症而早逝,如今我们特穆尔家族无论是老辈还是年轻的这一辈可不就你一个女孩子吗?”

    从楼上下来的卢亚轩温然地解释道,直接引起了一旁小萌萌的抗议。

    “不是,才不是呢,萌萌难道不是女儿吗,萌萌难道没有留着特穆尔家族一半的血液吗,舅舅说话偏心,舅舅不是好舅舅!”

    圆溜溜的大眼睛雾蒙蒙地着不远处噎住的卢亚轩,骄傲地扬着小下巴着屋里的众人,粉红色的公主裙带着卓然的傲气与清贵让人不容忽视。

    “对对,我们家萌萌也是我们特穆尔家族的公主,也是我们的冉冉新星。”****好笑地起身一把将那个站在大厅里抗议的小家伙抱在怀里,眼里心里满是宠爱地在她那圆润的小脸上狠狠地亲了一口。

    竖日一早,小小刚洗漱完就到佣人推着一排排样式各异的礼服走了进来,十几种颜色款式各异的精美礼服,顿时让她有种眼花缭乱的感觉。

    不会这么夸张吧?小小捂着嘴惊讶地瞪着眼睛着,佣人一个个的介绍着款式及他们的设计师,想象着这些设计大师荟萃的极品礼服堆在这里,感觉有个金山放在这里,不被卖出去很丧良心的感觉。

    人民币,这可都是人民币啊!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