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夜轻风 作品

第六十二章|神秘的老人

    说着一把将小惟愿抱在腿上骄傲地着这个稳沉冷漠的小大人,心中有着说不出的喜欢。

    “好,我一定会再次归来的,到了那个时候,我绝对不会再是人人其辱的厉小小。”温润的桃花眸里闪烁着冷锐的光芒,她要报仇,为胖经理,为的再次凯旋归来而努力。

    “欧阳朔,你倒是说啊,什么时候才能娶我的女儿!”愤怒的冉铁雄站在欧阳家的客厅里冲着抱臂而坐的欧阳朔怒吼道。

    一旁的欧阳德不满地抠了抠自己的耳朵,不耐地扫了一眼自己的不孝子,狠戾冰冷的眸子里装满了仇恨与煞气。

    付雅惠优雅地端着茶抿唇着那个站在大厅里气的面色红紫的男人,娇柔地开口说道:“要不是前一阵子那个不要脸的狐狸精弄一下子,怕是我们欧阳家啊连婚礼都举行完了,可事呢已经出了,那个风口浪尖上小白跟欧阳置气不肯订婚,我们不也是没有办法吗,谁让我们儿子被那贱人设计了呢。”

    付雅惠咬着牙着沉默就是不肯吭声的欧阳朔,然后柔声冲着欧阳德说道:“我说欧阳啊,这好歹是儿子的终身大事,你这个做老子的倒是说句话呀。”

    “我的事情不劳你们操心,至于我和小白的订婚礼既然她选择了取消,那么就永远的取消吧,她不是稀罕我嘛,我为什么还要腆着一张热脸去贴人家的冷屁股。”

    说完不等冉铁雄反驳,便直接走出大厅向门外走去。

    “慢着,这婚姻大事荣得了你说定就定,说取消就取消,难道你就不怕用这整个盛世乃至于兄弟财团来赔付!”冉铁军微眯着眼睛脸色铁青地着欧阳朔的背影。

    威胁的话语直接出口,让一旁的欧阳德可得意不少,他就等着欧阳朔和冉铁雄那只老狐狸闹掰呢,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坐山观虎斗他可是等了很久了。

    如今他可是欠债累累,需要很多的钱呀,想到这里,眼里的愉悦不知不觉地爬上了眼角眉梢。

    欧阳朔邪魅地转过身来,犀利的深眸透着冷厉的眸光淡淡地着屋中的每一个人,幸灾乐祸的欧阳德一脸的得色,似优雅高贵的付雅惠带着轻蔑的讥讽,还有那气急败坏想要一心吃掉他的全部财产的冉铁军这只老狐狸。

    别以为他不知道他们打得是什么目的,不过是想要他赶紧和冉小白结婚,然后让她成为他法定的第一继承人,然后……

    哼哼,即便是死,我也不会将所有的财产留给你们一分。想到了这里,灼亮的凤眸里闪过一抹决然。

    欣然一笑,带着惑人的妖冶着屋里的众人说:“我的事情我说的算,你们任何一个人都别想替我做决定,还有你想要用那个威胁我随便,前提是不要把你自己搭进去就好。”

    潇洒地转身在走到门口时,着满园的阳光挑了挑眉坏坏地哼了一声,“我想用不到下午反贪局就会找冉副局长喝点茶了。”

    “哦?如果你觉得我冉铁军只是那几份破文件就能解决的掉的,那我在这职场岂不是要白混了这些年了,你要知道有些时候对头其实就是朋友,反而你,和你欧阳大少的那些哥们犯的事可就不是那么好相与的了,要知道他们的家族最多也就是混军部的,而我们这些官场中的人……他们是无论如何也插不进去手的,所谓的官官相护相信欧阳大少比谁都懂吧?”

    居然被人给出卖了,欧阳朔懊丧地狠吹了一下滑下额头的碎发,回身带着冷冽的狠戾着洋洋得意的冉铁军,微眯着眼睛着这个拿他兄弟作威胁的男人,咬了咬牙,“说吧,想要什么?”

    “和小白订婚,外加盛世的百分之三的干股。”狮子大开口的冉铁军带着势在必得的气势着欧阳朔,微眯的绿豆眼带着鄙夷和算计的狡黠。

    “哼哼,那我就等着鱼死破好了。”欧阳朔阴寒地了他一眼转身抬腿就准备想要走,心里念着0,9,8,喊吧~

    “等等,和小白订婚,我要九千九百九十九万的彩礼,这总不为过吧。”如果他再不赶紧的把这笔钱拿到手,不说官要不要做,单单这笔巨额的赌资他就没办法还上,到那时候被******缠上,不死他也要扒一层皮。

    冉铁军这回是真的急了,一想起昨天那些******冲到自己的家里一通乱砸,心就直得瑟,虽说自己是警察局副局长,但澳门那些******真的不是吃素的,再说自己的证件不是还压在那里了吗,这件事情一旦兜不住他的仕途就真的走到头了。

    再说了,欧阳朔的那些证据不是还在那个死对头手里吗?昨天他已经答应过他了,事完了之后给他五百万封口费,然后在助他更升一步,如果这些做不到,那么他就只有洗干净屁股乖乖地坐牢不说,他的家产外加老婆孩子能不能保得了还是两句话说呢。

    想到这里他的气势不自然的落了下来,脸色也变得缓和了不少,直直地着脸色阴寒的欧阳朔又不得不加把火说:“如果你不想到明天的报纸上登出关于三个无名孩子的尸首你大可以就这样潇洒的走出去,我以后谁会更后悔和心疼!”

    一句话成功地让欧阳朔站住了,那是他的软肋,他最为珍惜的东西,绝对不能不能让他们有一丁点的危险。

    威胁,这是红果果的威胁,欧阳朔气闷的直想要扁人,可是他不能,强压下心中的火气,冷魅地一笑:“没问题,订婚彩礼是必须的,明天我会亲自送到府上,另外订婚仪式嘛就在三天后吧。”

    既然已经无法在推脱,那么索性加快脚步,好到他们接下来的步骤。

    憋着一口怒气,欧阳朔跳上保驾一路旋风的开到海边,着不远处夕阳西下。金灿灿的阳光温暖地照在金色的沙滩上泛着点点的金光,蔚蓝的天空与那一望无际的海相连让人的心情一下子辽阔了起来,带着腥味的海风缓缓地拂过人的脸颊带着点点的温柔与舒爽。

    空中传来海鸥哀鸿的嘶叫声,伤感的让人恨不得落泪,远远的望去到几只白色的海鸥迎着海风忽高忽低的飞翔着,然后带着视死如归的壮烈一只只的向着海里冲去……

    一层层的海浪不停地冲击着海滩上的巨石,明知道粉身碎骨却依然为了自己的领土顽强地抗争着,哪怕最后发出声声的悲鸣亦无怨无悔。

    欧阳朔脱下鞋慢慢地走在沙滩上,感受着沙滩的柔软,感受着自己内心的悲凉与无力,恼恨的心带着那股子郁气冲着那片无垠的海愤怒地大喊“啊~”的一声直直地倒在了那金色的沙滩上,不顾海边游人异样的脸色,就那样无所顾忌地仰躺在那里,着无边无际的蔚蓝,一滴泪慢慢的滑落。

    “小伙子遇到烦心事了?”温和的声音在头顶响起,欧阳朔微微侧首着那个满头华发的老人,面容红润中带着和蔼的笑容,俊美帅气的脸颊带着刚毅与粗犷的英气,让人一眼上去就倍增信赖感。

    “嗯。”慢慢地坐起身有些颓丧地扑了把头上的金沙,侧首缓缓地着老人慢慢地坐在自己的身边,然后感觉自己的心都跟着平静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欧阳朔感觉自己有些不可思议了起来。

    “能跟我说说么?”老人同样歪着头着他,满脸温和的笑让人感觉很是温暖祥和。

    “我一直感到很茫然。”欧阳朔深叹了口气,有着无尽的茫然与纠结。

    “我的父亲是杀死我母亲及外祖一家的凶手,虽然我一直没有证据,但我一直都知道,因为他们是不共戴天的仇人,所以……我为了保护母亲给我留下的所有拼命地挣扎苟活着,一直不忍心让他血债血还,可是如今他居然和外人一同联手来对付我,意图将我赶尽杀绝。”

    苦恼地抓了抓自己的整齐的头发,将头埋在了膝间,“计划早已经定好了,可是我却下不去手。”

    痛苦的闭上眼睛,慢慢地抬起头着蔚蓝的海沉声地说:“可是,我却下不去手,要知道他是我的父亲,是我这世上唯一的亲人啊,还有我的弟弟和妹妹他们和我流的可都是相同的血液,可是我若是不这样做,那么死的便将是我!”

    “年轻人,又很多时候你要记住,对敌人的善良就是对待自己的残忍,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我相信你们这些年轻人比我们还要懂这其中的道理。”

    老人着天边一片金色的晚霞脸上露出一抹沉思说:“给你讲个故事吧,从前有一个自命不凡的小伙子带着家里的巨资,来到一望无垠的草原上开采石油,大放人生的梦想。

    后来他和一位草原美丽的姑娘相爱结婚了,过着浪漫而又惬意的生活,那段日子是他人生中最最美丽快乐的日子,后来一天男人出行时遇到了狼群,兴得一个名姑娘所救,为了感恩,男人将孤苦无依的姑娘接回了家,当自己亲妹妹一般照顾。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