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夜轻风 作品

第六十一章|舅舅

    “为什么这么说啊?”话是冲着萌萌,那双装满柔情的眼睛里却是满满宠溺的着小小。

    “呵呵,萌萌一天就爱胡说八道,甭听他的。”小小被凌枭的顷刻间囧噶地狠瞪了一眼萌萌警告她最好不要胡说八道。

    “在怀疑我的魅力吗?”调侃的语气直让小小感到汗颜,囧囧地干笑地了一眼卢亚轩很聪明地选择沉默来应对紧挨着的人。

    萌萌撇了撇嘴就在走出医院门口,在就要坐上不远处的银灰色路虎时,萌萌冷不丁来了一句,“本来就是嘛,好多女人都在爹地呀,而且脸还红红的,小声地议论着爹地长得好像明星一样帅哦。”

    小小恨恼地瞪了萌萌一眼,却惹得凌枭喷笑不已低头贴近小小的耳边带着炙热的气息低声说:“难道我对你没有吸引力吗?”

    小小的身子不自然地轻颤了一下,感觉脸上像似着了火一般地热起来,娇嗔地瞪了他一眼,别了别身子想要与他拉开距离,却被他腰间的手搂的更加地紧密起来,丝毫不让她远离自己。

    萌萌狡黠地一笑,小身子从他的怀里蹭了下来,决定不再当妈咪与爹地之间的电灯泡,向着表舅舅卢亚轩和哥哥们跑去,只剩下凌枭和小小尴尬地站在路虎旁着他们,着他们那暧昧的笑容他们准想差了。

    也懒得解释,讪讪地打开车门坐上他的保驾便让凌枭开车,着他愉悦的小脸还有时不时温柔的眼眸,心里多少页明白了他的心意,只是……一切都晚了,丢掉的心还可能拾得回来吗?

    而他们没有到的是在不远处那个呆坐在几千万悍马车里的人,阴寒冰冷的目光仿佛利剑一般盯视着前面渐行渐远的车影。

    “警察已经查出杀害胖经理的凶手了。”凌枭转头了眼外景的小小清越地说,清朗沉哑的声音让人听着格外的悦耳。

    “谁?这样的狠毒。”小小的脸色历时狠戾了起来,胖经理那样好的人,这帮人怎么下的去手。

    “米倩和张乔。有胖经理临终前的录音为证,相信他们无论如何都逃脱不了了,只是这……背后指使的人恐怕未必能够一下子挖出来。”

    “为什么?”小小厉眸圆瞪地着收起温润面色的凌枭冷厉地着他,身子也跟着禁不住的跟着绷了起来。

    “原因很简单,是米倩那天趁你和冉小白打架的时候投的文件,而那天无意中被胖经理发现了行踪,于是胖经理偷偷的潜进了办公室拿到了文件,却不料被他们给发现了,慌乱之中,胖经理偷偷地将文件塞进了办公桌下,还未来得及转身逃跑就被张乔给杀了……

    昨天我们到的时候,他们的家人已经被人转移了,这意味着什么?我想你应该知道。”

    当然知道了,还不是为了让里面的那两个守口如瓶吗?

    小小咬了咬唇认真地着一脸恼恨的凌枭,感激地拍了拍他的手,“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我知道如果不是你,这件案子不会这么快就查清的,毕竟乔雅芝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你居然知道是谁指使的?”凌枭讪讪地着小小,然后认真地拨弄着方向盘着前方的道路。

    “哼,在这个世界上一直针对我的不外乎两个人,一个是乔雅芝那个变态,另一个则是冉小白那个白痴,而有这个势力在转眼间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人藏起来的,相信也只有乔雅芝那个变态。

    虽说乔家倒了,但是她的外祖家还在不是么?盘根纠结的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否则也不会在她犯了那么多事后,还可以大张旗鼓地在监牢狱外逍遥自在的横晃。”

    凌枭侧赞赏地了她一眼,“你很聪明,从哪里知道这些的?”

    他完全没有想到她会将乔家的事情分析的如此透彻。

    “事情很明了不是么?乔家的人几乎全部都落了,而独独落下了罪魁祸首的乔雅芝,据我所知乔老太爷在四十几岁的时候才娶的那个中央领导级别家的女儿,相信这乔雅芝便是那个女人跟乔老太爷生的老来女吧,只可惜是个祸害罢了。”

    调侃的话语带着咬牙切齿的恨意,让他听得整个人都愉悦起来,“放心,不久她的外祖家也会跟着一起连根拔起的,因为主席绝对不会再这样任凭着那些恶势力增长的。

    “放首歌听吧?”小小着外面有些阴沉的天空,感觉浑身压抑的厉害。

    凌枭勾了勾唇角,将收音机打开了。沙哑清淡的歌声瞬间飘满整个空间。

    小雨轻轻地下,带着无尽的伤愁和对你满满的思念;

    望着盛满雨雾的天空,想起你冰冷的背影,

    伤口在慢慢地流下了鲜红的血,那是独独为你而流下的,

    从那一刻起我的心便如这风想要时时刻刻的陪伴着你

    哪怕只是远远的守候,而这轻风总是被厚厚的墙埃所阻隔,

    雨水总是被大地无情的吸取,

    而我的爱却被你狠狠的给阻断,

    让我一个人独自却面对着难耐的寂寞与孤冷;

    任随着泪水冲刷着哀愁和所有的伤痛……

    淡雅哀伤的曲调仿佛在述说着小小心中所有的哀伤和痛苦,泪水不知不觉地流了下来,想起与他相遇时的情景。

    “放开我!”那时她在夜总会被卖,着急逃跑,却被他给抓到了,不知道是那一霎那之间的缘分决定了这一辈子的心,还是无意中的吻不知不觉地丢掉了自己人生的方向。

    更加不知道为什么那天在雨中,在她最为脆弱最为狼狈的时候碰到他,想着雨中的一幕幕,想着他趴守在病床前的一幕幕,和他的细心与体贴还有那无尽的深情与浓浓的心痛,以及到最后化为一个冰冷的背影。

    哀伤带着淡淡沙哑的歌声停了,着那个关掉收音机的手,“为什么要关掉,那歌我挺喜欢的。”

    凌枭脸色阴沉地了她一眼,“可是它却把你弄哭了。”烦躁的有些开始后悔将收音机打开了。

    他知道她在为那个人伤心,知道那个男人装满了她的整颗心,可是他就是放不下她,时时刻刻的牵挂着她还有她的所有。

    恨,在满满的增长,想着如果当初自己没有离开,没有为了玫瑰而选择离开她的身边,现在会不会就不是这样一个场景了。

    闭了闭眼睛,踩足了油门迅速地向着前方冲去,带着势不可挡的凌厉。

    车子飞快地驶进了一处临海的别墅区,纯白色六层欧式别墅楼在一处满是绿色的草坪上矗立有种巍峨的豪华的奢侈感,不远处阵阵的花香扑鼻而来渐渐地缓解了刚才凌枭飞驾慌乱感。

    抖了抖酸软的腿慢慢地跳下车,着依旧冰冷一片的凌枭选择沉默地向别墅里面走去。“你们这车开的也有点太慢了吧,我们都到了大半天了,孩子们都等急了,以为你们开丢了呢。”远远的就到卢亚轩修长的身影,愉悦调侃的声音让他身后的老人也跟着笑了起来。

    “妈咪!”三个小宝贝们等不急地跑了过来,一把抱住母亲的腿就不撒手,争宠地腆着小脸着母亲有些苍白的脸。

    小小羞怯地抬眸着奔着自己走过来满面和蔼的老人,玄色的蒙古衣裳让他整个人起来是那样的魁梧健硕,花白的鬓角让他起来有些苍老,但人起来却很是硬朗健康,模样倒是继承了草原人的粗犷豪放,琉璃般的眸子带着犀利的冷芒让人一就带着敬畏疏远。

    “这是我父亲,你的舅舅特穆尔****,他可是不远千里专程赶来你的哦。”卢亚轩温笑地介绍到,语气中透着亲密与调侃。

    “舅舅,你好。”小小礼貌的点了点头,有些疏离地着对面那个和蔼可亲的老人,总感觉有种做梦的感觉。

    “特穆尔叔叔,好久不见。”身后走来刚刚停好车的凌枭,潇洒的身影带着满满的信心不到刚才的丝毫阴霾。

    “好好,都好,快进屋坐去。”老爷子好客地张罗着,让两旁的下人又是端茶又是倒水端点心的。

    坐定后,老爷子审视地着端坐在沙发上的小小,沉静中带着一抹淡淡的哀愁,模样倒是像足了二十多年的妹妹,只是她比妹妹多了一层清冷与成熟。

    “小小啊,这几年委屈你了,以后你就是我特穆尔****的女儿,是我们卢家的千金,我以后谁还敢轻我们草原之王的后裔。”霸气的宣誓带着承诺的誓言,凌厉的眼眸带着王者的气息归来。

    “亚轩啊,小小就交给你了,半年内,我要让她像你一样给我顶起一片天来。”

    “爸,时间短了点吧。”从姑姑被拐之后,凡是他们特穆尔家的女人都要接受全方位的训练,其全面堪比他们这些草原儿郎。

    “我们不要喝妈咪分开。”一直沉默的惟愿终于开口了,带着冷漠与怨怼。

    “哈哈,谁说让你们母子分开了,你们跟着一块去,不过不是去享福,而是要一起去学习本事,我们草原上的儿郎绝对不能靠躲在女人身后当孬种!”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