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夜轻风 作品

第六十章|青梅竹马

    人家常说男人的鼻子过高会太过无情,来这句话是一点都不假,在怎么说他和司徒兰也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怎么下手就这样狠烈呢。

    “想什么呢?这样出神。”小小惊讶了一下,抬眸着欧阳朔趴在那里,不知何时居然醒了。

    抽出了被他抓的有些麻木的爪子,不好意思地坐了起来,想要去方便,刚刚是怕把他弄醒了,所以一直憋着,如今人已经醒了,那还是赶紧解决生理问题吧。

    “干什么去?”欧阳朔抓住她刚刚抽出的手,感觉自己的心也被她抽走了,特别的难受。

    “方便。”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却让她的脸红了起来。叫还未碰到拖鞋人已经腾空而起,吓得她差点惊叫出声,一把搂紧他的脖子生怕他一不小心将自己摔了。

    却完全没有注意到头顶那张冷魅的脸颊漾起一抹得逞的笑意,宽厚温暖的怀抱带着踏实安心的感觉让她有些依恋与不舍。

    正回味间,人已经到了卫生间。暮然离开那个给她温暖给她怀念的怀抱时,心口居然一痛,咬了咬唇抬眸着那个身影已经消失在卫生间内。

    小小咬了咬唇,迅速地解决掉自己的问题然后慢慢地赤着脚走出卫生间,刚一开门便到站在门口的他,不自在地干笑了下,“我的腿没事,自己回去就好……”

    了字没说完,整个人又被他再次抱起,然后着他目光灼灼地将自己放到床上,带着一份艰难的隐忍与苦楚。

    苍白消瘦的俊脸带着疲惫与复杂着她,不舍的黑眸里承载了太多的痛苦与纠结。

    狠了狠心,小小选择了沉默以对,觉得此时一切都是多余的,没有任何可说与可论性,原因很简单,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如何去讨论一个世界上的事?

    着这样冷淡沉默的小小,欧阳朔的心如针扎一般,这样的感觉还不如给他一个鞭子狠狠地鞭挞他一番来的痛快,这就像是温水煮青蛙一般活活的折磨死人。

    “小小,不要这样对我好不好,我……难受。”带着乞求的语气却让她有种想要踹人的冲动。

    你难受?当初你信誓旦旦要给自己和孩子们一个温暖的家,结果在她最需要安慰与帮助的时候,他?选择了冷漠以对,选择了和别的女人订婚,然后在家门口对梦辉哥大放着苦水博取同情。

    随后呢?跟着小明星出双入对不说,********满天飞,如今人死了又跑她这里寻求安慰,如果此时她还像原先那样没有脑子的相信他,那她一定是天字号的第一大白痴!

    冷冷的推开他逼迫的身子,凉薄地望着眼前的男人说:“我在说一遍欧阳大少爷,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请你不要来打扰我的生活,我谢谢你出人帮我找我的母亲,也很感激你在医院里照顾我,但只此而已,希望你紧守住自己的这份心,不要在做这样无畏的事情。”

    说完,也不欧阳朔径直地钻回被里,将一个后背给了他。

    “你,说,什,么!?厉小小,,有种你再给我说一遍。”欧阳朔火了,深邃的眸子里染满了冲天的怒火,带着强劲的霸气一把将小小从床上扯了起来,带着咬牙切齿的恨意着她。

    “我说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你的生活是含着金匙长大的认为金钱与权力才是你人生追逐的目标,才是你这辈子的守候。

    而我则不同,我生活在低贱的贫民窟,如同野草一般自由自在地生活在这片原野里,感觉只要一家人守候在一起就是人生的快乐与幸福,哪怕只是天天喝着咸盐水就着馒头,只要是一家人在一起就会很幸福很满足;这就是我所想要的,不过是一份平淡安乐而已,所以我们不适合,还请欧阳少爷你放手,抓痛我了。”

    一语双关的话语击的欧阳朔呆怔怔地着她半晌,忽然一股哀凉的情绪包裹着他的全身,无力而彷徨。

    一心想要守住母亲给予的这份家业,一心想要守住心中的她给她和孩子们一个安定温暖的家,一份不朽的安乐与幸福,如今?人家居然不稀罕不留恋,那他还做这么多干什么?

    报仇?早已过了那个怨恨期,他求得不过是一份安定,不将那些人扫除干净如何给他们一份安定,一份幸福。

    不将他们连根拔起,如何能够让她和孩子们安稳幸福,如今,她居然告诉他,她不稀罕这一切,把他屏弃在她的世界之外,这叫他如何能不恨,如何能不怨。

    怔怔地着她,狠狠地着她,忽然有一种想要一把掐死她的冲动,但终于还是忍了下来,咬了咬牙掐着她的脖子愤怒地着她低声吼道:“厉小小,我告诉你,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你只能是我的女人,只能是我欧阳朔的女人!如果你敢想其他,我,掐死你!”

    说完,狠狠地放开手,大步地冲出了医院,带着满腔的怒气,那一刻他真的对她起了杀念,还好他及时的刹住了脚步,没有铸成大错,没有做出抱憾终身的事情。

    只是欧阳朔冲出去的那一瞬间,完全没有到小小的痛心与悲凉。

    到了早上,小小收拾好东西,穿上欧阳朔不知道什么时候给她买的衣服和鞋子后,就准备一个人出院继续寻找母亲。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了孩子们稚嫩的声音,小小回身望去,就见卢亚轩领着孩子们一同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身淡然冷峻的凌枭。

    “你们怎么来了,有我妈的消息了吗?”小小满脸期待地望着面无表情的几个人。便是宝贝们也是这样,低头垂着眼睑不出任何的情绪,直急的她想要喊娘。

    终于惟愿抬起头,一脸认真地将小包的一张纸条交给了小小,咬着唇沉吟了半晌才讪讪地说:“外婆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外公,外婆想要在仅有的几年里陪伴在他的左右,并告诉我们不让我们着急或是寻找她。”

    小小有些不敢置信地打开信,着里面的只言片语,上面透着淡淡的幸福与平和让人的心终于可以安定了下来。

    抬眸疑惑地着众人,总感觉有些不切实际的感觉,失踪了那么多年的父亲,就连舅舅和外公找了那么多年都没找到,而老妈自个杀就碰上了,是不是有点太狗血或者说是太有缘分了。

    有些不敢相信地了他们一眼,一想或许他们只是好意想要让自己安心,放心,不要在这样的焦急颓废下去,毕竟她还有三个孩子要拉扯,再说这两天为了找老妈,孩子们也没顾得上上学,总不能就这样下去吧。

    垂眸想了想,在抬眸时,放下了心中的沉重。换上了欣慰的淡然拉着自家宝贝们的说:“外婆既然想要在最后的时刻和你们的外公度过,那么我们就满足她最后的心愿吧。”

    拿起手中的大包站起身着卢亚轩和凌枭说:“谢谢你们来接我光荣出院,走吧。”

    “小小,我爸在家等你呢。”卢亚轩一边领着萌萌一边温笑着说,眼里带着浓浓的怜惜与心疼。

    小小了眼卢亚轩又瞅了瞅凌枭有些为难的说“我,一会儿过去吧。”

    凌枭是来接咱家出院的,总不好直接把人家扔下吧,再说,凌枭的样子好像是有什么事要对自己说。

    “走吧,我们一起去。”凌枭宠溺地上前搂住她的肩膀亲密地仿佛是热恋中的爱人,粉蓝色的休闲衫配上卡其色的休闲裤,引来了走廊上不少小护士和年轻女大夫灼热的目光。

    “哦,哦去舅爷爷家喽。”萌萌欢快地叫喊着,其他两个小家伙也美滋滋的,只是没有叫喊出来罢了,只是站在那里偷着抿着唇乐而已。

    小小不明地着卢亚轩,知道昨天八成不放心孩子自己在家,将他们全部都接回家去了。

    “表哥,谢谢你。”

    “说什么,都是一家人。你不知道昨天几个小伙去,可把老爷子给乐坏了,喜欢他们喜欢的不得了,现在啊可是是时时刻刻都离不得。”

    卢亚轩抿唇得意地夸赞着几个小家伙的回来事,哄得老爷子就差把天上的月亮摘下来了。

    “妈咪,舅爷爷家好大好漂亮哦,还有嘿嘿好多好多的好吃哦,我们都各自有各自的房间还有电脑呢。”惟心洋洋得意地说,粉嫩嫩的小脸带着骄傲的气息。

    这时从走廊的那一头走过来几个小护士和几名中年妇女,不时地回头观望着一身轻松随意的凌枭,眼里满是爱慕炙热。

    “叔叔啊,你都快成为女人的杀手了,就是不知道你这样的魅力能不能将我们伟大的妈咪给直接秒杀了呢?”萌萌嘟起粉嫩的小嘴,眨巴着那双水灵的大眼得意地着小小说道。

    额,两个大男人同时喷笑出声,同时着有些好气好笑又有些羞窘的小小,然后凌枭上前一把将卢亚轩手里的萌萌抱了起来。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