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夜轻风 作品

第五十九章|失踪

    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别着急,别着急,我马上派人去找去找啊,啊,别哭,别哭,到了这个时候你一定要坚持住,懂么!”一边将她冰冷柔软的身子抱在怀里,一边柔声地安慰着,一滴滴滚烫的泪水揪痛着他整颗心,从来不知道原来一个女人的眼泪居然会让他的心如此的疼痛。

    可是如今情绪如此激动的小小那里能听得进去这些,她一把推开欧阳朔重重地喘息,如盆泼的雨水重重地浇在她的身上。濡湿的衣服和头发凌乱地禁锢在身上,玲珑有致的身子若隐若现的带着无尽的狼狈与无助地拼命在雨中挣扎着。

    “你不懂,不懂,我的马上找到她,找到她,晚了,晚了一切……”话还没有说完,感觉倍雨击的一口气没有上来,柔软的倒了下去。

    吓得欧阳朔上前一步一把将她抱在了怀里,焦急地着她那苍白憔悴不堪的面孔喊叫着。

    “手轻轻地拍打着她苍白瘦小的脸颊,一股炙热灼烫了他的心,慌乱地一把抱起她放在了豪华的后车座里,然后忙乱地驾驶着车子直接飚驰而去。

    一路上顾不上闯了多少个红灯,也顾不上车子超速的行驶一路上如风般的穿过整条街。

    到了医院,急救推床早已等候在了那里,然后大夫和护士迅速推着她奔进了急救室,,他责备拦在了门外,一脸的焦急与恐慌深深地缠绕着她,让他的心也跟着飘进了不远处的急救室里。

    一会儿,一名四十几岁的大夫满脸怒火地走了出来,刚一出门就奔着欧阳朔吼了起来:“谁是病人家属?!”

    “我!”怯懦中带着恐慌的声音,整张脸也跟着苍白了起来,此时他真的害怕听到不好的消息,因为在来时的路上小小已经烧得开始中毒昏迷了。

    一颗心也因为大夫的黑沉的脸色而忐忑起来,砰砰快速蹦跳的心脏不受控制地跳跃起来,有种让人崩溃的紧迫感。

    “你是怎么做人老公的啊?老婆都已经烧到四十几度了,居然还让她淋雨!”怒斥的声音在寂静的走廊里嘹亮的响起,带着回音刺痛着欧阳的每一根神经,圆瞪的凤眸努力地抓紧大夫的双肩拼命地抓摇着大夫的身体。

    “怎么样,她现在到底怎么样?”

    大夫惊怔地着被他吓得白着脸的欧阳,着他的身体已经开始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来,终于缓了缓他黑沉的脸色,不耐地推开他禁锢肩膀的手,将他推离自己冷冷地哼了一句。

    “现在知道怕了,早干什么去了?没事了,只是得了急性肺炎休息一下就好了。”说完懒懒地摆了摆手向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这时护士将还处于昏迷状态的小小推了出来,三四个小护士又拿着吊瓶有推车的着就让人揪心。

    来到病房着几个月不见,脸色苍白瘦弱的只是剩下一小巴掌的脸,心难受的恨不得一下子揪出来。

    将手缓缓地放在她憔瘦的小脸上感觉不像刚来时那样热了,着吊瓶里滴答滴答的药水慢慢地流入到她的血管里,慢慢地抓起她白皙的小手紧贴在自己的脸上,仿佛只要能够这样着她,望着她就已经是最大的满足了。

    将近一个月不远不近的跟踪守候,每次只是远远地着她憔瘦的身影和模糊的面容,心里就难受,可是如今真的这样近距离着她,接触她是,却感觉还不如远远的那样着她呢,最起码她是健康平安的,不像此时不言不动的如同失去了生命价值的瓷器,着就让人害怕。

    忽然想起小小在雨中哭喊的事情,深邃的凤眸一眯,赶紧拿出电话向门外走去。

    “米瑟利,帮我查一下小小家这些日子究竟出了什么事?另外马上派人给我找她的母亲李丽华,嗯,嗯,好,我等你。”

    挂掉电话,又急忙给宝宝们打了电话,告诉他们现在他们的妈咪和他在一起,让他们不要担心。

    谁后又打了几个电话,总算是放心地走进了病房,着慢慢舒醒过来的小小,带着疲累和惶恐地睁开双眸,然后挣扎着就要起床,急忙奔了过去,一把压住她如柴的身子,霸道不容拒绝地喊道:“给我老实点,不想要命了。”

    低沉嘶哑的吼声,让小小愣怔了一下,着欧阳朔半湿不干的衣服和凌乱的头发,想起在街上的一幕张了张嘴终于出声。

    “起来,我要找我妈去。”不耐烦躁的语气热火了欧阳朔,腾地站起身,火大地着躺在病床上不好好珍惜自己的女人喊。

    “一个人的力量大,还是十个人的力量大?如果你敢从着比床上起来,我就将我手头上所有正在找你母亲的人都撤回来,让你一个人好好地找,使劲的找!”

    一句话让刚刚还要挣扎起来的小小重新躺会了原位,这家伙明明是好心好意嘛,却非得恶声恶气地招人厌,怯懦受憋的模样顷刻间愉悦了某人的身心。

    脱掉禁锢在身上的外套,转身给她倒了杯水,然后扶着她坐好然后杯子递给了他,满脸严肃的模样让小小不敢轻易的出言得罪,毕竟现在是有求于他。

    你想想啊,她一个人使劲也就只能找一个地方吧,他十几个二十个人一下子可以找遍a市不同的地方,此时就算她在执拗也不会轻易地拿老妈的生命开玩笑,毕竟晚一分钟就会多一份危险。

    一会一个送外卖的人将一个保温饭盒拎了进来,然后匆匆地走了,闻着那飘香饭香小小的肚子很不争气地叫了起来,从今早到现在小小还水米没打牙呢,能不饿吗?

    囧噶地着一旁温笑着她的男人,脸不知不觉地红了起来,想起他现在已经是别人的未婚夫了,心又开始撕裂的疼了起来,刚刚爬上脸上的笑也变得开始苦涩了起来。

    着她的表情变化,欧阳朔还能不知道她心里想什么,柔柔的一笑抚摸着她亚麻色柔软的长发坐到她的身边。

    着他黯然悲凉的神色说:“我没有跟她订婚。那些照片也是司徒兰趁着沉醉的时候照的,你知道的,我的小弟弟除了你不认识别人,你觉得他有出轨的倾向么?”

    直白露骨的话语直接让小小羞红了脸,但想起他所做的一切,心里还是有气有怨,再说他们本来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强扭到一块也不会有好结果的。

    想到这里,小小的脸又沉了下来,怨愤地着坐在身旁的男人,拿着碗用小勺舀着粥送到她的嘴边,抬眸着一脸温柔的他,心里的一块冰又开始没出息的融化了。

    矛盾纠结的张开了嘴慢慢地将那口鸡丝瘦肉粥旱灾了口里,带着温暖的馨香和甜蜜划入口中让她不忍的一口将它全部吞咽,含水的泪眸带着渴望的神色深深地着,面前这个脱去了冷魅阴寒的俊脸,再次张口将它手里的粥吞掉。

    不知不觉一碗粥吃掉,肚子里渐渐热乎了起来,欧阳朔又开始捣鼓着刚才护士小姐叮嘱的药来给她吃。着他体贴细心的模样,小小心里不敢动是假的。

    “你给孩子们打过电话了?”沙哑疼痛的嗓子让小小禁不住摸了摸脖子。

    “嗯,打过了,放心吧。中午的时候也让人给他们送了午饭,现在他们在家里都很乖,放心吧。”

    到底是亲爹,无论到什么时候都不会忘了自己的宝贝。小小很肯定地点了点头,对于他的做法感到很满意。

    然后疲累地滑入被子里轻声地呢喃:“还没有我妈的消息吗?有没有去海边悬崖之类的地方找一找。她的脑癌受不了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所以……我怕她一时想不开。”

    欧阳朔呆怔了下,他没有想到他只是离开了一个多月,在她的身上居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

    含冤入狱,男友的背叛(是指他自己)母亲的病危一重又一重致命的打击,怎么能够让她承受的了。

    心疼地望着她苍白瘦弱的脸忽然感觉自己真特么不是东西,为了自己的一己之私居然将她伤害成这样,难怪卢亚轩说他不配做守护小小一辈子的人。

    沉默地呆坐在床前,眼里有说不出的愧疚与自责。

    “不要那样着我,你并不欠我什么。你忙你的去吧,放心,为了孩子们,我也会好好的保护好自己的。”说完径直的闭上眼睛不再去理他。

    本来只是不想搭理而闭目养神的小小,谁知在不知不觉间真的睡了过去,此时她真的开始佩服起自己的心大了,都这个时候了居然还能睡得着觉,完全忘记了她已经让李丽华折腾的三天三夜没有怎么合眼了。

    在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着趴伏在床沿的男人,着紧握着自己手的欧阳朔,心酸涩的流下了泪水。

    赌气地擦干了脸上的泪,慢慢地抬眸认真地着那张疲惫有些泛白的俊脸,如墨的浓眉带着坚毅与执着,紧闭的凤眸微微上挑起好的弧线,有点像桃花眼却又比桃花眸多了一份冷冽。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