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夜轻风 作品

第五十八章|死!

    “东西拿到了?”低沉阴冷的声音,让刚上车的男人身子一抖,立马点头哈腰地将手中的纯白色苹果手机递给了男人。

    男人轻蔑地瞥了他一眼,拿过手机将电话打开,然后从兜里掏出钱递给了男人,“把嘴管好了,否则你知道我的规矩。”

    男人连说了两声是,才卑微地从车子里退了出来,然后眯笑着拿着手中的钱消失了。

    车子里的男人摘掉眼镜,露出他那张粗犷豪放的脸,不是长毛还能是谁?

    冷沉地着手机,快速地输入密码,然后打开图片将里面所有的照片删了,随后又将那张电话卡给毁了,做完这一切之后,推开车门将那款价值不菲的限量版的苹果扔到了车轮下,抿着唇告诉司机开车。

    清脆的声音让他漾起了愉悦的笑容,随后掏出手机按了一组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号码,清越地说:“事情办妥了,之后请下午五点的新闻,我家老头动怒了。”

    同一天,下午五点的时候,经济以及娱乐新闻中纷纷播报blg集团董事长司徒南宣布与影视明星司徒兰解除父女关系,并将解除其母在blg集团的所有职务,断绝有关他们的一切关系。

    也就在此时,莫氏娱乐头版头条中爆出,司徒兰其实并不是司徒南的女儿,而是她的母亲跟别的男人的私生女,挺着肚子气死了人家的正室,然后无耻地登门入室了这些年,下面还有其母私会男人被司徒南堵在屋中狼狈不堪的照片,以及近些年来司徒兰不停地靠自己的****与美色讹诈人钱财的照片等等。

    不堪入目的照片还有报道直接将本就名声狼藉的司徒兰,说的越发的不堪起来,更有甚者直接开始在上发出帖子让司徒兰滚出娱乐圈,滚出人们的视线,省的污染整个社会污染民众们的眼球。

    这让正在拍戏的剧组不得不停下拍摄,与近些日子被绯闻折磨的萎靡不堪的司徒兰解除了合同,并再一次无情地向其索要赔偿。

    一时之间被亲情抛弃,舆论指责的不敢迈出家门的司徒兰险些崩溃,如今在到着价额斐然的赔偿款,瘫软地坐到了地上。

    突然感觉一双手狠狠地遏制住自己的脖子,让她再也无法呼吸,无法去展开生命的翅膀,她的一切的一切脱离了她的轨道,被人狠狠地给控制了。

    突然她睁大了眼睛,终于明白了什么,愤怒狰狞的脸颊开始扭曲了起来,然后一把抓起电话按了组号码就冲着电话怒吼,“欧阳朔你到底想怎样?不要太过分,否则当心我跟你同归于尽。”

    “同归于尽?那也要你有没有那个本事?”调侃轻蔑的口气直接肯定了他所有的作为。

    直气的司徒兰浑身颤抖了起来,愤恨地打开自己的笔记本,然后快速的登录自己的页,准备把之前保留的那些照片全部发出去……

    可是……那些照片呢,怎么全部都没了?

    脑子嗡的一下,一片空白,感觉自己的天倒塌了,狠狠地闭上眼睛,泪水缓缓地流了下来……

    这时一双深红色的女士皮鞋站到了她的跟前……

    第二天,一条特大号的报道轰动了全国,原国务院副秘长乔东喜,以及外交部部长和c部陆军团长乔东喜、乔东明(乔老三)只手遮天********买官卖官,以及贩卖军火数罪并罚直接将乔氏以及涉案的一百多名官员一审判决……

    而这则轰动性的新闻还未让人们从震惊中完全醒悟过来,紧接着便是影视艳星司徒兰,那个昨天被家族踢出门断绝一切关系的弃女,则在今天清晨被人发在在自家家中割腕****。

    紧接着报道她生前的足迹和一些不得已的苦衷,声声泣泪直指盛世财团因其不满死者公布她与他的****而遭到其报复,完全从一个阴险毒辣的邪恶女化身成为悲催的受害人。

    其轰动性直指乔氏一族,这让稳坐在电视机前的欧阳朔禁不住笑了起来。

    乔雅芝,你倒是能耐了,居然想要变相性的报复我,可惜攻击性不够。

    阴阴的一笑,凉薄的深眸中闪过一抹寒光,然后打开电脑通过微博视频,“a市的市民们大家好,我是盛世的总裁欧阳朔,对于今日某艳星****之事,我深表痛心,但对于此事的指责我却是不能接受。

    其一,我没有让她的母亲去****,没有让她不是司徒家的孩子,毕竟二十几前的事情不是我一个人所能说的算的,其二她和某些人在一起拍****更加不是我所能阻止,至于剧组因为她的个人导致影视剧无法正常接拍更是她的个人原因,对于这条不据实我想我本人会通过法律的手段为我寻求一个公道来。”

    说完将电脑一合阴寒地着窗外的一角笑着,带着一股势在必得笑意慢慢地扩大。

    别以为我不知道av娱乐宣传是你乔氏的地下企业,哼,我倒要这件事情过了,你们还能嚣张到那里去,或者……再过几天将司徒兰的死因一曝,你还会如此惬意悠闲吗?

    “哥哥,哥哥,怎么样了进去了么,进去了么。”萌萌着坐在电脑前手指翻飞的惟愿紧张地问着,一双肉呼呼的小手紧张的不断地交握着,粉嫩的一张小脸不满了细微的汗珠。

    “没有,大叔的系统加密了,防火墙也被他加固了,我完全进不去。”惟愿一边认真地着屏幕一边飞快地敲动着键盘。

    “不好,****反扑了,哥快撤,快撤啊。”惟心吓得瞪圆了一双清澈的大眼,紧张的一张小脸都火红了起来。

    惟愿不紧不慢地退了回来,然后有恃无恐地着关心自己的弟弟妹妹说:“放心吧,事情已经成功,我把齐叔叔和凌爹地交给我的东西给综合。

    凡是我攻击过或是到访过的系统只要更改密码或是反扑,那么我所里在他们程序里的病毒就会自动启动,相信用不了明天盛世所有的电脑都会进入瘫痪状态。

    哼哼!叫他说话不算数,叫他花心伤害妈咪,叫他不服责任,这就是一个小小的惩罚,即便是他在最短的时间内恢复所有的程序,但是失去的一些东西也足够他所承担的了。”

    “欧阳,你赶紧回公司一趟吧。”

    正在文件的欧阳朔着电脑那头一脸焦急的米瑟利微皱了下眉,“怎么了,这么急?你处理不了吗?”

    今天累了一天了实在不愿意在动弹,再说这还有一桌子的文件等着他去起签署呢。

    “系统被病毒攻击了,整个公司的电脑陷入了瘫痪状态。”

    放下手中的笔,仔细地想了想,这个世界上除了那三个小鬼头还能有谁对他这样泄愤不满。

    微微一笑,冷佞邪魅的面容上显出一丝宠溺,然后站起身拿着外衣向门外走去……

    清晨乌蒙蒙的天空飘起了雨滴,带着丝丝的阴冷吹进了温暖的小屋内。

    小小如往常一般做好了饭去叫老妈和孩子们吃饭,如今的李丽华身体一天比一天差了,有时候头疼起来恨不得一头撞死。

    小小每天着老妈疼的死去活来,止痛药更是越来越止不住那钻心的疼楚了。着这样遭罪的老妈小小的心仿佛被放在油锅里,每日里烹炸煎熬着。

    清瘦的脸颊随着长时间的煎熬变得越发的憔瘦苍白了,浓重的黑眼圈带着无比的疲惫和痛心慢慢地憔悴着,仿佛那即将凋零的花朵失去了往日的神采。

    “妈,宝贝们吃饭了。”

    小小边喊边将身上的围裙脱了下来,推开里面的屋门着空空如也的屋子心里莫名的一晃,自从前些日子李丽华的头疼厉害后,她便和她一个屋子,一是方便照顾,有什么事情也能第一时间知道,第二就是怕她一时疼的想不开。

    可是,明明刚才她起床的时候还好好的在屋里呢,怎么就这一会功夫人就没了。

    慌乱地叫孩子们自己照顾一下自己,然后穿上衣服就跑到楼下去四下寻找了。

    跑了附近找了一圈,也没到她的人影,一个人急匆匆地跑回了家,着孩子们捧着一封信在那里流着泪,一颗心也跟着慌乱了起来。

    一把抓过信,着里面的内容,无力地瘫软在地上,泪水无力地倾流了下来。

    “妈,这是为什么?难道你真的不想要你的女儿了吗?”擦了把眼泪,哽咽地抓起手中的电话拨给了卢亚轩。

    然后整个人如疯了一般的跑出去四处的寻找。

    雨越下越大,带着闷闷的雷声和凄冷的寒风吹拂着她脆弱不堪身子,一步步一声声地喊叫寻找着。

    穿梭在大雨磅礴的街市上,带着凄绝的颓废和无助深深地揪痛了远处行过悍马里的人。

    一声刹车,车子在她的身边停下,欧阳朔翻身一把抓住从自己身边略过的女人,“小小,怎么,告诉我?!”带着恐慌的质问。难道孩子跑丢了?

    “妈,我妈丢了,她不要我了,一个人走了,呜呜。”脆弱恐慌在这一刻崩塌,无助地倒在了他温暖宽厚的怀里,完全忘了之前的误会与决绝。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