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夜轻风 作品

第五十七章|艳*照门

    这个该死的丫头不但背着他给他的兄弟下药,居然还敢拍他们兄弟几个的裸照来威胁他们,简直就是自寻死路,他a市三少的便宜是那么好占的?

    这是欧阳的一贯作风,一旦触动了他的底线要么碎尸万段挫骨扬灰,要么痛不欲生生不如死。

    欧阳朔冷冷地着他一笑,“帮帮你吧,提前帮你解决你家这两个败类。”

    然后将今天早上他从浴室里拿出的头发做的dna报告,和一份她母亲和人私会的照片扔到了他的面前,随后冷凝地着满脸吃惊着报告的长毛,嫌恶地哼一句:“就这么简简单单的一件事让你办的这样复杂,真不知道这些年是他们太过于仁慈还是你命大。”

    随后挥了挥手,着其他的几人说:“赶紧给我滚干净,还兄弟呢,我就自我放松了这么一回,就给我惹了这么大的烂子。放心吧,你们的那些照片早已让我给删除了,至于上传的这些是我特意放出去的,我倒要我的名声都烂成这样了,他们冉家还要不要我当他们的乘龙快婿。”

    几人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既然都办完了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们一声,害的我们哥几个在这里提心吊胆的。”

    某人眼睛一瞪,立马不乐意了,“我都被你们害成这样了,不收点利息对得起我半个小时的劳作费吗?”

    说完直接开始动手哄人,几人顷刻间又回复了往日的嘻哈。

    只是贫民小区的某人在到某个画面后,可没有了几人的好心情。

    小小愤恨地将报纸扔进了垃圾桶里,抬头怒望着一片蔚蓝的天空,心中又说不出的怨恨与冷然,压住心底的泪,歪头着正站在楼下聊天的几个小家伙,心头上的那点悲伤与疼痛仿佛试着缓解了不少。

    “再说什么呢?”嗓子有些沙哑疼痛,但不是很严重。

    “没有说什么。”惟愿一脸严肃的侧过身不想理惟心那个白痴的家伙。

    “二哥说,他要是在古代就好了,当个侠客,一跺脚就飞到咱家楼上去了,都不用走楼梯。”萌萌边说着边天真地仰起头枭白嫩嫩的小手比划着。

    “可是大哥却告诉他,噌蹦上去不会到楼顶的,因为有楼掩盖挡着呢,只会是摔的很疼很疼,你以后还敢不敢好高骛远。然后二哥就生气了,大哥也不理他了。”萌萌清脆悦耳的声音惹得小小一阵怜爱。

    弯下腰亲昵地在她粉嫩的小脸上亲了一口,然后摸着惟心的头说:“大哥说得对,为什么还要生气呢,宝贝。”

    惟心眨了眨水润的大眼,着妈咪嘟起嘴赌气地说:“学习我跟不上他,电脑我赶不上他,如今好不容易武术我超过了他,他却还要死命的打击我,妈咪,你说他还有没有一点做哥哥的样子?”

    说着水润的大眼睛里落下晶莹的泪花,的小小直皱眉。

    轻轻地擦干儿子脸上的泪花,又把惟愿也拉了过来,三个小家伙直直地望着母亲,以为她会向着惟心冲着他们发火呢。

    却没有想到小小只是温柔一笑,一边讲惟心拉在自己的怀里一边着他们俩兄妹俩说:“要强是好事,但?*诮险婊蚴嵌员染褪且患凳拢烂扛鋈硕加忻扛鋈说挠庞肴钡悖捅热缢滴颐羌业暮贸岳磷黾槔敛龌空嫉拿让壤此蛋伞!?br>

    “妈咪~”一边的萌萌一听自己的妈咪如此数落自己当时就不乐意地直接钻入母亲的怀抱开始抗议。

    小小怜爱地抚了抚女儿梳的好的马尾辫,然后柔声说:“可是我们的萌萌漂亮啊,善于动脑动手懂得废物再利用,而且还发明了许我们没有这些大人都没有想到东西啊,是不是?”

    随后有抬眸着惟心,温柔宠溺的目光瞬间将他眼底的不甘于气怒融化的一干二净,紧紧的将他拉到自己的身边着他说:“我们的惟心也很了不起啊,勇敢坚强,从不畏惧困难勇于向上,敬爱哥哥,友爱妹妹,常常碰到困难时冲到最前方。

    只是我们的惟心啊,为眼前的一点点荣誉的光芒所遮掩了,忘记了我们是一家人,要时时刻刻的包容理解对方,宝贝记住,忠言逆耳,若是惟愿不是你的哥哥,你想想他会冒着你生气的危险而敦敦教导你么?是不是?

    只有家人,家人才会在你骄傲自我膨胀时才会狠狠地将你拍醒,他不怕你比他更加的优秀也不怕你比他强韧,只怕你一步路走错而终身的遗憾,你懂么?”

    只是短短的几句话让惟心羞愧地低下了头,抬眸水润的眸里盛满了愧疚的泪水,“哥哥,对不起,这些日子我不该总是针对你,更不应该不听从你的劝告。”

    小小欣慰地将一直站在一旁压着满腔泪水的惟愿拉了过来,用温暖的怀抱慢慢地抱着这个外表冷漠沉静的孩子,他知道她心里承载了太多她所不知道的苦楚与担忧,这使如此年幼的他过早地成熟了起来。

    说起来三个孩子中,最最对不起的就是这个一直小大人般沉稳的孩子。

    “惟愿,你愿意原谅弟弟吗?”

    柔声地轻语,如一股暖泉般缓缓地流入他那颗稚嫩的心,抬眸了满脸怜爱忐忑的母亲和一脸歉意的弟弟,然后轻轻地一笑:“他是我弟弟,我从未生过他的气。”

    稚嫩清脆的话语宛如灵泉般抚慰了小小伤痛的心,感动的一把将三个纯真无邪的孩子揽进怀里,自己,厉小小啊厉小小,虽然你这一辈子经历了太多的坎坷,但是老天还是后爱你的,让你拥有三个这样美好的孩子。

    翘了翘嘴角,露出一抹艰难的笑意来,站起身领着孩子向公交车车站走去。

    暖风缓缓吹过,明媚的阳光暖暖地照在人的身上说不出惬意,小小微眯着眼睛着缓缓而来的公车,领着孩子们小心地走了上去。

    公车的人不算多,但座位却是一个也没有,小小一边将大兜背好,一边将几个小家伙安排在自己的身边,省的一会人多的时候再挤着。

    几个小人乖顺地跟随着妈咪坐上了公车,聆听着今天早间轰动性的新闻,气愤地彼此互换着眼神,冷厉怨恨地怒瞪着报纸上那张硕大的****。

    “我不想要这样的爹地,感觉很丢人。”

    萌萌水润的大眼里盛满了失望与委屈,想起月前那个拼着性命救助他们几个的男人,幼小的心灵狠狠地疼痛了起来,那种被人抛弃的感觉深深地侵蚀着她的心。

    “同感。”惟心也小声地发表着自己的意见,紧皱的包子脸显出了他此时的心情。

    惟愿一直冷沉着一张脸,凉薄的眸子带着阴寒的犀利如利剑一般穿透着人的心,抬眸深深地了一眼满身疲惫哀凉的妈咪,轻轻地伸出手拉了拉她微凉的手。

    到小小垂眸询问的眼眸,微翘起唇角贴服着她的耳朵低声说:“妈咪,不要难过。你还有宝贝们陪伴着你,永远。”

    稚嫩体贴的话语让小小的心一酸,这些日子一来,面对着含冤入狱,感情受挫,母亲的病危一波接着一波的打击与身心的疲惫,早已让她的心深陷在冰冷的寒山里,如今孩子的一句话终于让她感到了丝丝的温暖与欣慰。

    弯下身轻轻地抚摸着他黑黪的寸发,温柔地漾起她多日来少见的微笑,着窗外飞速后退的景致。

    影视拍摄基地

    穿着粉色烟纱襦裙的司徒兰一脸惬意地坐在贵妃椅上玩着她的手机,得意地着她昨天晚上的杰作,想着今早欧阳朔睁眼瞬间的惊愕与气恼,好笑地喷笑出声,然后继续地翻着她和他摆出的各种姿势,虽然只是花架子,但是能够亲身地体验一回,感觉也是挺美好的。

    男人不都是酒后乱性吗?为什么这位酒后就……变成木头了,怎么摆楞怎么是,完全不在状态上,任你使出浑身解数也未能使他亮出银**。

    想想就觉得郁闷的慌,不过能够让a市的三少吃瘪,心甘情愿地答应她所有的要求,想想还是值得了,管他以后会如何呢,只要能够拿到最佳影后这个头衔,一切都不那么重要了。

    正想着呢,电话在手中响了起来,一号码居然是自己那个老爹,想了想最后还是将电话挂掉了。

    她可不想听到她老爹的狮子吼,裸照,****怎么了,只要能够功成名就,不折手段也是一种能耐,先不说别的,今早的新闻一播,报纸一瞪,记者如流水般的涌来,她人就红了,酬薪就涨了,这就是本事,这就是能耐!

    傲娇地着继续打来的电话,不耐烦地直接将手机关机,然后听到导演叫,便直接起身去拍戏,完全没有注意到帷幕后的一只手伸了过来……

    男人拿到手机后,快速地向一辆黑色的捷达走去,然后走上车将手机交给了一名光头的男人,硕大的蛤蟆眼镜将他的一张脸遮下了半面完全不清男人的本来面目。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