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夜轻风 作品

第五十六章|后果

    “对不起?对不起你就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对不起,你就不应该招惹她,对不起?你现在说这些还有个屁用!”卢亚轩冷冷地着欧阳朔讥讽地道。

    “那你说怎么办?你以为我特么愿意这样吗?换一句话说,卢亚轩你除去这家族光鲜的外表,你还有什么?”欧阳朔不服气地站起身冲着卢亚轩吼道。

    傲娇地扬了扬眉,然后侧首着愤怒走下来的小小,张了张嘴刚想要说什么却被她反奔了回来无情地呼了一个耳光,然后他愕然地捂着脸怔怔地着那个愤怒的女人。

    “最起码他不会这样伤害自己深爱的女人,最起码他不会像你这样窝囊的把自己搭进去!更加不会像你活的这样卑微!”

    愤怒的火焰直接燃烧着小小心中所有的理智与愤懑。

    欧阳朔直直地望进她眼底所有的伤痛,闭了闭眼睛,将所有的苦涩装进了肚子里,然后沉默地转身向黑雾中走去。

    他能告诉她,冉铁军捏了他的死穴等着他洗白了送上门吗?能告诉她其实他真的很想放下心中的所有只想跟她天涯海角吗?他身上的担子压得他喘不过来气,可是保护盛世,保护母亲和外公留下的所有是他必须的责任,还是告诉她,如果他不照着做他和他的兄弟们就会在牢笼里度过终生。

    叹了口气转身悄然的离去,带着满身的伤痛。

    提亚夜店里乐声震天,带着疯狂的沉迷舞动着全场,高级vip包房内,欧阳朔疯狂地灌着酒,一杯接着一杯的,旁边还有两名****在哪里紧贴着他,为他倒酒为他坐着贴身的****。

    “够了,朔!”莫翰文一把夺过他手中的酒瓶,恼恨地吼道:“所有的事情都怪我,如果当年不是我的一时疏忽也不会落下这么大个把柄在那个小人手里,现在他想要和我们合作想要拿着兄弟集团威胁我们妥协,也犯不着你一个人去扛!”

    “可不是吗?我们是兄弟,有苦同当有难同当。”长毛火大地站起身,憋着一肚子的火气想要去****。

    欧阳朔冷冷地抬起眸甩了甩额前的碎发,火红着一张脸着其他三人咬着牙阴佞地着他们说:“你们认为我是那种把自己一辈子幸福搭进去的白痴么?”

    “哥,还有三天就订婚了,你不会是开玩笑吧。”长毛愣怔了,那还顶个屁婚啊,闹得这帮兄弟心里特不是滋味。

    一甩手,让那几个妞直接出去,然后亲自扶着欧阳朔做好。

    此时的欧阳朔有些喝多了,摇了摇有些恍惚的头吃吃地笑着说:“三天,三天就足够我,我动足手脚的了。妈的,要不是怕小小,在卷里面去,老子至于这么窝囊吗?结果,结果,着死娘们,不领情,直接的踹我,踹我!”

    说完直接倒在了长毛的肩上,睡死了过去。

    几人不懂地互了眼,然后站起身扶着他向门外走去,此时也已经深了,带着疲惫与担心最后把他护送到长毛的住所。

    一推开门,便惊愕到司徒兰从里面走了出来,一条浴巾裹住他窈窕玲珑的身子,古铜色的肌肤带着刚出浴的水珠染着烟白的气息走了出来,到眼前的几名帅哥进来,不但没有一丝害羞,反而有着几分窃喜。

    “哥,你们怎么才回来啊,我都快饿死了,快,赶紧给我和几个哥哥们煮点宵夜去。”

    在家里,长毛就是特么的保姆悲催体,任谁都能指使他,从小养成的奴役性恨得几个哥们没少笑话他,可是那又怎么样,只要稍有反抗,就会到他那老爸七尺高的汉子飙泪,想到这,长毛就忍不住磨牙。

    该死的女人,抢了他老妈的位置,睡了他老妈的男人,使唤着她年幼的儿子这么多年很爽是不是,哼哼,等着吧,死女人!

    长毛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完全像似没什么事的司徒兰,然后气闷地着几个好哥们,想着反正他们今晚被欧阳闹得都没吃好,索性就一起吃点夜宵。

    “你们等着,一会就好。”说着,他和莫翰文把欧阳扶进了欧阳惯住的房间里,然后帮着他将衣服脱了盖好被子出来。

    “长毛,难道你想一辈子活在这样的压榨里。”莫翰文脱掉外套,擦了擦脸上的汗水不以为然的说。

    他是真为这哥们感到不值,你说在外面顶天立地的一爷们,让个娘们呼来喝去的,真掉链子。

    “忍辱负重,知道不?现在我爷爷的病已经开始稳定了,只要我拿到dna证实她不是我爸亲姑娘,不是我的****一切就都好办了,另外,这一阵子我一直在查那贱货的姘头。”

    莫翰文哼笑了一下,拍了拍他的肩,“如果有用到兄弟的吱声,咱别的不会,散布舆论还是有一套的。”

    长毛阴笑了一下,“我们现在还是赶紧帮着欧阳脱离困境吧,这小子我发现这一阵子净干些偷鸡摸狗的事,神秘的狠啊,真他娘地不够意思,都不告诉哥们一声。”

    莫翰文站起身着他,“走吧,还有一个小姐等着你伺候呢,真特么憋气,今晚之后把她的钥匙给我收回来啊,这是咱哥们的集聚地,有个娘们算是怎么回事。”

    “小的知道了。”狗腿的长毛乖顺地亮起了司徒氏典型的贱笑,点头哈腰地伺候着莫少爷先走了出去,然后将门带上了。

    两人走下楼就到换好衣服的司徒兰和苏启华坐在那里着电视,别扭的两个人谁也不去理会谁,只是在那里一个呆坐着,一个捧着一堆零食吃着。

    “你怎么会在这里,大晚上的你跑到这里干什么?”长毛不悦地着自己的****,眼里一片冷漠。

    “拍完夜戏累了,就到这儿了,怎么不欢迎啊!赶紧地,饿了。”司徒兰皱着眉不悦地吹促着。

    长毛不甘地横了她一眼向厨房走去,还好他让这里的钟点工时时的准备着吃食,这不打开冰箱,各类美食蔬菜应有尽有,绝对是居家聚餐的好场所。

    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四菜一汤已经准备妥当,外加一锅香喷喷的米饭端了上来。

    “有饭无酒多扫兴啊,少喝点解解乏。”

    说着司徒兰从酒柜里取出了一瓶长毛最爱的人头马,价值不菲的包装,一就知道是这小子花了大价钱买的,平时这小子抠了的跟个会过日子的小娘们似得,如今终于让这小子出血了,哥几个还不得狠狠的折腾折腾啊!

    着没打开的包装,几人诧异地了长毛,嗜酒如命的长毛那么爱喝酒,都舍不得喝一口,如今被他妹给揪了出来宴请他们……有福了!

    哈哈,着长毛当即变色的脸,几人坏坏地一把夺过司徒兰手里的酒瓶开始倒了起来。

    司徒兰冷冷地着在嬉闹的男人们,妧媚的明眸里闪过一抹得色,然后慢慢地坐到餐桌前和他们一起吃了起来。

    几人因为长毛的关系,心里都很烦恶司徒兰,所以她坐在餐桌上如同空气一般在哪里沉默地吃着饭菜喝着闷酒,根本就没一个人愿意理她。

    而她也不生气,眯笑着着渐渐有些睁不开眼睛哄着一张脸的男人们。

    “喂,我说长毛啊,你那破酒是用酒精勾对的吧,怎么才喝了一杯酒晕的乎的了”苏启华勉强地挑了挑沉重的眼睑,然后就直接趴在了桌子上。

    莫翰文迷蒙地着好友一个个的倒了下去,终于发现了不对劲,照着自己的腿狠狠地一掐,指着桌上那个一脸阴笑的女人气恼地低吼:“你做什么了?”

    沉重的眼睑不停地往下垂,即便用疼痛来提醒自己要清醒,要清醒,终还是忍不住倒了下去。

    司徒兰终于从桌旁站了起来,带着凌冽的气势拿起旁边的棒球棒冲着几个男人就挥了下去……

    第二天,无论是上还是报纸新闻上,登满了影视艳星司徒兰和盛世总裁甜蜜温馨的****,大尺度的照片让男人垂涎女人唾骂,更加激烈的是当天馨雅日用品总经理,也就是传说中欧阳朔还差两天就订婚的未婚妻冉小白同学直接在微博上和他对骂了起来。

    一时之间闹得满城风雨,就没有不知道的。

    邻家别墅

    欧阳朔冷佞地将那些报纸还有桌子上的照片狠狠地扔到地上,然后着满脸懊悔地坐在沙发上的三个大男人,一时有种有火无处发的悲凉感。

    几人不约而同地着地上他们****的照片,虽然紧闭着双眼却依旧让人误会暧昧的照片大尺度地展现在众人面前,内心的屈辱与愤怒瞬间燃烧到了爆点,直接站起身阴寒地着畏缩站在门口的那个光着脑袋的人。

    “长毛,她是你妹,这个机会我让给你,可是你得让兄弟们把心里头的这股火给我熄了……”

    瞪了眼站起身跃跃欲试的两个人,叹了口气最后抬眸着满脸愧疚站在门口的长毛,气恨地抓起文件夹就撇了过去。

    “你特么明知道她在那里,还让兄弟们往火坑里跳,你小子究竟是安得什么心?告诉你,我不管她是不是你妹,今儿这事你要是不给我办漂亮了,老子就让你连同你们家从a市里消失,不信你就给试试!”

    “说吧,要什么结果?死的,还是活不起?”气闷的恨不得都快炸开的长毛,有种想要****的冲动。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