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夜轻风 作品

第五十五章|身世之谜

    “小小不要忙了,过来坐吧。”卢亚轩率先打破了这令人心颤的沉寂,温雅的边冲着她招手,边向自己身边的位置拍了拍示意她坐到他的身边来,完全没有陌生的疏离,亲切的就好像多年不见的哥哥般温暖亲切。

    小小了眼一脸沉重的母亲,又了眼满脸温然宠溺的卢亚轩,最后还是选择做到了自己母亲身边,着他们彼此之间眼神的交流总感觉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发生了。

    小小有些紧张地着李丽华卢亚轩,心想着自己不会是老妈亲生的吧,而这位是他同父异母或者是自己的亲哥哥吧,又或者……啊,啊n个设想顷刻间从心间晃过,如野马奔腾般汹涌地冲刺着她的整个大脑。

    “小小,对不起。”这句话更如雷般劈的她浑身惊颤起来,难道她所想的都是真的,老妈现在就开始交代临终遗言了,说明自己的身世之谜了?

    泪水奔涌在眼眶间,倔强的她说什么都没让流出来,清澈的水眸睁大大的,就等着李丽华说出她所想的那个事实飙泪了。

    “小小,不是你想的那样的。”卢亚轩透了小小的心,温笑地解释道,刚刚她脸上细微的表情变化他了个透彻,不得不佩服一下这丫头的想象力了。

    小小漠然地眨巴着眼睛着满脸复杂的李丽华,等待着他们后面的话语。

    “我的本名不叫李丽华,是号称北漠草原之王特穆尔的女儿,名叫特穆尔宝珠,是乌兰擦布最最尊贵的女人。

    后来我嫁给了那里最最英俊勇敢的男人,名叫厉啸天,他才是你真正的父亲,这就是为什么你和你现在的父亲不同姓的原因,因为你根本就不是他的孩子,所以这些年来他拼命地打你骂你甚至想要卖掉你的原因。”

    还好,还好,自己是老妈亲生的,小小的心瞬间放在了肚子里,感觉浑身都轻松了好多。

    “额,可是,为什么你会嫁给那个人呢?”小小有些不敢相信地着自己的母亲,着虽然苍老但依旧美丽的李丽华。

    李丽华咬了咬唇,清澈的眼眸染满了雾气,痛苦的脸颊带着沉重与复杂,久久沉声地说:“结婚三年我一直未能怀孕,后来许多人出主意让你父亲和我离婚再娶,你父亲深爱着我,一直不肯。

    直到那一天我发现自己终于怀孕了,兴奋的从医院里跑回来时……发,发现我最好的姐妹和我深爱……深爱的男人……我承受不住这种打击,奔出了蒙古包,搭上了一天通往地狱之门的汽车,之后,我被人卖给了那个时候还是小包工头,也就是你现在的父亲。”

    深喘了口气,感觉轻松了一些的李丽华接着说:“之后我感觉自己被卖受辱,给族人家人丢了脸,再加上你父亲的背叛……早已是失去了生存的意念,要不是为了你,恐怕你老妈我早就死了多少回了。”

    “所以小小啊,无论妈以后怎么样你都要好好的活着,为了你的孩子们,更为了妈好好的活下去。”

    李丽华目光灼灼的着小小,心中流露的担忧与不舍深深地烙烫了小小的心,垂下眼帘,尽量让自己起来轻松一些说:“妈,你说什么呢,现在科技这样发达,您这点小病简直就是小事一桩了。

    “是啊,姑姑,你一定会好起来。不要瞎想了,到时候我们还要一起回特穆尔大草原呢,爷爷可是天天夜夜的想念着您重回到他身边呢。”

    卢亚轩亲昵地紧握着李丽华的手,安慰地柔声说。柔和的话语宛如泉水般缓缓流入人的心扉,慢慢地温暖着屋里的两个身心疲惫的女人。

    小小轻轻地将母亲揽在怀里,“妈,会好的,我们都会好好的,一定的。”

    坚定地语气沉重的脸色带着不容置于的刚毅,让卢亚轩有些钦佩气面前这个似柔弱内心无比刚强的小表妹。

    此时,一般的女孩在遭遇到这样的境遇后,大都不是应该俯在母亲的怀里痛哭流涕,埋怨着命运的不公或者直接向他伸出求助的双手,等待着他的怜悯与施舍吗?

    微眯了下双眼,探究地着正在安抚李丽华的小小,抿了抿唇然后坐直身子保证的说:“姑姑,放心吧,我一定会帮您找到姑父的下落的。”

    “嗯,姑姑相信你。亚轩呀,以后小小就托付给你和你爸了,以后姑姑不在了,要帮我多照顾一下你表妹。”

    李丽华拉住他柔声说,带着期盼的眼眸让人不容拒绝。

    卢亚轩点了点头,了眼外面的天色,站起身着相依而坐的娘俩沉声告别道:“姑姑,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

    说实话,他真的不喜欢这样的场面,太过沉重与揪心。

    “好”李丽华有些不舍地站起身,慈爱地拍了拍侄子的肩,然后站起身随着他一同走到门口去送他。

    “我送你下去吧。”一直跟在后面的小小终于出声了,带着疑惑和沉重的口气,让卢亚轩一怔。

    不知道为什么对着她,他就是无法冷然,无法拒绝,那种兄妹间天然的宠溺让他整个人都感觉温暖了起来,就像三年前他被告之还有一个妹妹时的那种兴奋劲一般。

    “你之前就知道我是你的妹妹?”经过了漫长的沉默,小小问出了心里的问题,带着点气闷与酸涩。

    老妈这是在安排她的身后事啊,相信哪个做女儿的,在知道母亲的心事后都不会轻松的。

    “嗯,换句话说,我已经在这里守候了你们整整五年,否则你以为凭借着欧阳朔的手段,还有你父亲的无耻会让你们在这个城市里过着这样安静无忧的日子?”

    小小愣怔了一下,“为什么?直接和我妈相认不就得了。”干嘛非得这么费劲啊。?

    “姑姑是一个自尊心很强的人,当初被卖再加上姑父的背叛给她带来的心里伤害很大,所以她一直认为她是家族的耻辱。”

    卢亚轩回过身直直地着小小,幽暗的夜风缓缓地吹过她苍白消瘦的脸颊,完全失去了那日在酒会上的风采,楚楚可怜的让人着就心疼。

    缓缓地抬起手臂摸了摸她亚麻色的长发,缓缓地将他拥在怀里不顾小小讶然的挣扎,低声说:“那样狠狠伤害你的男人不要也罢,何苦要这样折磨自己呢。”

    低沉的声音让小小惊愕的有些缓不过来神,站直身子尴尬地歪头别开他火热的呼吸时,才到那个从黑暗里愤然奔出的男人。

    带着桀骜的凛然与冷睿的煞气,想也不想的上来就向卢亚轩抡起了拳头。

    卢亚轩将小小推离自己的身边,巧妙地躲过了他的攻击,然后在擦身而过时,腿向前一迈随后抓住他的手臂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将那个满身煞气的男人摔到在地。

    论跆拳道散打,他卢亚轩就是一白痴,但论摔跤那可是他老祖宗传下来的功夫,相信在这a市里他敢喊第一没人敢喊第二了。

    “哥,不要打他。”吧,有人心疼了。

    女生还真是外向。

    小小迅速地冲到了欧阳朔身边,一颗心全部扑在了那个男人的身上,这让卢亚轩气闷不已。

    小小用责怪的眼神了眼卢亚轩,便是一晚上没有出口的哥哥都直接给飚出来了,你说这心得急成什么样子,完全没有注意到躺在地上怔愣的男人微翘起的唇角。

    卢亚轩恨铁不成钢地着自家的妹子,咬牙切齿着慢慢从地上爬起的男人,怒指着他那冷魅不羁的样子低吼:“你着急,你心疼,你知道他今晚是为什么来的吗?”

    咬了咬自己温厚的唇瓣,带着凛冽的寒光直射*向那个男人“小子,有种你就给我实话实说,别特么装孬种!”

    欧阳朔甩开小小的手,沉默地着紧抿着唇角满是复杂伤痛的小小,狠了狠心说:“明天,我……订婚,这是请帖。”

    说完将那熨烫着金线的请帖塞进了小小冰冷的怀里,她出狱那天原以为会是他订婚的日子,结果却被取消了,一直以来庆幸地数着天过着自以为是的日子,再加上那天晚上听到他的解释,感觉自己其实还是幸福的,最起码有个男人还深爱着自己,用心去保护着自己,可是如今……

    沉默地拉起卢亚轩的手,将那张请帖狠狠地甩到那张她日夜思念的脸上,不在多他一眼只是淡漠地着卢亚轩说:“哥,晚了回家吧,不要为这种没骨气的伤神,不值得。”

    说完,转过身顿住脚步,眼眸深邃地着他冷冷地说:“你想用这种方法逼走我,好啊,你赢了。放心,我会走,绝对不托你的后腿挡你的财路。”

    强压住心口传来的剧痛,压着要涌出的泪快步走了进去,不给他任何说话的机会,她,怕,怕控制不住奔进他的怀里质问着他所有,怕自己一不小心丢失了好不容易才建立起来的自尊和那假装的坚强。

    欧阳朔咬了咬牙狠狠地望着决然要离去的小小最终说:“小小,对不起。”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