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夜轻风 作品

第五十四章|自责

    可是想法是丰满的,现实却是残酷的。

    听到医生那清冷严肃的审判,小小的心再一次掉进了深渊,一句句质问与指责让小小哑口难言。

    耳边不停地回荡着一声清冷而严厉的斥责,“你们是怎么为人儿女的,老人已经病得这样厉害了,居然才发现,你们的心到底都长哪去了?

    你们知不知道她这类病最少有一年之久,一年之久啊,你们难道就一点没有发现?换一句话说,若是早在一个月之前,一个月之前做开颅手术她都有活命的机会,真不知道你们这些年轻人在想些什么!”

    一个月,一个月之前动手术都能挽救老妈的生命,她究竟在想些什么?小小懊丧地闭上了眼睛,恨不得一头撞死算了。

    像她这样没心没肺自私自利的人哪里还配活在这个世界上啊,母亲为了能够减轻一点她的负担,没日没夜地为她操劳付出,而她呢,就只会想着自己,想着自己!

    带着懊悔与自责打开了门,到老妈那双热切盼望的双眼,小小的心一颤,压住心底所有的情绪,僵硬地展颜一笑,还未说话边听李丽华释然的话语。

    “不要安慰了我了,我自己的病自己知道。你说过的,哪怕是或者一天也要开心快乐,妈,没有别的期望了,只要你们能好好的就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快乐。”

    说着鞠喽地站起身,带着欣然的笑慢慢地向外偶去。

    小小急忙走了过去,缠着母亲的手臂带着复杂的心绪一直向外走去。

    李丽华怔怔地着面色沉重的小小,眼中希翼渐渐的黯淡了下来,来我真的是没有多长时间了。

    否则,小小不会是那样的脸色出来。这孩子一辈子跟着我没有捞着好,我不能在我死后再让人任意的欺负她。

    打定主意的李丽华凄然的一笑,侧首着小小,安慰性地轻拍了下她扶在自己手臂上的手,然后顿住脚步认真地着自己美丽乖巧的女儿,曾经美丽优雅的脸上终于露出了难得的真心笑容。

    “小,妈想一个人呆一会,你先回家去吧。”慈爱温柔地抚摸着小小的肩臂,带着丝丝的不舍与牵挂。

    “妈,你去哪?我陪你去吧。”小小担心地着母亲,听大夫说,现在的老妈脆弱如一件瓷器,稍有不慎就不会后悔不及。

    听了这句话,李丽华更加的了然了,“没事,我一会就回去。我这不还有它么,不行就给你打电话啊。”

    小小无奈地点了点头,最后只好着老妈坐上了一辆出租车消失在眼前,心则也跟着老妈一起去了那个不知名的地方去了。

    一个人独自坐着公车来到自家附近的超市,买了整整一大车的好吃的,好喝的总算是满足了一把购物欲,泄了心中最后的那点愤懑,满怀着心疼(花钱花的)和对老妈的担忧,拎着满满两大袋子的东西向家里走去。

    远远的就到一辆精致的银粉色宾利阿斯顿.马丁车停在那里,着从车子里走下来的傲娇小姐,小小心里一瞬间鄙视起来,你除了有个好爹好妈的在那里罩着,这辈子还有什么?

    扔到荒郊野外的就一废人一个,站在这里拽什么?愤世嫉俗的想法顷刻间包围着小小,一点都不想理会面前这个高傲的如孔雀般的女人。

    不悦地皱了皱眉,然后抬眸着冲着自己轻蔑笑着的欧阳艳,翻了个白眼,转身向楼道走去,没时间打理这种自以为是的女人。

    “我们谈谈吧,毕竟你是我大哥的女人。”一项自恃过高的欧阳艳见小小视她如空气,脸色开始变得不那么好起来。

    要知道她在来之前是做足了功课了的,既然和她大哥有一腿,怎么的也得打打她这个未来的小姑子的溜须吧,虽然她跟这个名义上的大哥并不亲,但好歹也是一家人好不,居然不鸟她!死女人,以后有你后悔的时候。

    好吧,她现在是有求于人,谁让她上了那个名叫凌枭的华裔律师团的首席律师了呢,想到那张冷峻刚毅的脸,想到以后会跟那样英挺帅气的男人走到一块,心就醉了。

    想了想最终还是后退了一步,将黑沉的脸往上拉了拉,尽量给人一个和蔼可亲的笑。

    “有时间么,我想和你谈一下。”

    “我没时间,您千金大小姐一名,悠闲自得,哪里像我们这些小市民每天忙着柴米油盐的。”

    不要说真的没有时间,就是有时间也没工夫搭理你,你们害我们家欧阳朔害轻了,现在又打主意到我身上来,脑袋穿刺了才会跟你坐到一块!

    某女一点没有意识到自己,很自然的将某男划分到自家人的地界而不知。

    欧阳艳优雅艳丽的脸色这回是彻底扭曲了,铁青着一张脸冷厉地盯视着她,如冷刀般要将她就地大卸八块。

    冷凝的着她视她如空气般的向楼道走去,终于失去了以往的优雅直接变身为泼妇喊道:“好,那我就告诉你厉小小,以后给我离凌枭远点,因为他是我的!”

    霸气直白的宣言直接把小小同学气乐了,好笑地回身着满是女王冷冽气质的霸王女,眨了眨眼轻笑地着她说道:“你是女人吗?这样的宣言就不怕让人误会你是哪个神经病院出来的疯子吗?

    还是……你们上流社会的千金就是这样的教养,不管男人不上你们,直接霸王硬上弓,巧取豪夺?”

    嗤笑地摇了摇头,也不站在那里囧噶的面红耳赤的女人,直接向楼上走去。

    身后不甘的欧阳艳气的跺了跺脚吼道:“你这个贱人,脚踩两只船,勾三搭四不算还背着人养野种。

    嚓嚓,的开窗声,然后楼上一盆冷水直接浇了下来,带着股尿**气喷薄而下,兜头兜脸的浇了个彻底。

    欧阳艳何时受过此等待遇,气恼的恨不得直接将这座土楼给拆了,抬起头刚要怒骂,一盆冷水又泼了出来,吓得她连退数步,最终不甘地跳上她的跑车气闷而去。

    楼上是几个孩子的哄笑声,还有那连绵不断的哄嚷声。

    “你们几个小家伙又做什么坏事了。”刚走到大门口就听到小家伙们的叫嚷和哄笑声,心想着又不知道是哪家的小屁孩倒霉了。

    “妈咪,刚刚骂妈咪的那个混蛋姐姐好倒霉呀,被哥哥撒了尿的水给泼中了,从头到脚臭臭哦,哈哈哈。”

    萌萌捂着嘴边笑边趴在小小耳边悄悄的告起密来,又忍不住在那里捂着肚子大笑了起来。

    小小无语地了一眼还趴在窗口的两个小坏蛋,哼笑着拎着大袋子走进了厨房,过了一会给拿出手机给李丽华拨了个电话,被告之在朋友家做客让她放心,一会就会回去。

    摇了摇头,然后进屋换上了家居服走进厨房开始她的锅碗瓢盆之旅。

    渐渐的夕阳斜照明确依旧没有到李丽华的身影,小小还有小宝贝们开始着急了起来。

    “妈咪。外婆怎么还没回来了?心心开始想外婆了。”惟心眨着一双水润的大眼,清澈水润的眸光里闪烁着点点的担忧。

    “没有事的,外婆一会就会回来的。”正说着李丽华推门走了进来,手里拎着一大袋子的快餐盒,笑眯眯地走了进来。

    “宝贝们,你们外婆给你们带了什么好吃的?”说着开心的扬了扬手里的大袋子,精神奕奕的眼眸里闪烁着幸福的光芒。

    “妈,你买这些东西干什么?”小小惊愕地着快餐盒的饭菜,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跟进来的那名帅哥。

    “是你的舅舅和表哥给你们买的。”李丽华说着转身指了指,身后跟进来的卢亚轩一同进来。

    顿时可爱的萌萌小朋友双眼冒星地着这个器宇轩昂的俊美男子,一身王者的霸气带着凛然冷冽气息瞬间就让我们的萌萌同学一颗幼小的心猛烈地跳动了起来。

    “卢,卢亚轩?”小小惊讶的有些回不过来神,直直地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

    “你好,很高兴你还记得我的名字。”卢亚轩很高兴到小小这样惊愕的表情,这说明她对自己还是有些印象的。

    李丽华怔了一下,随即压下心中所有的复杂笑着说:“亚轩,你们已经见了过了,这样更好。丫头这是你舅舅的儿子,你的表哥卢亚轩。”

    一句话成功的将厉小小同学惊傻了,愣愣地了母亲,又傻傻地瞅了瞅脱去一脸冷意的卢亚轩,然后很自虐地掐了自己一把,呲了下牙终于找回了自己。

    不会那么狗血吧,吃了那么多苦,受了那么多的罪,然后老天很悲催地告诉你,原来你是富人家的富二代,名门千金之后,因为她那赌鬼老爸怎么都不像是一个名门公子。

    “你这孩子不赶紧的给你表哥沏茶去,怎么在这里发上傻了。”李丽华好笑地推了一把还在那里神游的小小一把,心中却是说不出来的复杂。

    回过神来的小小尴尬地了眼卢亚轩,不自在地笑了笑,然后窘红着一张脸向厨房走去。

    再出来时,几个孩子已经被李丽华打发睡觉去了,屋子里只剩下了他们三个人,寂静忐忑的声音让小小隐隐的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