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夜轻风 作品

第五十三章|死亡的呼吸

    “所以你选择暂时放手,等到将那些人都扳倒以后才回来找小小是吗?”齐梦辉直直地着他,不放过他眼底的一丝情绪,着他那坦然的面容终于郑重地点了点头。

    然后伸出手郑重地着他说:“哥们,证据这一块就交给兄弟我吧,毕竟现在我没有引起他们的任何注意,还有……不要让小小等的太久,她这辈子过的太苦,希望从此以后你能够让她幸福起来。

    欧阳朔抿嘴轻轻地一笑,了眼如墨的天空终于在齐梦辉瘦屑的肩上重重的一拍,“好!从此以后我们是好兄弟!”

    两个明明刚刚还是剑拔**张的敌人,只是一瞬间便成为了生死与共肝胆相照的好朋友,带着愉悦的笑声各自蹦上车向着黑雾开去。

    从楼门口走出的小小捂着嘴惊愕地泪水缓缓地流了下来,原来一直以来他都没有骗过自己,一直在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证明着自己曾经所说过的话,原来他从未放弃过自己,时刻将自己的安危放到第一位;想起那日她说的那句狠烈的话语,心口闷闷的一痛,心想着那时的他得多难受啊!

    可是心中又莫名的生气起来,难道她真的那样无用吗,要他像保护暖棚里的小花一样精心的保护着吗?

    咬了咬唇,赌气地想着既然如此,那么就让你知道知道是什么样一个后果,省的总以为她厉小小是没人要的孩子非得扒着他欧阳朔不可。

    心是这么想着,但唇角却漾起了那甜甜的笑,只是她自己没有发觉罢了。

    第二天,慵懒的太阳公公起了个早,才四点半多钟就爬上了天空。

    睁开迷蒙的睡眼,着一屋的阳光,裂开嘴笑了起来带着这些日子少有耳朵轻松,翻身走下床,听着楼下不远处早市的叫卖声还有汽车的鸣笛声。

    赖赖地伸了个赖腰,悄然地转身走出屋外,着母亲痛苦地捂着头,皱着眉头捂着头慢慢地蜷缩在沙发上,像是在极力地隐忍着什么?

    “妈,你怎么了,哪儿不舒服?”

    小小缓缓地走了过去,着李丽华惊颤地抬起眸,然后迅速地摇了摇头说:“没有,我很好,只是睡眠不好罢了。”

    说着摇晃着身子,煞白着一张脸,紧抿着唇向屋里走去。

    此时,如果小小还不明白什么,那她就简直没心没肺到家了。

    一把拉住母亲冰冷的手,阴沉着一张脸怒着她说:“妈,你到底怎么了,告诉我,告诉我,我是你的女儿,我有权知道!”

    李丽华畏缩了下身子,然后忽然挣开她缠着她的手臂猛然地捂着头蹲下了身子后,重重地呼吸着快要窒息掉的呼吸,脸慢慢地苍白的没有丝毫的血色起来,然后泛着白眼颤抖着唇瓣哽声说:“药,在抽屉里!”

    小小惊慌了点着头就奔进了另一间屋里,那里是孩子们的屋子,此时一个个都还没有起来,寂静的屋子在小小慌乱的啦擦声显得格外的刺耳。

    颤抖着双手着上面一排排的英文语句,句句离不开癌症的基本症状,这像是晴天霹雳一般,悲凉的拿起药向门口走去,然后快速的给母亲倒了一杯温水让她赶紧服用。

    等她喝完药后,小小扶着极度虚弱的老妈躺到沙发上,用一种审视犯人的眼神凌厉地着心虚的不敢抬起头的李丽华。

    “说吧,什么时候发现的,为什么不告诉我?”

    冷冽严肃的表情让李丽华的神色一晃,挣扎着坐起身,不舍地着冷眸相对的女儿,粗糙干裂的手无力地拽着女儿温热的手掌颤抖着唇瓣说:“小啊,人都会有这一天的,妈,只是不想你难过而已,要知道你从小就被妈拖累着在那样的环境里生存。

    如今,妈不行了,不想在这样的拖累着你,可是……可是,妈舍不得你,放不下你呀,尤其是现在,在你最关键脆弱的时候,妈不知道该怎么办,小啊,我的女儿啊,原谅妈妈的自私吧。”

    如交代临终遗言的话语,让小小顷刻间红了眼的小小抑制住内心的酸涩与疼痛,只是那样冷冷地着她。

    只是那样不舍地着她,然后冷声地追问道:“到底是什么病,就不能治愈吗,让你这样的隐瞒着我们,你就不怕你这样做会彻彻底底的伤害了我和孩子们吗?”

    充满褶皱的脸颊上布满了难以诉说的愧疚,染白了鬓发似乎越发的苍白了,捂着嘴轻声哭啼的李丽华摇了摇头,无力地抬眸深了眼自己用命爱护的女儿,颤抖着唇艰难的说道:“晚了,脑癌末期了,已经扩散了,医生说,最多只能活一个月。”

    伤痛的泪水再也无以复加的流了下来,一头扑进母亲温暖的怀抱失声痛哭了起来,“妈~你好残忍啊,你怎么能,怎么能这样的残忍啊,在我最最需要您的时候离开了我,到时候你让我上哪儿去寻找这份温暖,你让我如何去适应没有依靠的生活呀,妈,你叫宝宝们如何能够承受得了,让我如何能够受得了啊,妈!”

    被哭声吵醒了的三个宝贝呆呆地站在那里着哭声震天的母女俩,三个孩子眼含热泪地着自己病弱不堪的外婆,着她那苍老的面容想象着那慈爱可亲的温暖就要永远地理他们而去,终于不顾一切的冲了过去。

    “外婆,外婆,你不要离开宝宝好不好?宝宝离不开您,外婆~”

    稚嫩清脆的话语让小小的心如同撕开了一般疼痛,无力地捂着嘴擦干脸上所有的泪滴,安慰着哭的一塌糊涂的孩子们。

    小小惊慌擦干脸上的泪痕,收起所有的悲痛与哽咽强笑着说:“宝贝,外婆不走,这里是我们的家,外婆不在这里回去哪呀,是不是宝贝们。”

    惟愿沉着一张脸憋着一张小嘴直直地盯视着小小,半晌一个人转身向屋里走去,再出来时,只见他的手里拿着两张******出来,站在沙发旁。

    用那双稚嫩的小手轻轻地将李丽华那张褶皱脸上的泪痕拭去,然后带着哽咽的沙哑声说:“外婆,不要死,宝宝有钱,有好多的钱给外婆治病,这里不行,我们去国外好不好,宝宝们离不开你,宝宝们不想让外婆死!”

    一句话成功地让两个大人红了眼眶,李丽华一把将他紧抱在怀里,带着无限的疼痛与叹息说:“惟愿放心,外婆不会死,不会离开你们,要知道外婆还没有到我们家宝贝们长大****呢,是不是啊?”

    “真的么?”三个小家伙不约而同地喊道三双纯洁清澈的眼眸带着无比的渴盼望着她,稚嫩焦急的声音顷刻间让李丽华和小小再度落下了热泪。

    “真的,外婆一定会陪伴着我们的,一直到你们长大****,不不,还要着你们结婚生子呢?”小小哽咽地含笑说道,眼中充满着凄然的向往。

    “好了,不哭了。我们赶紧收拾一下吧,一会啊,宝宝们还要上学呢,你不是也得上班吗?”李丽华推开一脸难过悲痛的小小,转身向厨房走去。

    此时的她知道自己能这样为他们做一顿可口的饭菜机会越来越少了,所以,她要在有限的时间里能为他们多做一点就多做一点。

    “妈咪,这里是******,等我们上学后你陪外婆再去病吧,说不定是那些坏医生给外婆误诊了呢?”

    惟愿擦干脸上的泪痕,忽然感觉一个大男子汉哭成这样有些丢人,稚嫩的小脸上有些不自然的红。

    “这么多******!多少钱?”小小惊讶着有些不自然的惟愿和其他两个宝宝。

    “三千多万,从老头那里拿了一些,最近炒股赚了一些。”惟愿如实地回答,粉嫩的小脸上满是认真,他是这个家的顶梁柱,这个时候就应该挺身而出。

    小小愕然,突然感觉自己一夜之间中了特大号的乐透,一不小心跃进了富人之列,还是一夜暴富的那种,不过不是欣喜和而是惧怕。

    想了想终于点了下头说了声“好。”然后从他的手里接过那沉甸甸的******。

    送走了孩子们,小小班也不上了,急乎乎地领着李丽华到a市的医科大去彻底的做一个全身检查。

    呆呆的坐在走廊上等待着结果的小小,顿时知道何为度日如年。

    当李丽华被人搀扶着出来,随后着医生满脸严肃地走出来叫她进去的时候,忽然感觉浑身的血液都快要冻结了,心,跳的恨不得一张嘴就从肚子里蹦出来似得,砰砰的,都快要停止呼吸,但是,到母亲一脸担忧的憔悴面容……

    小小还是很坚定地给了母亲一个释然的笑容,“妈,不管结果如何,我们都要快乐的活着,哪怕只有一天,我们也要拥有快乐不是么?

    “嗯,妈听你的。妈都这么大岁数了还有什么可怕的,只要你们好好的,就算让我遭再大的罪也值得了。”

    “妈。”小小笑了,眼里装满了感动了泪水,虽然她从小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但是母亲用她那炙热的胸怀时刻地温暖关怀着她,虽然没有人家的锦衣玉食,也没有父亲的疼宠怜爱,但她一样过得充实美满。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