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夜轻风 作品

第五十二章|噬骨的伤痛

    一直低首的小小慢慢地走在寂静的街道上,偶尔的一辆公车匆匆地从她的身边路过,带着迟疑的脚步缓缓地滑行,可她却全然无视,只是一味地闷着头向前走,丝毫没有留意到身后那辆低速行驶的奔驰一路跟随。

    红肿的眼眸渐渐地消失肿胀,着乌蒙的天空也渐渐的清晰了起来,终于举起手接起了那伤心的雨滴,然后微微的一笑回眸着那不远不近的车辆,终于向那辆公车招了招手,跳上了行驶前方的道路。

    车子行到公墓园的时候停了下来,小小在路边的花店里买了束黄色菊花和一些纸钱走了进去,然后在一处新墓旁停下了脚步。

    着墓碑上胖经理那和蔼憨厚的笑脸,想象着她刚进公司时对她的百般照料,心就开始扭曲般地疼痛了起来。

    “胖经理,我来了。对不起,我没能为您将凶手惩治于法,没能在你的家人需要安慰照顾时出现在他们的身边,对不起,我辜负了您所有的期望,胖经理……”

    站在远处僵立的身影痛苦地闭上了眼睛,默默地对着远处的小小说:“小小,对不起,对不起,如果,那天我没有和米瑟利去欧阳德的公司收购,没有将手机放到静音,一切,所有的一切是不是就不会发生。

    如今我的战争完胜了,却要你来为我所做的一切付账买单……小小,等着我,我会尽快地给你一个清白,尽快地给你一个公道,尽快的解决掉所有想要伤害你和已经伤到你的人,小小,等着我!”

    低声说完,转身向着蒙蒙的雨雾中走去,一身黑色的休闲装带着无尽的沧桑与冷漠慢慢地消失在公墓园里。

    小小从公墓园下来的时候就到齐梦辉,一身濡湿的站在黑色的奔驰旁,着她纤瘦清冷的身影,布满血丝的暗淡明眸终于光亮了起来。

    “小小,你终于出来了。”黯哑低沉的嗓音完全失去了早先的清脆淡雅。

    “梦辉哥,你怎么在这?”有些讶异地着浑身湿透的齐梦辉,忽然想起一直跟在自己身后的奔驰,感动的眸光不自然地着他,心也开始酸涩起来。

    齐梦辉着跟自己一样浑身濡湿的如落汤鸡般的小小,着她隐约可见朦胧窈窕的身姿。

    脸微微地一红,转身从车子里拿出那件特意放在车子里的外套给她披上,目光灼灼地着仅仅几个月不见就已经憔悴不堪的小小,强抑制住将她揽在怀里的冲动,打开车门让她做了进去。

    随后他坐到驾驶室的位置上去,了眼面无表情的小小,张了张嘴想要安慰她几句,最终还是忍了下来,然后慢慢地启动了车子向院方开去。

    小小冷漠地着急速后退的雨景,凄凉迷蒙中还带着一抹淡淡的哀伤,正如此刻她的心情,钝钝的疼痛让她感觉呼吸都有些困难,胸口憋闷着一口气上不来下不去的,堵得整颗心都难受起来。

    “小小,我们结婚吧,让我来守护你的人生好吗?”齐梦辉酝酿了许久终于鼓起了勇气表白道。

    小小的心颤了一下,惊愕地着将车子停下的齐梦辉,着他一脸真诚的模样不像似在说谎开玩笑的样子。

    然后了眼窗外依旧在下的雨雾,慢慢地笑了起来,带着苦涩自嘲慢慢地回转着依旧紧张等在那里的齐梦辉说:“谢谢你,梦辉哥。可惜我们彼此已经不再当时的彼此,有些事,过去了就是过去了,再也回不来,也再也不会拥有。”

    齐梦辉莹亮的深眸黯淡了下来,许久才启动车子悠悠的说道:“那个女人骗了我的母亲,她……其实根本就没有怀孕,还把我妈气得高血压差点没了命,如今我已经和她离婚了,我妈说如果你愿意不会再阻拦我们。”

    小小了眼正在开车的齐梦辉摇了摇头说:“梦辉哥,如果有好的女人再找一个吧。”

    说完不再他一眼,只是将头靠在椅背上假寐。

    雨越下越大,等到小小到家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一进门着三个小家伙守望在门口可怜的小模样。

    心里一阵难受,整理好所有的心绪开心地将自家的小宝贝揽在怀里,不住地告诉自己,厉小小你一定要坚强,因为你不只是一个女人,还是一个要保护自己孩子的母亲!

    “妈咪,萌萌好想你,你你都瘦了。”萌萌泪眼朦胧地贴附在母亲的怀里,汲取着母亲难得温暖。

    却不料被惟愿一把拽了起来了,着一脸冷冰的哥哥,萌萌憋闷地站直身子,着一脸小严肃的惟愿和惟心,不做声了。

    一旁的小小有些纳闷地着一脸清冷的小家伙,刚要伸手将两个小家伙抱起来,就见两个小家伙哇的一声扑倒在她的怀里,身后是擦着眼泪的老妈和萌萌。

    “呜呜,你个笨女人,不知道保护自己吗,居然把自己给卷进去了,呜呜,你要是不会来让我们和外婆可怎么活啊!呜呜~”

    伸手将俩个似坚强却脆弱无比的孩子紧紧地搂在怀里,带着无限的安慰和抚慰,然后慢慢地将他们抱起迈过燃烧的火盆走进屋里。

    屋子里的李丽华急忙接过小小怀里的孩子,让一起进来的齐梦辉坐然后推着小小赶紧回屋冲个热水澡,换件衣服去。

    小小一进去,李丽华的脸子就拉了下来,冷冷地着齐梦辉,这几个月他家所发生的事情,她不是没有耳闻,也明白这孩子对小小的心意,但对于为母命是从的齐梦辉来说。

    李丽华百分之一百的不赞成,本身齐母就是一个难相与的人,再加上家世和自身的原因,若是小小真嫁到了他家,那只有受气遭罪的份,所以这门婚事他想都不要想。

    “梦辉啊,放下吧,你和小小不适合,不是我老婆子不开事不讲道理,而是不论你们的身份还是各种原因都注定你们没有这个缘分。”边说着李丽华有些惋惜地将手中的热茶递给了他。

    其实这孩子是不错的,就是太过于老实了。再加上一个势力蛮横不讲理的妈,想想都觉得可怕。

    齐梦辉英俊儒雅的脸再次暗淡了下来,忍住心口的疼痛,难受地站起身将杯子放到茶几上客气地着她点头说道:“伯母,时间不早了,我先走了。”

    说完不理会李丽华的叫唤直接向门外走去,带着孤寂的沧桑迈出那个门口,下了楼回过头深深地着那个他思念依旧的窗口沉痛地问道:“难道一次的错误,注定今生的无缘吗?”

    黑雾中那个守候在不远处悍马车里的男人冷峻地走了下来,站在他不远处轻蔑地说道:“的确是没有机会了,因为他这辈子注定是我的女人。”

    冷冽霸气的话语带着一股决然的煞气,深深地着愕然站在那里的齐梦辉。

    清雅出尘的俊脸在清黑暗中的人时,忽然一股烈火在心中燃起,想也不想举起手中的拳头奔着欧阳朔就打了过去。

    “你伤害了小小,还敢在这里大言不惭!”

    “我没有,那是为了保护她,为了她和孩子不再受到伤害,为了短暂的分离永远相聚的不得已。”

    喝了些酒的欧阳朔此时终于找到了爆发点,躲过他的袭击,抡起拳头狠狠地对着他打去,口中释放着平时不敢也无从对外人说的话语。

    “你特么不是男人,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凭什么跟我争?!”齐梦辉抹掉嘴角的血渍,着如王者般霸气的他站在自己的面前,狼狈的从地上爬起对着他一边狂吼一边疯狂地冲了过去。

    “就是因为这样我才会做出这样的让步,你以为老子特么是孬种吗?特么自己的女人性命都快没了,不赶紧的想办法吗?”

    这句话成功的让猛冲过来的齐梦辉停住了脚步,惊愣地着满脸愤怒憋屈的欧阳朔。

    “什么意思?你说啊!”

    欧阳朔到他焦急的脸色,又加上自己一人承受如此之久,借了这个机会开始慢慢诉说起来:“那天我和我的副总去收购头一阵子对付我们的那几间小公司谈判,在进入会场的那一刻将手机设置了静音,正是这个该死的静音,让我们两个人谁都没有街道胖经理的求救电话……”

    冷冽邪魅的俊脸上染上了一抹伤痛,带着淡淡的惆怅继续说道:“后来在得知小小被带进警局后边四处找人开始捞小小,可是冉副局长亲自下了命令,谁敢放人?”

    过了不久,便接到警局里朋友的电话说,有人出重资买小小的人头,那个哥们也是够意思的,愣是顶着压力将小小关进了独间,并二十四小时和几个铁哥们轮流守着。

    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冉小白做的手脚,背后有这个冉家的力量和乔氏做后盾,卑鄙无奈之下,我只能松手,放过欧阳德一码,另外同意和冉小白订婚,但这只是为了拖延,为了给自己一个反败为胜的机会,要知道,这世上没有比保住小小性命更加重要的事情了。”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