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夜轻风 作品

第五十章|陷阱

    绕过他高大的身形,选择自行打开车门上车,可是……怎么打都开不了,车的警笛不停响起,这才恍然那个混蛋居然没有开车锁,回头着他冷魅地站在那里,摇晃的模样,顿时心火难压,想也不想转身就向小区门外走去。

    丫的,坐不了你的车,老娘不坐总该可以了吧!

    手腕一把被他握住,“你要干什么去?”微恼的声音自身后响起,带着几分懊恼的低吼。

    “不用你管!”没好气的声音,带着股冷冽的气息,刺得某人心口一疼,心里想着,自己这么就喜欢了这么个犟种。

    “你这大晚上对着我不是打就是吼的还有理了是不是!你,这里还肿着呢,再这里耳朵,耳朵都快被你给撕掉了!”

    对着欧阳朔的指控,某女的霸王气顿时消减了一半,在瞅了瞅男人脸上和耳朵上的伤,所有的怒气顿时消化的一干二净,剩下的也就那点可怜的心疼了。

    弱弱地抬眸了他一眼,愧疚地将自己的身子偎进他的怀里,带着娇嗔的怨念讪道,“那还不是那个该死的女人惹的祸,要不我至于这样么,再说了我要不是还有些相信你,怕是这一刻早就上了那个该死的女人的当了不是么!”

    撒娇的语气对于男人来讲的确是很受用,某男阴佞的脸色缓和了不少,拿起遥控器轻按了下,然后感觉特没骨气地将自己怀里的小女人塞了进去。

    “怎么补偿我?”启动车子,严肃地着前方冷声地说道,表示自己还是没有原谅她今天晚上的作为。

    “那,你想要怎么样?”某女的心虚地了一眼,正在认真开车的男人。

    “暖床。”欧阳朔直接翘起了嘴角,明知道那是不可能的,还是无所谓地说了出来,希望能够给自己多加点福利。

    “做你的大头梦去吧。”某女直接呲牙,就差点拿起包包打到他那令人遐想的俊脸上。

    微吐了口气,着窗外怡人的霓虹灯光,迎接着阵阵凉爽的夜风,歪头睨着还在那里气闷不已的男人,最后终于低下了她高贵的头低声说:“今晚……对不起哦,是我无理取闹,乱发脾气,你老人家大人不记小人过,放过小的一回吧。”

    软糯清雅的嗓音让男人有些烦躁,瞥了眼满脸愧疚的小脸,着她那一脸的愧疚与诚恳,那颗布满这褶皱的心终于平复了起来。

    “算了,接受你的道歉,但是必须要有点诚意吧?”男人瞥了眼身体有些僵直的女人,哼笑了一声。

    “算了这十天你就给我当女佣吧,惟命是从的女佣。今天是八月十三号,到二十三号都是我欧阳少爷的女佣。”

    欧阳朔自得地说着,完全忘记了某女可并没有答应他的不平等条约。

    小小的脸色阴沉了下来,没有再某得意男一眼,只是不耐地着窗外笼罩在霓虹灯下的夜景。

    此时的气氛有些僵持了起来,某男也感觉到了不对劲,清了下嗓子着依旧着窗外的女人说:“你知道的,这一阵子我太过于忙碌了,根本就没有时间打理自己,所以……就想让你帮我在我回家的时候的能够给我做一口热饭,仅此而已。”

    小小微抿着唇横了她一眼,依旧不吱声,着窗外……

    车子终于停了下来,欧阳朔有些不舍地着依旧不出声理他的小小,内心中那口气堵得心里满满当当的,着她干净地跳下车,连句话都懒得再跟他说,气恼地一把扯住她的胳膊往怀里一带……

    “唔~“熟练地擒住她温软香甜的唇瓣,品尝着她的倔强与强硬,惩罚性地轻咬着她她软糯的唇瓣,带着截取霸道的匪气加重那个柔情绵绵的文。

    粗热的气息如数地喷洒在小小的脸上,带着悸动的心跳和心底那份罪原始的期盼慢慢地回吻着他的柔腻与深情。

    这对于欧阳朔来讲无疑是一种潜在的鼓舞,霸气热烈的吻带着无以复加的渴望,慢慢的加深加深到再也无法满足的渴望,慢慢的开始加深那份奇妙的探索……

    精美的锁骨带着奇异的方向,轻咬慢允吸间让小小麻痒的禁不住轻吟出生,直击的慢慢俯首在她柔软香峰上的男人浑身血液喷张了起来……

    带着喷薄的火焰越发加大了手上的力道,粗喘着气息将手慢慢地探索到她细腻的两腿间,渐渐地向上,渐渐地探索者那股神秘的幽泉,渐渐地听闻着女人轻颤的慢唱轻吟……

    不知不觉间褪下了两人最后的束缚,点点的汗滴慢慢地爬上了两人的身体带着暧昧的喘息声和紧密的贴合等待着最后的来临。

    “小小,可以吗?”暗哑磁性的嗓音带着急迫的追寻深深地着脸色不满霞飞,妩媚动人的小小。

    迷蒙的水眸深深地着这个俯在自己身体上,全身火热的如同烧着了一般的男人,终于热情地附上自己红肿的唇瓣,带着一种不容置疑的期盼交付给了这个她完全信赖的男人。

    男人终于动了,带着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进入了那让他****思念依旧的地方,一声满足的喟叹带着野兽的狂野拼命地前进,前进,在前进……

    如同雨夜飘摇在海上的小船,伴着暴风骤雨尽情地施展着他前所未有的英勇……

    狂风暴雨过后,小小羞涩地着慢慢帮她整理衣服的欧阳朔,对上那双潋滟的眸子,小小粉霞的越发的红润了起来。

    “小小,你,用的是什么香水?”为什么每一次靠近都会让他无法抑制的蛊惑?黝黑的深眸带着熠熠光辉深着眼前这个他深爱的女子。

    “香水?我从来都不用啊!”小小疑惑地着他,着带着坏坏邪魅的笑容,恨得一把袭上他腰间的软肉就是狠狠地一下。

    然后一把推开他,跳下车带着俏皮一路欢快地跑进楼道。

    第二天,果然如小小所想,各大报纸的头版头条写满了迪文的‘英勇’事迹其中kt娱乐版面覆盖面最大,报道也是最为详细,今早的新闻早报亦是将昨晚她在客厅内的所作所为报道了个详详细细。

    小小着早间的新闻,想象着迪文以后的生活,不觉地哀叹在心中,来传言一点都不假啊,惹上了欧阳朔这个活阎王,真是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啊!这回不要说迪文本人了,就是她的家人怕是从此以后都会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了。

    到了店里,小小跟李维打了声招呼,便开始整理衣物架上的衣服,顺便也打扫一下卫生,不远不近地听着同事们唠着今早的新闻和一些上的奇门怪事。

    “我就不懂了,那个欧式上市公司老板是脑袋被门挤了还是穿刺了,居然敢联合几家小型上市公司谈论百年上市的企业财团,他们就不想想有没有那个胃口。”一个无限鄙夷地哼道。

    “可不是嘛,现在股市反扑,等着洗干净屁股回家做乞丐吧。”另一个带着讥讽的哼道。

    直到此时,小小才知道欧阳朔和他的父亲已经到了刀光剑影的时刻。

    皱了皱眉,她继续手头上的活计。

    这时兜里的手机音乐声空灵响起,小小拿起手机着陌生的号码,还是按了接听键,“喂?”

    “小小,我找到文件了,你快来,我在……”

    胖经理?小小水润的眼眸瞬间瞪圆,因为她听到了脚步声和闷哼声,想也不想扔下了手上的衣服就冲了出去……

    搭了辆计程车,一路飞驰到盛世,然后疾奔到十三楼财务的办公室中,直接开门走了进去。

    屋中一片凌乱,只见办公桌下的胖经理满身是血地躺在那里,紧闭的双眼死灰的脸色让小小的心一悸。

    “胖叔,胖叔,你醒醒啊。”

    带着惊颤的嗓音和恐慌,眼泪抑制不住地流了下来,慌乱地取出手机刚要打急救电话,就见胖叔慢慢地睁开双眼,颤巍巍地带着满是血迹的手拉住小小的手,喘息地说道:“文件,在桌下……凶手……米倩……帮我照顾……好……家……”

    话,还没有说完便闭上了他的眼睛,小小抱着胖经理肥硕的身子,刚要喊胖经理,忽然后脑一痛彻底陷入了黑暗之中。

    “就是她,就是她杀死了胖经理。”尖锐犀利的话语让小小慢慢地从黑暗的挣扎中苏醒了过来。

    慢慢地睁开双眸,着一群围上来的人,小小慢慢地坐起身着还在那里贼喊捉贼的米倩冷冷地一笑说:“不要贼喊捉贼好不好?你杀了胖经理,将我打晕栽赃陷害还真是做绝了。”

    面对着众人的疑惑,小小慢慢地站起身着周围的一切,挤过人群中的警察将她带到一旁,然后法医开始为胖经理验尸,随后从门外挤进来的一个中年妇女和十六七岁的男孩,一边拼命地对着她辱骂扑打着,一面哭嚎着,无论她怎样解释与争辩都没有人相信她,甚至连替她说话的人都没有,更加的没有到欧阳朔和米瑟利两个人。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